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小站 ::   您正在浏览:长城专题世纪百年

寻找自摄影术发明以来影象资料中的长城

涞灵战役2006(上)
老普 于2006-05-07 23:04:20发表于长城小站
  涞灵战役2006自4月30日至5月3日,历时4天,每天都有重要收获,值得回忆。

第一日:4月30日。
  小老涧,我和夫人,两报记者自北京出发,下午2时与刘媛老张会合,下午16时30分到达平型关口,完成确认1906年老照片即平型关的重要任务,相关报道被数十家媒体网站转载,能为保护平型关尽力,是我们的光荣。(另有专文)
  随后前往平型关村。
  是日最大的困难是住宿,由平型关村土路向南进至108国道后,在交汇点距繁峙县城尚有55公里,距神堂堡25公里,若去繁峙县城则来回多跑110公里。我即决定直接去神堂堡,及至,时已掌灯,找不到旅店。再冒险南行30里,与大车煤车为伍,不断穿行超车,在完全黑暗中走石头路21时到达温泉疗养院。算计下来,晨6时起床,7时上路,至晚21时停车驻店,前后15小时行车,拍片和吃饭,新京报的年轻司机由衷佩服于俺。
  温泉疗养院背靠天然温泉,泉眼在店后的“温塘寺”内,出水温度高达70-80度,可以直接煮熟鸡蛋。温泉热水直达客房,房价110元/间。女老板称51期间既不加价,也不打折。

第二日:5月1日
  按计划随手的队伍今天出发到涞源插箭岭拓碑。而我们这队的计划是C16,C17,茨沟营,韩庄长城。两队白天各自活动。晚上我们赶到涞源县城与随手队会合。记者今天回北京。
  晨8时,记者还未起床动身。小老涧,刘媛,老张,我和夫人出发。
  首先路过C16,到达C17。我对刘媛,老涧说好象小站就我一个人涉水上过C17,他们一听都很兴奋,像打足气的皮球,连蹦带跳直奔C17而去。这一次赶上了水浅,不用涉水,比我上一次幸运。趁他们爬山的时候,我在山下拦住三批老乡的车,包括一支婚礼队,询问路况,老乡都非常热情。
  根据路况情况,我决定改变原来计划,去C14和C15,茨沟营和韩庄往后推。C14和C15是小站未涉足的台子,一定会有收获。
  车停在DJ庄,DJ庄的一位老人让我感动,这一次不是我们向他宣传保护长城,倒是老人先向我们提起“可不能拆长城毁长城了”。
  从DJ庄开始弃车步行,预计行程5-6公里,因为河道弯曲,会有变化。
  沿着“外人”很少深入的河道前进,河水忽清互浊。不幸的是一座拦腰截断河流的选矿场竟成为我们的地标。得知我们是来看长城的,一个骑摩托的年青拦住我们,告诉我们那家有石碑,还有至今埋在河滩底下的石碑他都知道。小伙子无恶意,但也没有文物保护意识,他是想引起“外人”的注意。接近中午继续前进,星星耐不住了,只要看到有水的地方,就径直趴进去取凉,闹得浑身泥浆,让人想起笨笨去大龙门路上“筑坝拦水”。
  看到C14和C15,果然是犄角之势,把守MJ沟。且获得一个整装,一个半失的重要资料,不虚此行。难受的是C14,C15上层建筑都已经损毁,侵蚀最大的雨水将直落敌台内部,它们的损坏将由此加速。
  退出MJ沟,回程观察C16。至公路已是下午17时。茨沟营,韩庄都来不及了。刘媛强烈建议夜宿世外桃源花塔,与随手联系,他们也要赶过来,一路奔波,今天辛苦的是他们。有老严,老黄,2386,秋阳,随手和两位张女士,七人,加上我们这一对共12人,最整齐最热闹的时候。
  算下来,今天我们中餐是在路上各自解决的,等随手队伍赶来,全体用完花塔的农家饭,已经是22时了。


本贴最后一次由老普修改于2006-05-07 23:25:31
编辑:火箭人
[ 返回 ]
热爱长城,热爱生活 —— 长城小站 © 版权所有 1999~2005
2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