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小站 ::   您正在浏览:长城专题世纪百年

寻找自摄影术发明以来影象资料中的长城

踏古寻踪 缅怀先烈——河北涞源县长城古堡“孟良城”考察记录
纳木错 于2003-09-06 16:52:53发表于长城小站
踏古寻踪 缅怀先烈
——河北涞源县长城古堡“孟良城”考察记录
时间:2003年8月30日~31日
人员:老普、大鹰、随手、积雪庐、老郑、小虎、老狄、飞狐、尚方、陈刚、猫猫、纳木错

缘起:
此次考察活动是在老普不断的呼吁和找寻下促成的,早在2001年10月,老普召集车坛和小站的人马在涞源县阁院寺偶然发现了在这里展出的抗日战争中的珍贵实物及图片【1】,由此揭开了抗日战争中一段气壮山河的战役:

1940年秋,八路军发动百团大战第二阶段――涞(源)灵(丘)战役。在这个战役中,涞源县东团堡歼灭战最为激烈。
战斗于9月22日晚8时打响,八路军第一军分区(司令员杨成武)三团(团长丘蔚)发动攻击。战况空前惨烈,日寇甚至施放毒气,但在八路军顽强攻击下,战至25日夜,日军除1名朝鲜籍翻译最后投向我方外,其余全数被歼,无一漏网。最后时刻,日寇被打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大队长甲田率26名残兵投火自焚,死无葬身之地,足见战况之惨烈。
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指出:东团堡之战,是以顽强对顽强的典型战例。
得知东团堡士官教导大队全军覆没的消息,日军驻涞源警备司令小柴俊男不寒而栗,痛心疾首,因作所谓《大日本皇军驻东团堡守备队长恨歌》,意在为“日本皇军“歌功颂德,无奈其言也惨,其举也悲。《长恨歌》由当时的伪县长刘承瑞着人刻成石碑,石碑今存于涞源县阁院寺内,成为八路军歼灭日军的史证。
东团堡战斗胜利后,留下一幅珍贵的历史照片,八路军战士在长城敌楼上距举枪欢呼胜利。1995年我国发行抗日战争胜利五十周年纪念邮票,经过仔细辨认,其中20分的一枚邮票“涞源东团堡”正是以这幅照片为背景。

这些史料引起了老普极大的兴趣,特别是照片上的敌楼,一门两眼,门匾已失,上方有一裂缝,门拱有缺,窗完好。60多年飞过,抗日将士“欢呼胜利的古城楼”,汝今安在否? 从此老普多方查找资料,并在长城小站论坛上发表呼吁大家一起寻找“呼唤楼”,这些文字已经在长城小站上设立专题【2】。

经过:
2003年8月9日、10日,长城小站与车坛穿越蔚县飞弧古道,再次留下悬念【3】,并直接促成本次考察活动。
2003年8月28日,大鹰贴出计划,召集人马再探东团堡。
2003年8月29日,多年以来一直默默考察、记录长城的毛毛突然发贴子,上传了他1997年在孟良城拍到的照片,经过大家辨别竟然80%就是“欢呼楼”!
2003年8月30日,大家汇集在公主坟南的集合地点,由于毛毛提供的资料,计划临时变更,考察队决定直接上孟良城,辨别毛毛版“欢呼楼”。
2003年8月30日,几经波折,考察队终于在天黑前登上孟良城,并在古堡遗址内扎营。
2003年8月31日,考察队在孟良城南长城沿线不足500米范围之内找到三处抗日老照片拍摄原址,分别就是“东团堡大捷欢呼楼”、“战后总结会”和“战斗在古长城上”楼, 三张照片的作者就是著名的革命摄影家——沙飞【4】。老郑还将“战斗在古长城上”照片中的两个楼子合称为“沙飞楼”,以示纪念。



正文:
……
孟良城,原为宁静安城,当地称孟良城。传说北宋大将孟良、焦赞曾在这座城里驻兵打仗。宁静安城南一山崖下起有石砌城墙,延绵于较平缓的山梁之上,至宁静安城有四个砖砌敌楼,全部残破只存部分箭窗和门。宁静安城堡,围墙亦为石砌,今大部尚好。据《畿辅通志》载:“明景泰三年(公元1452年)筑城置戍。”城堡现存一座砖砌券拱南门,门额上原嵌有石匾,据说上刻“天险”二字,今门匾已无。城堡呈枣核状,约二百米长,但最宽的地方亦不足五十米。城堡内尚存碾盘、上马石等物。城中关王庙旧址还有一块断碑,是修关王庙的碑记。此碑为万历九年(公元1581年)秋七月所立,碑文开头有:“宁静安旧无关王庙,庙建于隆庆之壬申……”等字。宁静安城堡北侧墙,因地势高未筑楼。南侧墙上有三座敌楼,今全部塌毁,仅存基座。过宁静安城堡后,石砌城墙继续向北……
——华夏子 《明长城考实》P159

孟良城虽然有二百多米长,但两端均是山坡,仅中部长百余米宽五十米范围为平地,零星分布着上马石、碾盘、旗杆石等遗物,老狄还在城中一角找到古井一口,但关王庙旧址中的断碑无人发现。城南墙的敌楼已经坍塌的与墙体等高了。南城门洞保存较好。
城南北两侧墙体沿山坡向东向上,收缩汇集在一小山坡顶形成“枣核尖”,长城由“枣核尖”南面不远接上孟良城蜿蜒而去,过一马面后的第一个楼子便是“欢呼楼”了。



我们可以从相隔63年的两组照片中仔细辨别,首先前景及背景是相符的,楼子右下角中石基缝隙的损伤痕迹以及砖缝也都是相符的。因此我们可以确认,孟良城南1楼就是63年前的“欢呼楼”!(右上照片拍摄者:尚方;左下照片拍摄者:纳木错)

由欢呼楼向南过一马面后的南2楼即是“战后总结会”楼。



辨别这个楼子主要从两处,一个是右边箭窗下的纵向裂缝,另一个就是左边背景的长城走向以及山势形状。(下图摄影:纳木错)

由“战后总结会”楼向南第二个马面处就是“战斗在古长城上”照片的拍摄地点。



两照片一致的地方在六处,从左至右分别是:1、背景的山势形状;2、南3楼门以及箭窗的位置;3、坍塌的城墙;4、南4楼门以及箭窗的位置;5、山石;6、城墙走向。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1、在河北省涞源县孟良城(宁静安城)南的一段长城,就是1940年东团堡战役胜利后革命摄影家沙飞拍摄的三张照片的拍摄地点。

2、这三张照片的拍摄时间应该非常接近,原因有三:其一,三处拍摄地点距离如此之近,而且均是相隔一个马面,符合我们拍完一张,走到下一处再拍一张的常理;其二,三张照片中战士们的穿着一致,都为秋装;其二,“总结楼”中的发言者及“沙飞楼”中指挥者,经大家辨认为同一人;此外,从三张照片中显示的太阳角度及景物、人物的阴影分析,这三张照片甚至有可能是同一天(而且是上午)拍摄的。如果再大胆一点,我们甚至可以假设是在东团堡战役胜利的第二天一早拍摄的,如果真是这样,这一天应该是:1940年9月26日!

3、1995年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50周年,发行了一套8枚的纪念邮票,其中的第3枚(面值20分,是当时的外埠平信邮资),名称为:百团大战。画面合成制作,主图是葛振林,背景图应该就是“欢呼楼”照片,当时制作者认为这段长城在山西阳泉附近,因此当年他们加盖的是1995年9月3日“山西 阳泉”的首日纪念邮戳。既然经过考察的确认这是在河北的涞源,那么95年制作的这一批邮品就都错了。


考察归来后,老普于2003年9月3日凌晨又查询到涞灵战役的部分史料【5】,由此我们便可以勾画出63年前那段战火与激情交织的往事:

1940年秋,八路军百团大战第二阶段作战之涞源灵丘战役开始,为了便于近前指挥, 杨成武率分区指挥机关前进到县城和三甲村之间的长城线上, 在三甲村以南X家庄附近古长城的一个烽火台上设立了指挥所,这里距离孟良城仅1公里。
9月22日晚,杨成武在孟良城附近的长城烽火台上发出涞灵战役涞源区开始的命令。而就在此时,在他身边有一个消瘦而坚定的青年,他便是被称为八路军专业新闻摄影记者第一人,时年28岁的沙飞。
25日夜,日军除1名朝鲜籍翻译最后投向我方外,全数被歼,无一漏网,战况空前惨烈。消息传来,人心振奋。很可能就在第二日,经杨成武批准,沙飞带领一个排的战士(30多人)登上孟良城南的长城,选择了三个地点拍摄下这三张珍贵的历史照片。……

63年后,长城小站考察队一行12人,寻着先辈的足迹来到这里,每个人都思绪万千,战争与和平,总是若即若离。虽然已经过去了半个多世纪,可和平对于我们、对于全世界还是那么遥远,无数的人在盼望,可总是有人在谋算!我们何去何从?


后记:
1、2003年8月10日,老普、大鹰等人在穿越飞狐径时,经老乡确认,“欢呼楼”是在东团堡,尽管东团堡一带没有成规模的长城建筑,尽管这次考察已经确定了“欢呼楼”的位置,但从科学严谨角度,老普特别提出还要到东团堡一带查找,以明确老乡所指是误认还是确有相似地点。

2、此次考察行动是老普多年的探访和呼吁,毛毛勤奋踏实的考察,以及长城小站考察队所有成员团结合作经历辛苦的结果,在此向大家表示感谢。同时仅以此篇献给为和平事业献身的先烈!

2003年9月6日

索引:
【1】 老普的详细游记发表在长城小站的“长城资料”栏目中,连接如下:http://www.thegreatwall.com.cn/_datacenter/Chan008/Chan001/Col002/200111/18.html
【2】 探寻长城——老普专题,连接如下:http://www.thegreatwall.com.cn/cckc/hebei/laiyuan/dongtuanpu.html
【3】 老普著——穿越飞狐(五),连接如下:http://thegreatwall.com.cn/phpbbs/showthread.php?id=14806&forumid=1
【4】 沙飞——“中国革命摄影第一人”的悲剧人生http://www.chuanmei.net/article/articleshow.asp?ID=1226
【5】 老普于2003年9月3日凌晨查询到的涞灵战役的部分史料,(参考中国人民解放军演义第四十回"邱蔚血克东团堡"、"百团大战中的涞灵战役"刘振堂)http://thegreatwall.com.cn/phpbbs/showthread.php?id=16189&forumid=1

编辑:火箭人
[ 返回 ]
热爱长城,热爱生活 —— 长城小站 © 版权所有 1999~2005
16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