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首页 :: 发新帖 :: 刷新 :: 小站首页 :: 登陆/注册

对《历史上,敢与山海关PK的界岭口》一文的评论

[关闭] [回复] [编辑] [删除] [管理] [表状]


对《历史上,敢与山海关PK的界岭口》一文的评论

李亚忠

近几日,在朋友圈和群聊群中忽然都看到有《历史上,敢与山海关PK的界岭口》(李利锋 ·话说抚宁 ·6天前)一文,惊愕之余,觉得想必是界岭口新考出什么亘古未有之大发现大绝塞大关城来了?!
今得虔拜其文,方悟得其原来是在说:

“俯瞰界岭口村九宫格建筑布局。与驰名中外的山海关相比,界岭口显得‘名不见经传’”。
“雄伟巍峨的山海关天下第一关城楼,有谁会知道它与界岭口曾经是‘哥们儿’?
山海关驰名天下,素有‘两京锁钥无双地,万里长城第一关’之称。但是在秦皇岛境内还有一个地方在历史上堪与山海关媲美,那就是抚宁区大新寨镇界岭口村”。
“在关城创建时间上‘先有界岭口,后有山海关’
界岭口与山海关同岁,从生日上看,界岭口是‘大哥’,山海关是‘小弟’。界岭口建关比山海关还早八个月”。
“《明太祖实录》洪武十四年正月辛亥,大将军徐达修建界岭口等三十二关。
《明太祖实录》:‘洪武十四年春正月丁亥朔。辛亥(二十五日),征虏大将军、魏国公徐达发燕山等卫屯兵万五千一百人,修永平界岭等三十二关’……
      而山海卫置于洪武十四年九月。《明太祖实录》记载:‘洪武十四年九月壬午朔。甲申(初三日),置北平山海卫指挥使司’。当时的‘山海关’即为镇东楼(天下第一关)的东门……”。

读完其文,余不禁哭笑难择——原来,其是把《明太祖实录》所记载的“洪武十四年九月壬午朔,甲申,置北平山海卫指挥使司”、也即明嘉靖十四年《山海关志》中明确记载着的“国朝洪武十四年,创建城池、关隘,命名‘山海关’,内设山海卫”的同年九月在已经建起的山海关城内“内设山海卫”的时间给误说成是才开始“始建山海关城”的了!
并且还据此就突然这么大张旗鼓地要让山海关给界岭口叫“大哥”、界岭口要管山海关叫“小弟”、以此就这么公开来大p特p地来pk起山海关来了——山海关的海风一直都刚柔兼济地该小小该大大,真不知会不会闪了pk者的皇皇巨舌滴呀?!明明都是徐达指挥各处驻军于洪武十四年正月开始同时修建山海关城和“永平界岭三十二关”的,并于当年九月在已经建起的山海关城“内设山海卫”的,怎么就把建卫时间给如此理直气壮的误指成为就是山海关建城之始的时间了呢?!利峰贤弟真的不懂建城和设卫真的完全并不是一码事的么?

再拜读其文中又说:

“提调官,明朝镇戍军中的低级军官,负责分守一堡,品秩低于守备、备御。
《明宪宗实录》记载:‘成化十三年(1477年)五月丁卯朔。戊辰,命永平卫指挥佥事谷震提调界岭口等关’”。
这就更让人迷糊了——其不仅在前面不该与山海关争的偏要自欺欺人地乱争一气,非要以偏隅小塞当山海关“天下第一关”的“大哥”!下面文中还不知山海关战事一点儿也不比界岭口少反倒以山海关一直没被攻破过也成为不如界岭口常被攻破而也成为可以pk 山海关的理由——这都什么逻辑呀——越不险要越不好守的关反倒越比险要好守的关好了?
而且还在这段中把本来是界岭口自己应有的崇高地位反而给自贬自降地大肆贬低而还尚不自知——《明史·职官五》:“总兵官、副总兵、参将、游击将军、守备、把总,无品级,无定员。总镇一方者为镇守,独镇一路者为分守,各守一城一堡者为守备,与主将同守一城者为协守。又有提督、提调、巡视、备御、领班、备倭等名”。
故总兵官、守备、提调、备御等均无品级,也就是说都没有其文中所说的“品秩”。其品级是由其所同时还享有的其他官职之称谓来界定的。
如其文中所录的《明宪宗实录》中记载的“命永平卫指挥佥事谷震提调界岭口等关”。而这里的“卫指挥佥事”就是有品级的。
《明史·职官五》:“卫指挥使司:指挥使一人,正三品。指挥同知二人,从三品。指挥佥事四人,正四品”。
也就是说,界岭口永平卫指挥佥事、提调谷震是正四品官员,而并不是其文中所说的“提调官,明朝镇戍军中的低级军官”。而不享有“卫指挥佥事”头衔的提调官品级则较之稍低一些。
而提调官也不是像此文中所说的那样是什么“提调官……负责分守一堡”的。因为“各守一城一堡者为守备”,而不是提调。“提调”者,是“路”下面可以左提右调主管几个关口城堡兵力的官员,因而才会是高至正四品的。如界岭口提调属抬头路,明万历三十八年《卢龙塞略·卷之三》:“抬头路:领提调二:界岭口提调:城七:界岭口关、箭杆岭关、星星峪堡、中桑峪堡、罗汉洞堡、驸马寨营、抬头营。青山口提调:城四:青山口关、乾涧口关、东胜寨、(青山口)驻操营”。可见,这才是掌管着这七个关口城堡的界岭口关提调的真实地位和重要作用。
而“各守一城一堡者为守备”的“守备”,也是根据其所同时享有的其他职称来界定品级的。如京城守备和界岭口城的守备,其之间的级别肯定是相差太大的了!京城守备得是王公总督等类大员,而界岭口守备则如其文中所录“《明穆宗实录》:‘升界岭口守备指挥佥事谷承功属都指挥佥事,充游击将军,管抬头营参将事”。也就是说,界岭口守备谷承功也是同时还享有卫“指挥佥事”的头衔的,也和界岭口提调同样是正四品的官员,都是平级的,都可以高至正四品。而不是其文中所说的“提调官,明朝镇戍军中的低级军官,负责分守一堡,品秩低于守备、备御”的。明万历二十七年《永平府志·卷之五》记载“界岭口:原设提调……万历二十二年改设守备”。也就是说界岭口的“提调”和“守备”,只是不同时期先后任职的同级别官员的不同名称而已。
而清康熙二年修十八年续《永平府志·卷之六》中还记载着“抬头营:原设副总兵一员……界岭口……副将署:前朝原设燕界中协副将一员,顺治元年裁”。副将即副总兵,万历二十七年《永平府志》记载万历“二十四年敕都督佥事为副总兵,改台头营以为便”。即明代蓟镇中协副总兵是驻抬头营的。而界岭口是其常来的“极冲”守御重地,因而也建有其来时住宿办公的临时衙署。《明史·职官五》:“中军、左军、右军、前军、后军五都督府,每府左、右都督:正一品。都督同知:从一品。都督佥事:正二品。恩功寄禄,无定员”。也就是说,界岭口曾设过二品大员都督佥事副总兵的行辕,这应该是界岭口曾经有过的最高职称级别的衙署了。
说这么多,就是因为此文在公开大张旗鼓地在“pk”辱没诋毁贬低山海关!而也更是在莫名其糊涂地在竭力胡乱抬高界岭口同时也更是在大肆谬释贬低着界岭口!山海关如何?有“天下第一关”巨匾和“两京锁钥无双地,万里长城第一关”古联、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国家AAAAA级景区等桂冠,因而并不用我多说什么。希望此文作者也能举出界岭口几样此类殊荣、或者是比山海关这些更大的殊荣,再来pk山海关也不为迟。山海关不想当什么谁的“大哥”,但除此奇文作者外,也没人说山海关是谁的“小弟”来着不是?同时也顺便帮助盘点一下界岭口的真实历史文化文物,对界岭口现在的开发也应该是真正会有益而无害的事情。故诚愿大家以大力开发界岭口一线燕、秦、北齐、明长城,奚王回离保皇城应即界岭口、箭杆岭“月城”“荒城”等实事为要,多做经得起国史方志考验之事。真正促进界岭口、山海关、京津唐秦乃至整个国家历史文化文物考证和旅游开发。这些才真正是我们每一位华夏儿女炎黄子孙目前所应该做的重中之重和当务之急!大家以为呢?

2019、3、14



本帖由 山海关李亚忠2019-03-14 23:26:12发表


[关闭] [回复] [编辑] [删除] [管理] [表状]



[相关文章]
   对《历史上,敢与山海关PK的界岭口》一文的评论 【山海关李亚忠】2019-03-14 23:26:12 [132] (6K)
     其原文我已发朋友圈和19个群聊群,可查看 【山海关李亚忠】2019-03-14 23:31:28 [127] (无内容)

www.thegreatwall.com.cn 提供支持    版本:greatwallv2.0.0
Time: 0.15022015571594 Se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