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住长城边 ——为长城乡民留影 志愿者活动 ——为长城乡民留影
  
 长城小站 ::   您正在浏览:长城摄影土地·边墙·人 〉志愿者活动:家住长城边——为长城乡民留影

旅途故事

家在长城边试拍记
走个不停 于2005-09-26 11:29:26发表于长城小站


秋天来了,天很蓝,空气很凉快,我们2个车,8个人周日出发前去墙子路和昨天去的一砖,2386,看客等人汇合,开始"家在长城边"的拍摄活动.

好人的车开的很稳,前排坐着他78岁的老父亲,一位参加过很多次战斗的可敬的老人,后排是小兔,大蔷和我,还没到怀柔,蔷已经晕车了,开始高喊,"回家!回家!",折腾了一会儿,终于睡着了.好人看着哭闹得大蔷很是同情我的境地,但是,和今年春节的出行相比,蔷是进步很大了.很快,我们赶到了西下关.在"墙子雄关"的门楼下集合,有几头牛很舒服的在路边嚼着草,阳光里气温已经很高了,荫凉还是很惬意.

我们首先去王大娘家,这是一个基本上是长城砖砌成的老院子,院子的里里外外都种满了花,紫色的雏菊非常炫目,王大娘已经80岁了,但依然很矫健而且健谈.这是一个很小的院子,我们十来个人把院子都填满了,看见大蔷,老奶奶很高兴的拿了枣、花生、栗子,大蔷好像很熟悉的样子,也不认生,坐在门口的台阶上,很开心的吃,就像在家一样。屋子也不大,对门口的墙上,象所有的老乡一样,哪里有一面照片墙,挂满了五个儿子、孙子、重孙子的大大小小的花花绿绿的照片,在最左边有一张黑白的2寸的小照片,那也许是60年前的吧,王大娘非常年轻而且漂亮,怀里是一个小小的男孩,他们已经从山东搬来墙子路40多年了,她的孩子们都分散在西下关村,四是同堂的大家庭!
我指着墙上的十字问王大娘的儿子,你们信教吗?儿子孙猛仿佛是喝了一些酒的说,我不信,我娘信,因为我大嫂子信,我娘怕我大嫂子,她也去。我听了莞尔,看来大媳妇是当家人。他们的礼拜在其他的乡民的家里。
相片很快从支在灶台上的打印机里输出了,配上框,交给大娘,大娘稀罕的不得了,说没想到这快还这好!
孙猛说,现在没人敢拆城了,在窗边的阳光里他略带醉意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遗憾,说"我们这得楼子最好了",手挥了一下,我顺着他的手向外看了看,什莫也没看到,他接着说,"要是没毁,我们这可就阔了!"
是的,现在家在长城边的农民都知道,完整的长城也是可以给他们带来财富的.他们也依稀记得,这道城在更老的时候曾经护卫过这片土地.现在,被扒的遍体鳞伤的长城再也带不来什莫勒,现在政府说了不让拆了,即使可以拆谁又看得上这些残破的砖呢?他说:现在盖房子都用红砖了.
西下关的长城,在50年代,还是完整的,修铁路,炸了山,同时长城也开始不断的被侵蚀,谁家盖房子就赶着牲口去了。
现在的西下关村仅剩一个关城的门洞,紧邻着门洞,有3间新盖的敞亮的大瓦房,主人中午摘梨回来,推着独轮车,我们参观了他的房子,房子的是红砖盖的,还贴了瓷砖,院子里晒着玉米和栗子,他家的厢房紧紧地贴着关城。


蔡老师家我们是肯定要去的,他老人家精神非常好,说道长城,他,一位82岁的老人,即自豪又惋惜,他说“我小时候在长城上玩耍过,年轻的时候长城帮我们抵御过外敌,现在长城又是很多人愿意游览的地方,要是那些城还好好的有多好呀!”看得出老人心里的惋惜。老人爱护长城是除了名的,为了保住墙子路关城的两块碑,他多方奔走,自己出钱从别人手里买回来,现在在大队部的院子里保存着,他凭着经验考察绘制了墙子路地区的长城走向和古建地图。村子里的人知道他爱长城,很久以前,盖房子的砖里有有字的,就给他送过来,他存着。还有在雷石。
墙子路的书记是一个爽快地女子,她很高兴的在村办公室里给我们介绍墙子路长城的墙况,她说,按照以前的规模要是恢复,没有上亿的资金是做不到了。大队部的图画的非常壮观,面对着现在斑驳残破的长城,我们无语!

编辑:长城一砖
[ 返回 ]
热爱长城,热爱生活 —— 长城小站 © 版权所有 1999~2005
86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