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住长城边 ——为长城乡民留影 志愿者活动 ——为长城乡民留影
  
 长城小站 ::   您正在浏览:长城摄影土地·边墙·人 〉志愿者活动:家住长城边——为长城乡民留影

    家住长城边


世代居住在长城边的山村,村头那座古老的城门是他每天必经的地方,大明朝建了这城关,才有了这个村,村里人的祖先原就是是守关的兵丁,古老的故事世代传承,村中无论老幼都能说出一二。已到知天命的年纪,每天到城门下坐坐,和村里人聊聊天,成了他生活的必需。城墙上的灰砖印记了他儿时的攀爬嬉戏,城门下的石板路见证了他迎娶新娘的喜悦和送别长辈的悲伤。也许他从没走出过这山沟,从没见识过城市的繁华,在他眼里这城门口就是最热闹的地方,哪怕没有人说话,只是坐着,看着来来往往的乡亲,看着村口四季流淌的小河,看着山上蜿蜒起伏的长城,他已是心满意足。


嫁到这村子时还是如花的年纪,如今她已习惯了每天在边墙下的院中操持家务,习惯了沿着边墙走到自家的田头,古老的边墙已成了她生活中一部分。世代居住的窑洞就打在黄土夯实的高大边墙上,墙上陈旧的镜框满载了一家人的幸福与繁衍。也许平生第一张照片是她和老伴走几十里路到镇上赶集拍的,第一次收到的信件是远在外地的儿孙彩色的笑腼。
晋北三十二村,一位母亲在大镜框前给我们讲她的几个孩子,满脸的笑容与骄傲

  他们是家住长城边的乡亲,他们的生活也许还是温饱,也许已经富足。也许他们曾扒过城砖,刨过城土,只是为了给儿孙成家盖房;也许他们曾远离故乡,外出打工,只是为了能离开长城下破旧的土房窑洞,能在长城边盖上几座红砖瓦房;也许他们如今已经行有车马居有楼堂,甚至远栖城镇,很少回到曾经生活的长城下的村庄。但他们的一生都将与长城相连,长城是他们生命中永远无法磨灭的印记。

  然而这印记也许只是在生活的每时每刻,在梦中的一个瞬间,在记忆的某个深处。他们生于斯,长于斯,长城对于他们太熟悉了,他们很少会想到长城对自己、对自己的祖先、对自己的国家意味着什么。他们大多习惯于在像框中贴满全家人的照片,但他们或者没有条件,或者没有能力,或者还来不及,甚至从来没有想到过,与自家门前祖祖辈辈相伴相邻而居的长城,合一张影!

  今天,我们走近长城,走近家在长城边的乡亲,让我们用手中的相机为乡亲们与长城合个影,为长城边的乡村留下历史的人文记忆。以我们的影像,以我们的知识,以我们对长城的爱,告诉乡亲们,长城不止是他们祖辈传说的故事,不止是他们熟视无睹的旧屋院墙,而是需要爱惜,需要保护,需要认识和了解的我们祖先遗留的珍贵文物、我们国家民族的象征、我们在全世界最具代表意义的奇迹!

(文:长城一砖,图:火箭人)

我要参加 >>
热爱长城,热爱生活 —— 长城小站 © 版权所有 1999~2005
223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