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长城小站!!   您当前的位置:长城专题-〉图说系列-〉图说长城碑刻-〉长城铭刻数据库[ 登录 ]/[ 注册 ]  
 数据库首页 :: 图说长城碑刻 :: 新建 :: 搜索 :: 索引 :: 修订情况 :: 登陆
资料题名:三受降城碑铭(并序)
客观题名
其他题名
作  者:(唐)吕温
年  代
地  址: 内蒙古自治区,
原物材质:石
原物状况
原物分类:题名、题字、题记、题词
数  目:1 尺  寸
语  言:汉语,
内  容
  夏後氏遏洪水,驱龙蛇,能御大,以活黔首。周文王城朔方,逐玁狁,能捍大患,以安中区。若非高岸峻防,重门击柝,虽有盛德,曷观成功?然则持玑而弛张万象,昊穹之妙用;扼胜势以擒纵八极,王者之宏图。道虽无外,权则有备,变化消息,存乎其人。三受降城,皇唐之胜势者也。昔秦不量力,北筑长城,右扼临洮,左驰碣石,生人尽去,不足乘障。两汉之後,颓为荒邱,退居河浒,历代莫进,矫亡秦之弊则可矣,尽中国之利则未然。唐兴因循,未暇经启。有拂云祠者,在河之北,地形雄坦,控扼枢会。虏伏其下,以窥域中,祷神观兵,然後入寇,甲不及擐,突如其来,鲸一跃而吞舟,虎数步而择肉,塞草落而边惧,河冰坚而羽檄走。爰自受命,至於中兴,国无宁岁。景龙二年,默啜强暴,渎邻构怨,扫境西伐,汉南空虚。朔方大总管韩国公张仁愿蹑机而谋,请筑三城,夺据其地,跨大河以北向,制胡马之南牧,中宗诏许,横议不挠。於是留及瓜之戌,斩奸命之卒,六旬雷动,三城岳立,以拂云祠为中城,东西相去各四百里,过朝那而北辟,斥堠迭望,几二千所,损费亿计,减兵万人,分形以据,同力而守。东极於海,西穷於天,纳阴山於寸眸,拳大漠於一掌。惊尘飞而烽火耀,孤雁起而刁斗鸣,涉河而南,门用晏闲。韩公犹以为未也,方将建大旆,提金鼓,驰神算,鞠虎旅,看旄头明灭,与太白进退。小则贡琛赆,受厥角,定保塞一隅之安;大则倒狼居,竭瀚海,空苦塞万里之野。大略方运,元勋不集,天其未使我唐无北顾之忧乎?厥後贤愚迭任,工拙异势,刚者黩武,柔者败律,城隳险固,寇得凌轶,或驱马饮河而去,或控弦靡刂垒而旋,吾知韩公不暝目於地下矣。今天子诞敷文教,茂育群生,戢兵和亲,北狄右衽。然而《军志》有“受降如敌”,大《易》有“安不忘危”,崇墉言言,其可弛柝?亦宜镇以元老,授之庙胜,俾述旧职,而恢遗功。外勤抚绥,内谨经略,使其来不敢仰视,去不敢反顾,永猛气,无生祸心,耸威驯恩,禽息荒外。安固万代,术何加焉。敢勒铭城隅,庶亻敬复隍而光烈不昧。铭曰:

  韩侯受命,志在朔易。北方之强,制以全策。亘汉横塞,揭兹雄壁。如三斗龙,跃出大泽。并分襟带,各闭风雷。俯视阴山,仰看昭回。一夫登陴,万里洞开。日晏秋尽,纤尘不来。时维韩侯,方运神妙。观衅则动,乃诛乃吊。廓乎穷荒,尽日所照。天乎未赞,不策清庙。我圣耀德,罢扃北门。优而柔之,用息元元。曷若完守,推亡固存。於襄於夷,永裕後昆。
附  注
其他记载
国图编号:0
图  片:本资料尚无图片。 为本资料添加图片
 本页修改历史 :: 编辑本资料内容 :: 编辑本资料图片 ::                  管理区: 定稿 :: 恢复到当前版本 :: 删除
 评论/讨论/留言区 :: 发表新帖 :: 刷新 :: 回到顶部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v0.1 © 2003,www.thegreatwall.com.cn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This work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1.0 Generic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