家住长城边 —— 志愿者活动 —— 帮助长城边的孩子与乡亲
  
 长城小站 ::   您正在浏览:长城志愿者活动家住长城边2010年活动

·土地·边墙·人
·长城志愿者活动




    家住长城边


是一所贫困山区的小学校。学校建在村中新修的舞台上,房间极小,如果不注意,根本发现不了,没有学校的牌子,也没有专门的操场,对面是一座古庙。
  古庙后面就是山西内长城的一段,这所村落其实在明代就有了,历史上也很有名,严格讲,它是一座古代军事堡垒——茨沟营。
  学校只有九个孩子和一个老师。孩子们,包括年龄并不大、毕业于师范学校的小高老师,都是这座古代兵营里驻守边防的将士们的后代。
  村里有办法的都出去了,虽然现在村民依然不少,但是都是老人、妇女和孩子们了。小高老师讲,她从学校毕业后回到家乡,就开始给这些孩子们当老师,差不多快4年了,当老师收入不是很多,但是比起大多数靠天吃饭的村民,已经是很不错了。
  问起小高老师,为什么守着这些孩子们,其实受过高等教育的她,应该是可以在城里找一份不错的工作的。小高老师笑了,她说她舍不得离开孩子们。
  透过镜头,这些纯朴、天真、可爱的孩子们,特别是他们那一双双明亮的眼睛,令我明白了小高老师所说的话!
  过几天,一定把这些照片洗出来,送给他们。
  他们的地址是:山西省繁峙县神堂堡乡茨沟营小学。




(文/图:刘朝晖)

我要参加 >>



年4月里小站的朋友们去水磨口助学,我没能成行,就差一天,因为现在这碗饭在南方面试.这次又与张老师失之交臂.

在认识张老师后整整3年,我都不能为自己在2004年路过看到水磨口时看到的,长城边老乡们经历的一切释怀.又想了整整7个月,写了一篇游记,"守在长城边".前两天,在寂寞里,自己又翻出来看,最后部分说了这样一些话:

"我呢,我每天上班,下班;醒时想着每天的业务,下班就回去睡觉,只是没有太多时间想这几年水磨口收成怎样了,有多少孩子从水磨口学校毕业念中学了,有多少孩子踏上了离乡的路。

我想着那些流掉的日子和从生命里走过又消失的人。

我不知道我对水磨口人的无动于衷和我周围的人对股票,对出国,车,房和名牌货的热衷在程度上有多大区别。

有一些激情必定生活在另一些漠然里。

就象有一些记忆必定生活在另一些遗忘里。

只是我自己,不知道在这时光的更替中,在这激情转为漠然,在这回忆转为遗忘的交替中到底留住了什么。

但我知道,另外一些人,比如张老师,比如那些生活在晋北大地,长城沿线的老乡还依然守在祖先的土地上,无论这世界如何变化,无论那些变化离他们多么遥远。

他们在祖先流过血,流过泪的土地上播种,耕耘,也播种希望,无论能收获什么。他们用祖先留下的勇敢和坚强,面对着城里人无法想象的东西,包括世界的漠然和遗忘。

有一种爱叫守望,有一种守望叫承诺,有一种承诺叫勇敢。

我知道,他们有些东西我没有。

张老师守在长城边,她无从知道她带给我的感动。

(文/图:老边儿)

我要参加 >>
热爱长城,热爱生活 —— 长城小站 (C) 版权所有 1999~201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