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长城小站!!          您当前的位置:长城专题-〉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
古北口抗战
长啸 于2004-11-10 12:58:48发表于长城小站
1933年3月,热河失守以后,日军进犯长城各口。古北口是由承德到北平的最近关口古道,为平津又一重要门户。长城从靠山集由南而北,沿雾灵山脉迄小白旗附近急剧西折,经古北口而到达白灵关,又转而向南,其突出部正面约50华里.古北口正当其中,形势非常险要。

承德失陷以后,汤玉麟的第五军团仓皇败退长山峪,第二集团军总司令张作相也退抵古北口,而日军第八师团第十六旅团(旅团长川原侃)则跟踪追击,试图一举攻占古北口要隘,威胁北平。北平军分会主任张学良急令第六十七军军长王以哲“务严饬所部在白马关,古北口,黑峪关沿线从速完成防御配备,以阻承德之敌南下。”同时命令中央军第十七军第二十五师进驻密云待命;令骑兵第二师移动沙河;令第二师黄杰部进至北通州。王以哲受命后,乃令张政枋的第一○七师以一部进至青石梁,以一小部派驻守黑欲关;今张廷枢的第一一二师亦向古北口挺进。

3月4日晚间,第一○七师由密云出发,向古北口方面前进。但这时汤玉辚的第五军团未进行抵抗,又向安匠屯方向溃逃,致使日军乘虚而入,将青石梁阵地占钡。张政枋师长即令所部在马圈子,三间房.黄土梁一带占领阵地,对通滦平大道及各要口严行警戒。5日下午,该师第六二一团(团长王志军)到达马圈子,黄土梁一带,并派兵一排进占长山峪,掩护主力构筑工事,并布雷设伏。当晚,敌战车2辆,装甲车二三十辆掩护步兵200余,向该团阵地突击,触雷,又遭王团两次伏击。守军官兵多系东北人,为报九一八事变被辱之仇,个个义愤填膺,奋勇杀敌,当即将来犯之敌击退敌死伤甚众,并毁敌战车2 辆。

6日晨,张政枋按照北平军分会电令,重新作了防御部署。以第六一九团推进至曹路口新城子一带占领阵地,对热河及长城各要口严行警戒,以六二O团(欠一营)在巴克什营占领阵地,对通热河及通十八盘岭大道严行戒备:第六二一团仍在黄土梁现阵地拒止敌人。各团接今后即分别行动,部署刚毕,敌步兵千余及战车装甲车20多辆即向第六二一团阵地扑来。守军官兵沉着应战,待敌人进至阵地前沿才猛烈射击,予敌以重大杀伤。但该团左翼老虎山阵地被敌突破,后经步兵1连增援逆袭又将原阵地夺回,毙伤敌人甚众,并击毁敌装甲车2辆。

7日上午8时,敌2000余人再次来犯,第六二一团激战数小时,敌仍未得逞。但该团已苦战3日,官兵伤亡1/3以上,第一O七师指挥部为防止敌人乘隙突进,遂令第六二O团沿大道经二间房向珊子、大龙潭.黄木局一带推进,并以山炮1连配置给第六二一团,以加强该团火力。

8日上午,第六二一团当面之敌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向该团左右两翼阵地包围攻击,守军苦战多时,并派预备队分头增援,终将敌人击退。 9日晨4时,步炮联合之敌向第六二一团正面猛攻,另一部敌人约七八百名向老虎山左翼包围,该团第八连与敌肉搏格斗,屡退展进,许多士兵轻伤不下火线,战况极为激烈。后经第六二 O团第一营增援,方将敌人击退。当日圸抔篵緲E'E圸抔篵緲哉苡晒疟笨诘执锒浞康谝籓七师部。王鉴于第一一二师己抵达古北口,增调的中央军第二十五师(关麟征)也正向古北口转进。第一O七师伤亡过重急需休整,遂决定将该师撤退到古北口内,与第二十五师换防。当晚,该师各部开始行动,于次日晨4时全部撤至古北口附近。这时,第二十五师也刚好抵达古北口。

第二十五师原属第十七军,驻扎在徐州,蚌埠一带。蒋介石迫于舆论的压力和前线军情的紧迫,抽调少数中央军北上御敌。当时抽调的部队除关麟征的第二十五师外,尚有黄杰的第二师和刘戡的第八十三师等部,统归第十七军军长徐庭瑶指挥。二十五师于3月8日接张学良电令,“迅速向古北口前进,与在古北口之王军长以哲极力联络”,该师10日上午4时抵达古北口,正值第一○七师由口外黄土梁阵地撤回,古北口街道上人挤马拥,混乱异常。

第二十五师师长关麟征偕同第七十三旅旅长杜聿明急忙与王以哲磋商决定仍由王部第一一二师(张廷枢)担任长城第一道防线,第二十五师占领古北口南城东西两侧高地,并向左右延伸,构成第二道防线。第七十三旅随即占领古北口街市及南门两侧高地,第七十五旅(张耀明)在黄道甸附近集结待命。二十五师部及直属队位于南东南的关帝庙跗近。六十七军第一一二师仍在将军楼左至卧虎山之既设阵地。

3月10日上午7时30分,各部刚刚部署完毕,日机即飞临守军阵地上空,轮番侦察轰炮竞日末停。由于古北口一带的高地多是坚硬的岩石秃山,很难构筑工事,守军又缺乏防空武器,因而敌机轰炸非常有效,我军遭受相当伤亡。下午3时许日军步兵第十六旅团主力在炮火掩护下向第一一二师右翼将军楼阵地进攻,经数小时战斗,在守军英勇反击下退回原线。

11日拂晓,敌人借助飞机大炮掩护,以其主力向我右翼第一四五团及第一一二师阵地猛攻,一时尘烟蔽日,弹片横飞。日军第八师团长亲临前线,登上三七O高地长城一角督战指挥,并调野炮第八联队及工兵第八大队主力支援第十六旅团的攻击,敌人顽强进攻,我军拼死抵抗,战况之惨烈,超过以往任何一次,有些阵地得失数次,敌我双方死伤惨重,尸横遍野。激战至10时许,第一一二师将军楼阵地被敌突破,第一一二师六三五团团长白玉麟阵亡(白玉麟之父白永贞为张学良之汉文老师,白与张也是莫逆之校)。该师不支,放弃古北口第一道防线,仅留第六三六团占领河西镇北方高地,收容并掩护师主力撤退,当日正午古北口失陷。

从3月6日接战以来,第一○七师,第一一二师和第二十五师各部与日军鏖战1周,毙伤敌人2000人以上,使日本侵略军又一次受到中国军队的沉重打击,日军指挥部不得不承认中国守军“抵抗之顽强”,并称这次古北口战斗是“激战中之激战”。
返回首页
:: 长城小站 www.thegreatwall.com.cn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