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住长城边 ——为长城乡民留影 志愿者活动 ——为长城乡民留影
  
 长城小站 ::   您正在浏览:长城摄影土地·边墙·人 〉志愿者活动:家住长城边——为长城乡民留影

旅途故事

家住长城边故事之二:路遇一位叫王兰的大妈
山居秋茗 于2005-12-04 23:46:07发表于长城小站

  早晨第一个面临的就是一个坡度中度的上坡,这是漂亮营地所付出的代价。
  西边的牛开始上山了,向北望去,淡青色的炊烟和晨雾笼罩着远处的村庄,长城顺山脊顽强西去。
  对着地图一阵研究后,我们也只有个相当然的把握。于是决定加速行军,赶上那群牛,核实一下目前我们的位置。旅人、老呼,警察老郭,走在最前面,很快登上今天的又一座山脊。行摄匆匆,我依旧贪恋路边秋叶山川,把长城边的野婴粟、金色的峡谷一一收入镜头,因此走在最后。雪姨、张洪在我们之间。
  与放牛老乡打听,知道我们前晚住的营地是在大崖湾之南,前面是水沟台。大崖湾属张北县油篓沟乡,他们“大南洼”的方言和真实的笑容,吸引了我的相机。
  放牛的是三个人,一位由于有先天聋哑残疾,他的表情显得有些夸张,让我们这些看惯了虚假面孔的人们有一些畏惧。但接触了一会儿,你便会感到那夸张的动作、表情、笑容后面是发自内心的、原始的善良和纯真。他的样子时常引起我的感动和思索,每每在回忆中我的眼睛里出现滚热的东西。还有一位面色黑黑样子憨厚的大哥和同样表情真实的大妈。
  为了让他们相信我,我把每张照片都是展示给他们看,引来哑巴大哥一次次地欢呼。
  为了体验自然,我示意他扬起鞭子,实际就是做做动作,摆个造型。没想到他举起鞭子,顺手甩出一声响亮的鞭响,样子熟练潇洒。在他重新这我展示这个技巧时,终于被我抓住。
一直站在边上的大妈凑过来,看着相机显示的照片,有些怯怯的笑:“给单我照一张吧,我这么大岁数了。”我略一惊讶,立即答应。大妈边脱下外面脏的棉衣,一边整理皱巴巴的毛衣,一边说:“现在村里不来照相的。”
  这是一张标准照,片中的大妈表情严肃,神态庄重。背景是她的村庄和她的奶牛。
  张洪记下了大妈的地址:大妈叫王兰。
  我一直认为,在前几年,照相很受农村欢迎,为他们拍一张照片,可以在他们家里享受到最高的待遇。这几年照相已经不是一项技术的时候,没有想到还有被遗忘的地方。
  大妈试探着从身上的尼龙口袋里掏出一根老玉米递给我们。我立即表示出欢迎的样子,接过转给张洪。大娘见我们高兴,又拿出了一根。我知道,这是她们的午饭。
  告别大妈,我们追赶前面的伙伴。风很大,就着凉风老玉米也变得凉丝的。玉米有些老,细细咀嚼,面乎乎的口感和甜意。

本贴最后一次由山居秋茗修改于2005-12-04 23:56:38
编辑:火箭人
[ 返回 ]
热爱长城,热爱生活 —— 长城小站 © 版权所有 1999~2005
85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