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小站 ::   您正在浏览:长城专题世纪百年

寻找自摄影术发明以来影象资料中的长城

白求恩--永远飘扬的旗帜(1)
老普 于2006-11-14 11:03:12发表于长城小站
 三天时间转眼过去了,穿行在每一个村庄,都在呼喊同一个名字-白求恩;每一条河流,流淌着白求恩的故事;每一座山峰,太行山那千山万岭,都是白大夫魁伟的身影,永远瞩目中国的山河,“把千百倍的谢忱”留给这片土地。三天时间,唐县等老区人民乡亲对白求恩的尊敬爱戴,对我们这些寻踪者的关照,感动着每一个人,永远难忘。

  2006年11月10日, 第一天开始并不顺利,天空落雨,公路上遇到多起事故,以至于比预定时间晚了5个小时才到达涞源县孙家庄。1939年10月28,29日,白求恩率医疗巡视团在孙家庄小庙抢救摩天岭战斗下来的重伤员,一直坚持做手术到敌人进村前夕。电影团的同志深深地被白求恩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对八路军战士无比深厚的情感,极端严肃认真负责的工作作风所打动,敬佩不已。吴印咸按下快门,真实纪录工作场面,20世纪摄影经典作品《白求恩大夫》在此诞生。

  

  因为下雨路况不好,下午4时才到达孙家庄。

  

  “从我记事起家里客厅里就悬挂着这幅照片”

  

  沙飞和吴印咸两位世纪摄影大师的后代相聚在孙家庄。

  

  “这些城里人来我们孙家庄干什么?”

  

  我们也来纪念白求恩。(后来我们送给这三位学前班的小朋友每人一套学习用品本,铅笔,铅笔盒)

  

  第二站,涞源县杨家庄,天色已暗。这是杨家庄戏台的“大修”记。只能遗憾地告诉大家,我们已经失去杨家庄古戏台。“大修”的提法是不准确的,不是“修”,除了台基,彻底拆毁了戏台,另建了一座房子。由道光年延续下来,抗日战争时期沙飞拍摄的“边区妇女为前线将士做军鞋”的古戏台已经不复存在,只是留在人们的记忆中。

  当晚住涞源县城宝马宾馆。

  11月11日,准时从涞源县城出发。我事先与唐县白求恩纪念馆陈玉恩馆长沟通是9 时在黄石口会合。而唐县的党政领导早7时就从唐县县城出发,8时30分就达到了。

  

  唐县县委常委,宣传部周喜峰部长(左),唐县人民政府薛昊银副县长,以及文教局马副局长,纪念馆陈玉恩馆长,黄石口乡张振栓乡长在村口迎接纪念白求恩的“亲友团”。

  

  斑驳的岁月,不灭的光辉。1939年11月12日凌晨5时20分,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白求恩在黄石口村邸俊星家北屋逝世。

  

  如果说仅仅是文字叙述还不够清晰,那末借助这幅地图来描述白大夫生命最后10天的曲折往返轨迹,将震撼人心。时光从11月1日开始。

  1939年11月1日,白求恩在手指受伤,感染病毒情况下,完成前线一分区甘河净的医疗工作,前往史(石)家庄后方医院。

  11月2日,赶到史家庄后方医院,白求恩感冒了。检查伤员并做手术。

  11月3日白求恩左中指发炎,林金亮到孟子岭向叶青山汇报白求恩感染生病的情况. 当晚叶、林、陈赶回史家庄。

  11月4日,白求恩留在史家庄后方医院治疗。

  11月5日,病情加重,肿胀的中指被切开放出脓来.

  11月6日,高烧39.6摄氏度,争着同医疗队一起上前线.路上呕吐不止.从史家庄出发返回前线。

  11月7日,黄土岭战斗打响,白求恩强烈要求上前线,没有骑马,夜宿太平地。

  11月8日,行军70里,医疗队赶到离前线只有10里的王家台三团卫生队,白求恩病情加重,肘关节下发生转移性脓疡,体温39.6。要求遇到头部和胸部的伤员一定要抬来让他看,即使睡着了也要叫醒他。

  11月9日,肘部脓疡被切开,输血,

  11月10日, 腋下淋巴结肿大剧痛,体温更高,呕吐次数更多.三团团长命令将白求恩后送.离开王家台.下午三点到达黄石口村。.这时白求恩体温超过40度.

  11月11日白求恩病情更加恶化,感觉到了生命的危险,给郎林写信,给聂司令员写遗嘱.已回到花盆医院的林金亮带上急救药品赶到黄石口时已近黄昏。

  让我们想象一下,如果11月6日,已经中指发炎放浓,高烧39.6摄氏度的白求恩不是争着同医疗队从史家庄出发返回前线。而是留在后方医院继续治疗;

  如果11月7日,年近五旬的白求恩不是“没有骑马”,以至于步行翻越崇山,夜宿大平地。

  如果白求恩不是抱着病体,从石家庄折返180度,而是从石家庄直接通过黄石口南下,尽快到达当时条件最好的花盆军区医院......

  历史是否会改写?

  所以纪念白求恩,就让我们记住11月6日白求恩强烈要求重返前线,从石家庄出发的那个大转折。那是一个伟大的生命留在反法西斯战场上的永恒轨迹。

  

  左起:
游黎清,八路军晋察冀军区卫生部副部长游胜华之女;
王雁, 晋察冀军区新闻科科长,抗敌报副主任,著名摄影家沙飞之女;
房东后代
林立 晋察冀军区后方医院院长林金亮之子;
董政 晋察冀军区阜平县县长,曾任白求恩翻译,外交家董越千之女

  

  林立(右):67年前的今天,父亲奉聂荣臻之命带着急救药品,从花盆医院赶到这里。

  白求恩:“15种器械,给林医生(即林立之父林金亮)。

  

  游黎清:虽然没有见过白求恩,但我从白求恩这些故事里的点点滴滴和爸爸妈妈的言传身教中深切地感受了白求恩崇高的国际主义精神和执着的敬业精神。我从小听白求恩的故事长大,他感动了我五十年,影响了我五十年。

  白求恩:18种器械,给游副部长(即游黎清之父游胜华)

  

  董越:父亲跟白求恩一起工作了11个月,深深感受到白求恩的共产主义精神,影响父亲的一生和事业。

  白求恩:“一箱子食品和文学书籍送给董同志,算我对他和他的夫人、孩子们的新年礼物。”

  

  唐县军城镇牛眼沟村,1939年9月18日,在白求恩指导下,晋察冀军区卫生学校在此成立。白求恩牺牲后,更名为白求恩卫生学校。

  

  白求恩在牛眼沟的住处

  

  牛眼沟崔老奶奶,至今犹说白大夫。因为白大夫治好了她的胃病。

  

  白求恩,牛眼沟孩子们心目中永远的大英雄。
编辑:火箭人
[ 返回 ]
热爱长城,热爱生活 —— 长城小站 © 版权所有 1999~2005
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