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住长城边 ——为长城乡民留影 志愿者活动 ——为长城乡民留影
  
 长城小站 ::   您正在浏览:长城摄影土地·边墙·人 〉志愿者活动:家住长城边——为长城乡民留影

旅途故事

囫囵村的供销社--家住长城边系列故事之三
山居秋茗 于2005-12-14 16:01:41发表于长城小站


12:30,我们到达囫囵村。囫囵,当地人发音:kuluan。手里没有辞海,新华字典里没有这个读音。有地方资料说,囫囵原为蒙古族圈马的地方,后来逐渐形成村庄。现在在坝上坝下有不少叫囫囵的地方。
在老乡的指点下,我们来到村里唯一的一处商店。半敞的大铁栅门里是一个很大的院子,正中是一排青砖的房子。这种房子很熟悉,我小的时候农村供销社都是这个样子。这里以前是供销社,只是院子里整齐地码放着一堆堆金黄的玉米和房前的平台上晾晒着一滩新收的黍子,使它更接近现在的普通农户。这些房大概建于五、六十年代吧。当时这类房子好象遍布中国乡村,成为村里的人们向往和活动的中心,这里面有受人羡慕的“工作人”(今上班族,当时凤毛麟角),当然也还有一批骄傲的“高干子弟”。
主人叫闫宝库。曾经倍受人们敬羡。大嫂就是前些年从沟外8里地的杏园儿沟村,冲着那份荣耀嫁到这里的。透过她脸上岁月划痕依然还能曾经的清秀可人。当我们提出请大嫂给我们做些饭时,大嫂说,顾不上,还等着喂猪呢?话一出口我们都不约而同的笑了。
上午在山上,旅人和我们商量,中午最好能吃上农家饭。得到大家的一致拥护。为了少吃一顿乏味的方便面,为了能充分享受到农村饭的风味,雪姨、张洪发挥着女性的优势动之以情为我们的愿望努力着。还好,我们最终成功了。一方面由于闫大哥、大嫂属有文化并通情理。另一方面毕竟他们懂经营的人。
两年前,他们以三万元买断了这些房子的所属,同时,也买断了闫大哥辛苦多年、曾经荣耀的事业。如今这三间房子犹如一叶孤单的小舟,在广阔的市场经济大潮中,实没有多少抗风险能力。看得出,惨淡经营。他们唯一的孩子在青岛打工。
大嫂开始动手和面、洗菜。老呼、张洪一起动手帮忙。雪姨、张洪、警察开始卸包,洗漱。并不失时机地拿出睡袋,让我们的亲密战友见见饱满的阳光。旅人、我和闫大哥在柜台上指着地图一同研究核实地名。闫大哥只能对周边的长城说出个大概,因为大多地方并没有去过。我一边打量这个当时看上去豪华无比的房子。三间掏空的屋子,散发着不知究竟是来自哪种货物熟悉的气息。小时候,每次到供销社都能闻到,亲切而熟悉。货架上放的东西也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物品。眼尖的旅人指着一双球鞋说,那种是张家口鞋厂出的。如今鞋厂早已倒闭了,大概也是快二十年的事了。谁也不会想到,它的商品,如今还在货架上销售。
闫大哥带着我参观了他家养了五十多头猪。难怪刚才大嫂说要喂猪呢,五十头猪喂下来来确实不是一样轻松的事。猪圈都是水泥砌的光光的,很干净,以前我印象中农村的猪圈迥然不同。闫大哥边喂猪边讲述他的经营方略。他告诉我今年猪降价了,目前所养的50多头,只能保本。今年闫大哥还种了好多黍子,他说黍子的价钱比玉米的高,把这些黍子卖掉再卖着玉米养猪,比直接种玉米划算。同时他也贮存些冬季生火用的煤,供村子里取暖用。这些下来,一年能有六、七千元的收入。
出来第四天了,我们都感到身体的乏,还有不能忍受身体的汗臭。温热的水让我们痛快淋漓。有位文友写过幸福只在于睡一个好觉,实际是在诠释幸福来得简单。洗去汗臭和疲劳的我们才真正感受到清利的口腔,舒展的双脚所带来的惬意。用手可以摸到去掉汗与土之后脸原本的光滑。幸福不是在青睐我们吗?暖洋洋的阳光下,警察抱着一堆玉米实现了真正的黄粱梦,被我用相机悄然抓住。同时,被我装入镜头的还有正在在洗脚白白的、憨憨的旅人大哥,还有圈里的猪猪,这些都朋友戏称为搞笑的经典。
院子里不时有来观看我们的老乡。闫大哥向他们介绍我们是考察长城的人,把我们当成是他们家的亲戚,脸上满是自豪神态。
这时,旅人提回一袋子金黄的小苹果。大哥家的隔壁一株果树长满了的果子开始泛黄。一进院子就吸引我们的目光,引起我们无限遐想。不知什么时候他去跟人家买了。他告诉我们,隔壁住的是一位驼背的老人。老人告诉他,树上的果子,是冬果,现在还不能吃。说话间老人从屋里提出一筐鲜红的果子说:买啥呢,拿去吃吧。就给旅人倒。旅人支着大食品袋,眼里透着贪婪的光,口里还在假装客气,大爷,行了,够了……手却一直支着,直至收获满满一大袋子。大爷边倒边说:“不值钱的,不值钱的。”
院子里我们吃着脆甜可口的果子。那位驼背大爷正在院外看我们,脸上是和蔼的笑。可亲可爱,有些丑陋的笑里透着一种超然的淡泊。
午餐做好。是榨莜面饸饹,这顿饭大嫂负责和面、切菜,张洪和大嫂学习榨面的技法,老呼做的泡饸饹用的汤菜一体。大锅里一屉的莜面散发着特有的香味,锅下是乱乱的一锅土豆、熬圆白菜。我们各自用自己的餐具,把莜面和大菜烩在一起,就着啤酒,以狼吞虎咽形式满足我们渴望已久的食欲和农家饭的情欲。老呼还在为兢兢业业地为我们炒鸡蛋。闫大哥和大嫂一边着看我们吃,不时相视而笑,目光里透着满足。象似看着满圈贪吃的猪猪。
饭后,合影。在一阵推让后,我们塞下饭钱。事先说好,由闫大哥开三轮农用车送我们到4公里以外的杏园儿沟与庙儿沟的交界处,长城从那边上山。
这个中午洗去几天的疲惫和风尘,加上一顿充足的午餐,我们的脸上都泛着光亮的红晕,显得一个个雄姿勃发。三轮车上,风惬意地吹过。对比几天来艰难的跋涉,此时是眼睛和身体都飞上了天堂。怎么也难抑制放声高歌的欲望?
歌声、笑声载着我们愉快的心,载着我们自由的思想,同时也载着一路的欢声笑语,飞扬在路上,在山里,飞向远处的长城。
回首间,这个叫囫囵的小村渐渐离我们越来越远。
编辑:火箭人
[ 返回 ]
热爱长城,热爱生活 —— 长城小站 © 版权所有 1999~2005
8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