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小站 ::   您正在浏览:长城专题世纪百年

寻找自摄影术发明以来影象资料中的长城

迟到的紫荆关考察录
看客 于2005-09-07 16:50:11发表于长城小站
紫荆关考察录
周五在MSN上遇到火箭,说起周末出行乌龙沟,他说乌龙沟离紫荆关很近,能否顺便去一下?因为还有二张老照片没有落实。说实话,我以为,找寻长城抗战地址都是要交给小站资深人士做的。要不然新人啥也不知,跑去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岂不白费功夫?现在小站事业需要,咱岂能不支持?(这么看得起咱!是吧?)于是马上给朋友打电话,改变出行方案(火车变汽车,重约集合地点)!
计划由原来的周六火车站集合改为立即出发。我和火箭人在MSN上交流了老照片的几个主要注意点,又下载了4张比较清楚的照片(这点太重要了!)二点钟结束了单位的工作,匆匆往家赶整理行装。
三点半准时出发。一想到周末4点多钟阜石路会堵车,我们从四环上五环,四点钟就出了西五环上了阜石路,因京石高速修路,108国道修路具体位置不详,所以选择走109国道,到齐家庄左拐上旧109走省道236?。至九龙镇时天色渐晚,又遇修路绕行,要绕河东,妈呀!又要兜一大圈子!不死心,再问小路(这时已顾不上小路是否毁车了),一当地人指点说:“走苟各庄吧,近点。”于是像摇船一般颠了这一路,总算在掌灯时分到了百里峡。
百里峡热闹的灯火渐渐远去渐远,一会儿我们就埋进了漆黑的夜中。山里要是没有月亮,那叫一个黑!伸手不见五指,一点不假。除了车灯一道光让我们的车能够准确地跑在路上,此外什么景色也看不见。耳朵这时好像特别灵。声音放大了好多倍。车窗外金铃子的鸣叫声赛过蛙鸣,有的唱高音,有的唱低音,伴着潺潺的河水,就像是多声部合唱。这段路路况出奇的好,像是刚刚整修完。
在苟各庄再次停车确认前方路能否到达紫荆关,得到一致回答:没问题都是柏油路。我们放心前行。出了苟各庄直到紫荆关,七八十公里路再没有碰到一辆车!过了玉斗不久,车灯照到易县界碑,惊喜之色还没褪去,马上车就被界碑下二人多高的大土堆挡路住了去路。我忙下车查看情况,爬上坡往下望,就象百丈深渊,深不见底。幸好我们备了应急强光手电,往下一照,哈哈!也是修好的路。只不过被土渣埋起来了。这土堆儿,已被不少车辆碾压过,可是依然比我们的小车要高。而且高岗旁凸出一大石头尖,如果技术不高,稍有不慎,就会前轮刚过高岗,左车灯就被大石头撞个粉粹。真担心车没过去,再架到这土坡上,这一夜算交待了。还好,车冲了二次,完好无损地停在了易县县界。我们舒了一口气。易县这边的路,也是新铺的油儿,车轮压在上面附着力强,又有弹性,路二边的沙堆给我们护驾,我们开足马力一路逛奔,20点45分过了紫荆关大桥,停在了进关的小卖部旁。
21点,找到了住处,马不停蹄,一把抓出打印的照片,就问老板娘是否认识这些照片上的地方,她一眼就说出三张照片的位置,又说此地80多岁的老支书对这里最了解。(先后有四人看过照片,对二张照片的地点没有任何疑义)可惜这时他已经休息了。我们决定明天一早先去比较肯定的地方,即紫荆关门和镇西边的碉堡,然后再回来访问老支书。
一宿无话。清晨5点25分,手机铃声叫醒了我。踏着晨雾,天边还有一屡红色晨光努力穿过云雾。几分钟就走到了紫荆关关门,左瞄右对,小站士的位置怎么也无法严丝合缝,见到不远处一个放羊的老人,赶过去询问,老人说这里原来比现在低30多公分,而且大桥直接通进关门,有一个高高的引桥。小站士所站的位置比现在高得多。周围没有任何可供垒垫的东西,只好模拟拍一个作罢。力邀牧羊人做模特,屡屡遭拒,时间不等人,我只好杠着三角架权当长枪,面向大桥、昂着头,一付雄纠纠的样子,假模假样地留个影,交差(不好意思曝光,上传一张合成照片.)。
那牧羊人告诉我,他70多岁了。这座大桥早就被洪水冲了,是一架木桥,日本人修的。早先还能走汽车,我盯着问,这座桥上是写着“紫荆关桥”几个字吗?他看了看,肯定地说:“就是这,没有别的桥了。”我问:“镇上人说西边还有一座桥,会不会是那边的桥?”老人家说:“西边的桥早就没有了,而且那是个吊桥。”我又给他看其它二座桥的照片,他说左看右看,看不出。(我看清楚老照片都费劲儿,别说70多岁的老人了,)我告诉他,照片上背景中发黑的那一块,是一棵大树,他马上说,那棵树就在对面的村子里,还在。树是这样这样的,他比划着。可是现在看不见了,我朝对面望了望,好家伙!好大的雾!隐隐约约能看见1982年修的水泥桥。我上到紫荆关上,向对面望去,瞄第二张桥的位置,可是即看不见树,也看不见房子。山形都被锁在水泥桥墩对岸的浓雾中。
http://www.thegreatwall.com.cn/photo/upload/2005/01/11065843120.jpg
http://www.thegreatwall.com.cn/photo/upload/2005/09/11261310440.jpg

在关上碰到一位中年人,身穿迷彩衣裤,给出他看了四张照片,他告诉我关于这座桥的来历,并说1963年叫大水冲了。他对第四张照片的桥在镇西边表示疑义,他说堡子形状好象不一样。而且听老人们说那是一吊桥。他还告诉我,这里有一个紫荆关博物馆,在河对岸,他一直想去看看,可是不开门。也许没多少东西。
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吃了早点,之后走到镇西,观察那个老乡指认的碉堡和桥。上到一段城墙,瞄了瞄部队过桥的情景,堡与桥墩没有办法对上号,角度不对,山形也不对,堡子与山的位置也不对。一看8点半了,放弃这里,再去对面找找答案。折回紫荆关,过了河对面,找另外一个桥墩。沿着进村的公路我们下到河滩,东西走了二遭儿,总算找到了那个桥墩,它掩映在一片树林里,若不是专门查找,还真看不到。拍了照,然后顺河往西走。再从河滩上看看西边的那个堡子和桥墩。路上遇见二个人在河里挖着什么,走到近前一看,一人手里拿着一块带把的黑饼,把河滩石翻开,再用这个黑饼往土里杵,我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后来才知道这是最原始的采铁沙矿,那个黑饼是磁铁)。看那位大爷岁数不小了,我不失时机地凑上去搭话,三言二语就问到了“紫荆关桥”。大爷看也不看照片就说没有错。我们这儿,打民国时就这么一座桥,西边的桥,现在活着的人谁也没有见过,那都是百岁以上的老人讲的,原来是座吊桥。是紫荆关通往晓新城的唯一通道。(看来那个桥墩历史更长,比明朝更早,说不定有千年历史?)早就没有了。东边这座桥是我看着日本人修的。那时候我才十几岁,日本队人要往关里运物资,修的这桥。听老人家这么一说,得,不去西边了。抓紧时间,进村再看看那棵大树吧。走到桥下,太阳挤过浓雾,射出一道柔柔的光,打在树上玉米地里,让摄影人舍不得放下相机。追着光,拍了照,我要求从河对岸桥墩处往关内再补照一张桥的照片。就在这时,仿佛老天开了天光,老公突然对我说,你快看,这不是第三张照片的位置吗?我还瞪着大眼什么都没看出来呢。他说你看紫荆关后面的山上有什么?有什么!什么也没有!。他说,你再看看那个比较平的地方--,我一看,有棵树,一根杆子。他说你再往下看,仔细看!是不是一座敌楼?-------哇 !!!!可不是吗?一座倒塌了的敌楼,虽然在清雾中不那么明显,但是的确是倒塌了的敌楼。我们赶紧朝北桥墩跑去,边跑边对位置。一点不错,真真儿的就是这里。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因为那第三张片子上解说词这样写着:“1945年8月,我军通过桑干河”。现在因为我们发现了这座桥,整一个拨开历史迷雾见太阳啊!能不激动吗?!http://www.thegreatwall.com.cn/zhuanti/antijapan/photo/images2/0198.jpg
结果特失望的是,到了桥下什么也看不见了,全被树遮挡住了。无奈!只好退出来,再次拍个近似的,作罢。
http://www.thegreatwall.com.cn/photo/upload/2005/08/11254149341.jpg
上得桥来,进了村子,经老乡指点,看见了这棵有名的大树,真是名不虚传,都被编入古树保护起来(编号为:清西陵古树09994)。那个树形与照片非常相像,只是周围都被房子其它树木围水泄不通,只有村路的一面还能看到它的形状。由树往东南是村子的主体,这也与照片印证无二。回到紫荆关上,按照照片的位置,模拟拍了片子,见到的只有新修的大桥,远处遮住古树的树排。为了能显出与老照片的对应,特意将桥墩纳入境头。就在要回撤的时候,又是老公指点说,你说地上的大条石是干什么的?嗯?我没注意。可不是吗?地上的大条石是干什么的?“地基呀!我的傻老婆。” 噢?!对对对!!!这可是个有力的证据,楼橹或者铺房的地基!也许就是照片上的房子的地基。再照一个吧。
到此为止,我们算是最后完成了工作。一看表10点半了。没有时间与老支书交谈了。下次吧!开上车,心满意足地奔向乌龙沟,耍去喽。
周日回到家,一看里程表:540公里。


本贴最后一次由看客修改于2005-09-07 18:16:45

本贴最后一次由看客修改于2005-09-07 18:17:24


编辑:火箭人
[ 返回 ]
热爱长城,热爱生活 —— 长城小站 © 版权所有 1999~2005
167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