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雪庐
 积雪庐 

2010-09-06 Mon

五台山游记(十)完结篇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三上五台山有感
曾经三次去过五台山,前两次都不曾有感觉到进入佛门境地里那超凡脱俗的感觉。记得第一次去是一九八九年的九月份,是和我们染料厂的同事王连生一起利用年假去的。当时那里的旅游业还很不发达,台怀镇里的房屋和镇上的庙宇都还很破旧,花个三五元钱就能找到一家民俗小旅馆,吃住倒是很方便,印象最深的是早晨起来街道两边的早点摊,卖早点的摊主操着一口山西口音大声吆喝着“麻叶老豆腐!麻叶老豆腐!”,实际上就是糖油饼和豆腐脑。因为是九月份去的,所以感觉那里很冷,一下车先在镇子上的商店里买秋衣和秋裤。庙宇好像就是显通寺塔院寺集福寺和碧山寺还保存的好一些,记得西边的半山上还有一个寿宁寺和一个三泉寺,虽然破旧,但也相对完好一些。第一次去我只是感受了一把原汁原味的古老台怀镇,那时的旅游业也还不发达,一切都是原生态的感觉。
第二次去五台山是2003年的5月份,是和夫人一起利用五一长假来到这里。山口多了一个收费站,每人要收近二百元的进山费和门票钱,由于是赶上长假,游人很多,路两旁的宾馆旅馆私人旅店鳞次栉比,正赶上旺季,逛庙的人挨人,人挤人,吃住的费用也收的极高。我和夫人花了两百多元才能租到一个稍微像点样的标准间,虽然有卫生间,但只是个摆设,没有热水,到了半夜里索性连凉水也都没有了。早晨起来到大街上吃早饭,听不到当年的“麻叶老豆腐”的吆喝声了,那糖油饼倒是还有,只是没有当年的糖厚,也没有以前的个大了。最郁闷的是在镇上还把钱包丢了,经济损失也就罢了,最麻烦的是那身份证和驾驶证,回京后费了好大周折才又都补上。记得到五台山派出所报了个案,也就算完事了。更烦人的是后来连包一起丢的身份证还让一个歹人用我的名字办了一个手机,恶意欠费一个多月,电信部门还找到了我的头上要钱,应该说这是我最差的一次五台山之旅。
第三次来五台山是2010年7月24日,因山友老狄前些日子走了个五台一日连穿,很是吸引我,前两次我去那里都是在台怀镇的旅游区里转悠,五个台顶我没有去过,只是2003年第二次和夫人去的时候我们租了辆吉普车在北台顶打了个照面,五一时那里还极冷,满地冰雪,还刮着大风,也没有看到美好的高山草甸景色。
半个月前我就约了老狄,让他带路并一起再陪着我走一趟,后来又约了人在天涯。谁知临出发前那可恨的老狄说他腰疼,不能给我们带路了。无奈之下我只能退票一张,变成了我和人书记的两人之行。还是那趟火车,晚上10点多发车,7月24日早晨4点30分在五台山站下车,出门直接上大巴,5点半到达鸿门岩山口,下车我们直奔东台。由暑热难耐的北京城里突然来到这高海拔的高山草甸,顿觉浑身发紧。我早就在下火车之前就换上了长衣长裤,人书记只穿了件短袖衫,把我带来的一个被罩披在了身上,这个被罩是原打算我们扎营时铺在地上支帐篷用的,现在却成了他的保暖风衣。
大约半个多小时后,我们到达东台顶的望海寺。这里据说是观看云海日出最佳的位置,只可惜我们没有赶上。参观了望海寺,我又画了一幅写生画,沿着高山草甸开始向北台顶挺进。一路上山花烂漫,数不清的山花在草地上盛开着。山顶上刮着凉爽的微风,一路缓上坡,开始还感觉不累,但时间长了还是不行,毕竟是一路在上山,况且北台顶还是这里的最高峰。快走到华北屋脊牌楼的时候,追上了刚才在东台顶帮助我们照合影的那两个女孩,一打听她们也是从北京过来的,一路同行再一聊,她俩也是通州的,一个叫李宾,一个叫曹宝站。
此时山上下来一辆拖拉机,就好像是专门来接我们,于是四个通州的同行者就一起上了五台山的最高峰。北台顶也叫叶斗峰,海拔3061米。山顶上的庙宇叫灵应寺,上次和夫人来这里的时候,这里的庙宇还是窑洞式的破石头房子,如今这里已经变成了很大的一座庙,大殿算不上雄伟也可算很高大了。我们在北台顶的草地上简单的吃了午饭后,休息了片刻,就又开始向中台攀登。
中台顶的庙宇是演教寺,现在修葺的最为辉煌,大殿里的佛像也非常精美。我们来到这里时,有一个司机主动问我们去不去西台,要是去就用车把我们带过去,谈好了价钱后,我们坐车又上到了西台顶的法雷寺。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我们只能在这里挂单住宿了,男女居士分别在各自的寮房安顿了下来,屋里是很简陋的大通铺,连桌椅都没有,地上放着几个暖壶,开水管够。洗浴是不可能了,因为水很困难,就是山顶上的雨水集中起来的,只够喝的。六点多,庙里的梆子声响了起来,我们去吃斋饭。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庙里体验挂单和吃斋饭,在吃斋饭前要念《二时临斋仪》,也就是供养用的偈语,然后开始吃饭,在吃斋饭的过程中不许说话。
吃完斋饭,我又跑到西台顶去拍照了那美丽的晚霞,天刚刚黑透,庙里梆子声又起,于是黑灯大家开始念佛睡觉。此时我和人书记又摸到西台顶的大草甸子上,支起三角架,边拍月亮边喝着偷偷拿上来的二锅头和松仁小肚。因为这在庙里是不合适的。记得那天是农历七月十四,虽说月亮还不太圆,也算是基本上圆了,我们拍到了一幅宝塔托月的美景。第二天在西台顶看日出,我是穿着和尚的棉大衣看的日出,凉爽呀!而此时北京城里的人们正在暑热中煎熬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还在冒着白毛汗。
在西台顶看完日出,吃过早晨的斋饭,到上客堂随缘后,我们一路下山直奔吉祥寺方向。原打算是上南台的,因为通州的俩丫头提前预定了返程的火车票,所以今天必须要返回台怀镇了。半路上我们遇到了一位放羊的老大爷,今年已经七十三岁高龄了,走起山路一阵风,给我们带了很长的一段路,最后在吉祥寺分手时还给我们详细说了回台怀镇的山路。
我们一行四人从吉祥寺向左翻过一道山梁后,远远看到山下的凤林寺。之后一路下山,从凤林寺的后墙进到庙内,正赶上是中午,人书记向庙里的师傅打听能否吃斋饭,告知在二楼。书记就是书记,随时都在关心队伍的生活问题。吃完斋饭,我们坐在高高的庙门口休息,我和庙里的和尚边聊边画着写生,俩丫头观赏着美景,人书记则在亭子下面美美的拿了个午觉。
离开凤林寺后,我们顶着烈日下山,虽然这里是高原小气候,但中午这一段时间也还是比较热,最主要的还是暴晒。顺路我们又看了三泉寺和寿宁寺,下到台怀镇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多了,我和人书记给李宾和曹宝站找了一个出租车,直奔五台山火车站后返京了。
之后我和人书记到汽车站买了第二天的返京大巴车票,又在台怀镇找了一家旅店,而后到镇子里一家饭店里喝酒吃肉,吃了两天的斋饭,这会儿又开始回到凡间开荤了。这是我第三次来到台怀镇,由于去年这里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名录》,感觉这里比以前正规多了,吃住的条件和价格也能接受。不像上次来时那样子,脏乱差黑。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到黛螺顶的脚下转了一圈,我在庙里帮着干了一笔彩绘,人书记在山下买了一顶作战帽,八点半我们在汽车站坐大巴返京,下午五点,我们又回到了火热的京城。
五台连穿虽然很累人,但这项活动既锻炼了人吃苦耐劳的精神,又能领略五台山那高山草甸的美丽风光,还体验了一把佛门境地里出家人的感觉。这个感受在山下台怀镇的旅游区里是体验不到的,现在还有一项坐着五台山旅游公司的汽车看五个台顶的活动,也能把五个台顶都看了,还节省体力,尤其受到不能走山的人们的欢迎。且先不说那费用的昂贵,终归还是和在山上走着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所以我还是建议:当北京城里暑热难耐的时候,如果你的体力允许,你还是背上登山包,拿起登山杖,走上那蓝天白云映衬下的高山草甸,融入那百花丛中,住进那静谧的寺院,聆听那庙宇里的钟声,诵经声和梆子声,再体验一把那极其清苦吃斋念佛的僧人生活,即使再苦再累,也总比你在城里受着蒸桑拿般的暑热要爽多了。
五台山历史悠久,据《清凉山志》记载:后汉明帝永平十年即在山上建大孚灵鹫寺~~~~五台山环周250多公里,五峰耸立,高达两三千米,北台最高,3058米,现在北台顶上的记事碑上刻的是3061米。夏季多雨湿润,林木丛生,形成了特殊良好的自然小气候,是避暑礼佛的绝佳之地。古代鼎盛时期这里佛刹凡三百余所~~~~至1956年时这里还保存有寺院124处,青庙99处,黄庙25处。
完稿于2010年9月6日

图一:登东台的路上
图二:西台顶法雷寺合影
图三:吉祥寺写生画

本贴最后一次由积雪庐修改于2010-09-06 20:43:11







积雪庐于 2010-09-06 20:41:27 发表在分类:五台山
(46726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