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小站 ::   您正在浏览:长城专题世纪百年

寻找自摄影术发明以来影象资料中的长城

寻找尘封的历史:雷烨横岭城抗战老照片拍摄地点探寻记(三、四)
诗书 于2005-08-15 20:19:34发表于长城小站
(三)
如果从内蒙草原经张家口由西向东进入北京,最佳的通道就是经过宣化、怀来、延庆,通过居庸关到达南口,再向南就是毫无阻挡的平原了。
而中途有几个山口也可以由北而南进入北京。横岭的这个山口就是其中之一。
横岭,河北怀来县境内,在明代是一处重要的关口。它的北部是怀来、延庆盆地和官厅水库(解放后建成);它的东面依次是长峪口、白羊口和居庸关;由横岭向南经过镇边城,可以到达门头沟的大村,再南,可由芦沟桥进入京城;若由横岭南的马刨泉向东,经高崖口、流村镇、羊坊镇,可以进入海淀。
朱元璋推翻元朝建立大明后,元主退回大漠建立了北元政权。从此,明朝一直受到北元的军事威胁。
明正统十四年(1449年)八月,发生了著名的“土木之变”。英宗北征鞑靼途中,竟然在延庆以西的怀来土木堡被瓦剌首领也先活捉,数十万大军溃散,其中十余万士兵战死。
随后,瓦剌人大举进攻北京城。在居庸关没有被攻破的情况下,瓦剌人绕道西南,由紫荆关攻入,经易县、涞水、良乡直接兵临北京城下。一小部分游骑分别从居庸关以西的白羊口和横岭进入腹地,兵临北京城下。
为了防止鞑靼人的军事入侵,嘉靖二十二年(1543年)建立了横岭城,归属昌镇,听令于居庸关参将节制。
查《世宗嘉靖实录》卷271第10页,在横岭城内“…创横岭敌台及楼一座,增葺官厅一所,以居把总官。置城内营房一百五十间,凿井四,计用工料及行粮折银共六百八十两有奇…”。并规定横岭城、长峪城、镇边城、白羊口由居庸关指挥,遇戎事相互策应。
明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八月,又发生了著名的“庚戌之变”。鞑靼其中一枝的首领俺答由密云的古北口攻入,再次兵临北京城下。俺答其中的一小部分骑兵仍然是由白羊口、横岭攻入。
撤退时,俺答大部由横岭返回,并重创追击的明军,明军死亡千人以上,无人再敢追击。
守卫横岭军官受到了兵部的惩罚,“……高崖口千户焦琮等五员、横岭口守备何镇等八员及居庸关指挥周世官各提问戒饬准赎有差。”
为了巩固横岭城的防守,兵部级别提升了它的级别,由居庸关参将前来驻札。
物换星移,白驹过隙。
1937年8月,日军占领平津后,汤恩伯带领17集团军的3个师对日军组织了南口战役。当时国军沿长城部署了防线,具体走向是德胜口、居庸关、南口镇、石峡、长峪城、横岭城、镇边城。
当时第4师一部占领了横岭城,其中19团的一个营伤亡殆尽。卫立煌14集团军的第10师赶到镇边城,72师防守长峪城。经过反复争夺,十五天后国军在长城沿线全面溃败,撤退至怀来、张家口一带。
此次战役国军投入6万人,伤亡近3万。如果我们有意寻找当年的资料,还能够找到当年日军耀武扬威的站在居庸关上的老照片。
短短五年后,冀东八路军在横岭城向伪满边境挺进,雷烨记录下了这珍贵的镜头。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
横岭城,记录了沧桑的历史。
(四)
二○○五年一月二日。
雷烨拍摄横岭城照片后的第六十三年。
头天晚上,我在电脑中查找了以前路过横岭城北门时曾经拍摄过的照片。这时才发现,北门外拍摄的照片在一周前整理电脑时,竟被我糊里糊涂的删除了,而其他横岭城的照片还在。
看来上天还要安排我再去一次。
由海淀驱车向北,沿京密引水渠过昌平羊坊镇折西,经流村镇、高崖口翻越长城岭至马刨泉西,再向北,途经镇边城几公里后,便可抵达横岭城。
途中盘山路上积雪未化,下山时心惊肉跳。
东、西两座大山之下,是一条南北向狭窄的谷地,横岭城便坐落其中。城墙横亘谷地,连绵上山,将两侧山顶的制高点围挡在城内。
一条县级公路在小城西侧山崖下通过。公路穿过横岭城时,肯定要推掉一段城墙。再向北几里下山,就是延庆至宣化的大川。城既然建在这儿,这里就应当是最窄处了。山中风硬,背阴面测量气温后得知为零下11度,户外未见一人。
我独自来到北门外,发现忘记带上雷烨的那张老照片,无法对比拍摄了。我只得边骂着自己,边凭借印象寻找雷烨的拍摄地点。
我在北城墙外的小路上四周观察着最佳拍摄位置,忽然一匹受惊的马冲了过来,缰绳下还拖着一个铁钎子,瞬间冲到我面前。我手抓相机向后摔倒在荒草里,马蹄下的铁钎子竟然在路面鹅卵石上打出一串火花。铁钎子应当是插在地上固定缰绳用的,看来这个牲口真的惊了。
还没有稳住心神,通通的马蹄声再次响起,那家伙带着铁钎子上的火花又折回来了,我怕铁钎子伤人,再次狼狈的摔倒在路边干草里,浑身是土。
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阵势。
一个五十多岁的老乡从北门跑了过来,也没有拦住惊马,远远对我喊道:“伤着您了吗?你到这儿干吗来了?”。
“没事,你家的马太凶了,它还过来吗?您是这里的老户吗?”,“我姓王,这马现在回家了。”
老乡走近了,我询问道:“咱们村有大姓吗?”,“没有,都是杂姓”。这就对了,明代官军驻扎在这里,不会象其他村落一样形成较集中的姓氏。
我指着北门:“南城门有两个门洞,北门却只有一个,怎么不一样啊?”,“这北门原来和南门一样,都是两个门洞”。我的心忽然向下一沉,既然北门原来是两个门洞,那么雷烨拍摄时为什么和现在的一样?莫非老照片有问题?


图片1:由西向东看横岭城北门
图片2:由东向西看横岭城南门


编辑:火箭人
[ 返回 ]
热爱长城,热爱生活 —— 长城小站 © 版权所有 1999~2005
50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