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斋访客记
 风雨夜侵,君不期来访,应算是故人。然恍兮惚兮,吾竟多忘其故,只好胡乱记下些言语,充充博克门面,也算是网络生存游戏中的一员了。 

2011-06-27 Mon

长城 【唐】胡曾

长城
【唐】胡曾
祖舜宗尧自太平,秦皇何事苦苍生。
不知祸起萧墙内,虚筑防胡万里城。


一动不动于 21:59:30 发表在分类:红楼旧忆
(38703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2010-01-16 Sat

“后哥本哈根时代,我们能做什么”

这标题不是我起的,是1月15日在朋友的茶馆参加一个环保沙龙是的主题讲座名称。
http://www.thegreatwall.com.cn/phpbbs/index.php?id=128893&forumid=4

能够参加这样的活动让人挺有收获的。
主讲师是:环保专家John.D.Liu,一个在1995年就关注中国黄土高原问题的美国人。
说实话,现在拿“哥本哈根”说事的情况挺多,我觉得咱就一老百姓,跟他们没啥关系。
但是,这个讲座本身挺好的,其实我觉得和“哥本哈根”也没啥关系,讲的 …… >>



一动不动于 16:47:25 发表在分类:红楼旧忆
(47924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2009-10-22 Thu

水下长城-潜水_091017

当听说我周末要去潜水时,一屋子人都大笑了起来。
“喂,亲爱的,马上就大风降温了,我看你还是算了。”
“亲爱的,你知道泰坦尼克号上的人是怎么死的吗?”
所有人一起说:“是冻死的。”
“哼,我会生还的,你们等着。”

天真冷,凌晨的风还有凄凉的路灯,都让我觉得也许这是个错误的决定,但我仍然迈步走出温暖的家。
聚集再聚集,潜水员们从各个黑暗的路口汇聚到一起,就像鱼从水底浮出,一起奔向了共同的目的地-潘家口水下长城。

太阳出来了,它让一切的阴霾消失不见,我贪婪的看着车窗外的一切,北方干燥的山, …… >>


一动不动于 22:32:18 发表在分类:红楼旧忆
(50343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3) | 标签:  


2008-05-20 Tue

地震了

过了这么久,才想起来写写关于地震的事儿。
最早知道地震,是76年。
那时很小,家住在三楼,爸爸出差了。只记得早早坊间就有传闻要地震,只是传得太久,渐渐的大家就都不介意了。但是那晚,真的地动山摇了。我从熟睡中惊醒,脑子一片混乱,妈妈抱着弟弟,叫我开门,也许是大门已经变形,我根本无法打开房门,应该是妈妈把门踹开的。我们跑到了操场上,好多的人,妈妈后来又把儿童竹车弄了下来,把弟弟放到里面,外面蒙上被子和塑料布。天在下雨,很久,几天几夜的样子,雨水就像倒一样,无遮无拦地浇下来。我就站在竹车边,听弟弟在里面嚎啕 …… >>


一动不动于 18:13:03 发表在分类:红楼旧忆
(48700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2007-06-17 Sun

父亲节快乐

父亲对我来讲是童年记忆中来自家庭的唯一的温暖和快乐。
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大学毕业后,基本上同一年被分到同一个科研院所。母亲来自大家,家乡虽不是孔子故乡也没离多远,本家以及故乡才子辈出。父亲则是标准的工人阶级出身,来自一个被称为中国最平民化的城市。
父母年轻时都很漂亮。照片中年轻的爸爸高瘦英俊,一身军装带着红卫兵的袖标,应该是那时候的青年偶像吧。
爸爸的幽默感极强,爱讲鬼故事,偶尔还会透露些前女朋友的信息。就我的理解,尽管他工作在一个科研院所,但是却对不断提高所谓的技术不感兴趣,他喜欢人,喜欢和人打交 …… >>


一动不动于 19:46:19 发表在分类:红楼旧忆
(52075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3) | 标签:  


2006-06-21 Wed

我的出生地的问题

今天是爸走后的第一天,鉴于他老人家一年得有三分之二到一半的时间住院,我倒没觉得家里有什么变化。只是一波又一波的来人慰问,有些闹得慌。
爸妈属于那种在所有的鸡毛蒜皮上意见都不一致的夫妻,以至于天天时时刻刻在吵架。我和弟弟习以为常,也不太关心他们到底为什么吵架。只要不来烦我们,就爱谁谁吧。
但是有一件事却与我关系大了一些,那就是我的出生地问题。
小时候(问题一般都出在那个年龄段儿),最爱问,我从哪儿来的呀,生出来是啥样子呀?等等一些列相关问题。于是据当事人也就是我爸妈分头和一起回忆,我比预产期晚了一个月 …… >>


一动不动于 01:42:26 发表在分类:红楼旧忆
(52374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2) | 标签:  


2006-06-20 Tue

今天,爸爸走了。

据阿姨和妈妈说,爸爸在看电视,然后说累了要去躺会儿,就拿了他最喜欢的杂志和眼镜进屋了。妈妈出去浇花,阿姨去厨房做菜。过了一会儿,阿姨叫爸爸打针准备吃饭,但怎么也叫不醒爸爸,就赶紧叫妈妈。妈妈叫了医务室的医生和120,可等他们到了,爸爸已经没有心跳和血压了。那时大概11:20左右。

上午是我们东单展厅例会,刚刚开完,我就接到了妈妈打来的电话,“你回来吧,爸爸睡着了怎么也叫不醒,已经叫了120了。”我当时一点都没有紧张,爸爸病了20年了,年年去医院,尤其近几年,我们频频收到病重通知病危通知,医生警告连连 …… >>


一动不动于 16:33:28 发表在分类:红楼旧忆
(49567次点击) | 全文 | 评论(0) | 标签:  


 记录总数7条 页次:1/1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