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住长城边 ——为长城乡民留影 志愿者活动 ——为长城乡民留影
  
 长城小站 ::   您正在浏览:长城摄影土地·边墙·人 〉志愿者活动:家住长城边——为长城乡民留影

旅途故事

家住长城边故事之一:黄花坪的大爷
山居秋茗 于2005-12-04 23:40:01发表于长城小站

黄花坪处于坝头,北望苍茫无际,天地之际是一排排永远旋转的大风车。这是我们两天视野中的一个顽强的目标。新修的一条水泥公路,从坝头一直向前延伸不知什么地方。
  长期徒步的朋友都知道,走在水泥路上一件更辛苦的事,越是平坦的路面越加大脚着地磨擦的面积,会很快起泡。另外水泥路一般宽 于羊肠小路,所以在视觉中相同的长度,在实际中会成倍增加,长期走下去会因视觉疲劳产生厌烦情绪。朋友们为了平坦,大多还选择了现代的水泥路。我和雪姨、张洪选择了另一条线路,这是我目测的到大风车的直线,经过秋收的庄稼地,时而和南侧的长城照面。
 我不断地向秋收的村民打听路程,同时也和他们聊一些收成和家庭经济状况。细心的张洪认真地做着笔记。同时,我也不失时机地拍下一组组乡土味极浓的秋收照片。只是遗憾的是,我们不一是群游山玩水的人,为了目标,我们更象急行军。因此,我来不及记住一位位可亲可爱的生活在长城边上的人们,我们只是草草地记录着一些基本情况。一位老大爷很自然地走进我的长城故事,成为家住长城边系列故事的第一个主角。
大爷有着极普通的农民形象。有着长期被塞上的风吹得红红的脸庞和脸上斑驳的曲线。有着农民真实的笑。我向大爷寻问长城的行走的路线,以及长城遗存情况。他对我们的行为同样是赞赏和不解。
  “我们是考察长城的,查看沿长城保存情况,并宣传保护长城”我尽量用易懂的话语给大爷解释此次的目的。
  黄花坪的长城分布很复杂,特殊的地位位置,使得有几个朝代在上面建了长城。走之前长城研究会的马秘书长,告诉我要关注一下黄花坪的长城。
 “都没了,修攻势了”大爷。并告诉我北边那道向东北去了进入崇礼界。
 “你们到村里找书记家,让你大娘给你们做饭。”大爷的热情让我出乎意料。
  “我们人可多这呢。”我给大爷开着玩笑,“没事地,没事地。”大爷笑道。
  即而我又了解大爷家中的一些情况。他的两个孩子在北京打工,目前家里有30亩地,总体经济状况还不错。大部分种莜面和胡麻,一般年景每亩莜麦可产200斤,今年每斤0.90元;每亩胡麻可产菜籽100斤,每年2.00元。
  这时朋友们已经走分散了,雪姨在远处地里搜索农民收割落下蚕豆。后来在沿途我们又收获地里遗落的土豆若干。
我捕捉了大爷劳作的几个镜头,背景是瘦瘦的长城和堆状的峰火台、收割后的田地和天地一线的大风车。
  “等我们专门找您来,喝酒,吃莜面窝窝。”我握着大爷粗糙温暖的大手告别。
  我不是虚套,要想了解长城,了解长城两边,在全线行走的同时,必须有几个点,而黄花坪应该是,这位大爷应该是。在留地址的时候,他知道他叫黄万利。
  “好咧,好咧。”大爷连连点头,开心地笑着。我开始想像北风呼嚎,冰天雪地,让大爷陪着看长城,然而坐在大爷家的火炕上,喝烈酒,听故事。

本贴最后一次由山居秋茗修改于2005-12-04 23:59:45

本贴最后一次由山居秋茗修改于2005-12-05 00:00:30
编辑:火箭人
[ 返回 ]
热爱长城,热爱生活 —— 长城小站 © 版权所有 1999~2005
85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