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WALL : 宣大山西三镇图说·卷2·大同守道辖井坪路总图说

首页 :: 索引 :: 修订历史 :: 最新评论 :: 待建页面 :: 登陆/注册 你好,3.215.79.68
宣大山西三镇图说 -〉卷之二
读者注意,本页中的内容尚未整理完毕。

大同守道辖井坪路总图说



  本路参将分辖十城堡,为守备八、操守二,内井坪、灭及河、将军会皆临边,朔州、马邑、山阴、应州、杯仁、本安则近腹里矣。然临边者固虏常肆螫之,所腹者亦虏每垂涎地也,边墙东起西路界,西止丫角山,沿长三十一里有零,边墩五十九座,又轼是墩一座,火路墩一百六二七座小市场一处,统辖见在官军七千四百三十员名,马骡二千一百一十九匹匹壮举,内援兵官军,二千三百八十员名,马一千五百七十七匹,本路南屏雁、代东障朔、诮。边外顺义王部落、入左窥雁代,右伺太原,东扰云中,率于本路假道焉。故至今凋残未复,谭者色变。顾边腹数百里,以一路兵分力应援之,难免无顾彼失此之患,若虏 势缤纷,必邻封协力保,庶克有济。不然,画地分垒,秦越异视,势必难于完壁,往日殷鉴不远也。


井坪城图说
  本城土筑自成化二十一年,隆庆六年砖包,周四里九分,高三丈六尺.原设守备官一员并守御千户所,万历四年移朔州参将本城驻扎.除援兵外,守备所领见在官军五百五十员名,马骡七十七匹头.无分边,止管火路墩三十一座.本城冲缓相半.嘉靖五年秋虏寇本场面,参将李瑾自督劲兵击之,虏披靡引去,数年不敢窥云中南界,纪石称伟焉.自后虏两犯石州,声薄城下,无敢举火者.语云选兵不如选将,信然哉.若继此兵力强而军食足,烽火明而防守慎,俾先声可以夺敌人之气,庶可远绍前烈焉。


朔州城图说
  本城砖建于洪武三年,万历十五年增饬之,周六里三分,高四丈二尺。往年军门驻节,嘉靖中始移阳和,而以分守冀北道分理,同管粮通判驻扎于此。原设守备、知州各一员,朔州一卫,乐昌王分封在焉。守备所领见在官军七百六十主员名,马一百一十八匹。火路墩二十八座。城隶云中之南、雁宁之北,地势平漫,虏骑易驰,实山、云两镇之要害也。嘉靖四年虏由大石梁入寇,十九年自弘赐堡掠至该州,兵薄城下,势甚岌。虏过此不南犯宁武,东扰山、马未已也。倘有警,必山西、云东之兵同心共济而后可焉。


灭胡堡图说
  本堡设自嘉靖二十三年,万历元年砖雹,周一里五分零六步,高连女墙三丈七尺。原设操守,万历十四年始议改守备,所领见在官军五百三十七员名,马二十匹。分边沿长一十三里五分,边墩二十七座,火路墩七座,小市场一处。本堡界于二镇之间,地形漫衍,无险可恃,王家庄、杨家大沟、观山等处俱通虏骑。边外宁边河、照壁山、黑石崖等处,皆酋首威宰生、常克儿、板布等部落驻牧。通板升,开有小市,杂夷纷错,颇费经画。且堡土松脆,所筑之边易于圯坏,边墙一溃,朔州、马邑之间不得高枕而卧也。欲固守南障不可视为缓图云。


将军会堡图说
  本堡旧名白草坪,虏潜伏窃掠无时,万历九年始建土城,万历二十四年石包之。周一里五分有奇,高三丈七尺。原设防守,万历三十一年议改守备,所领凶在官军六百一员名,马二十二匹。分边沿长一十七里六分零,边墩三十二座,界墩一座,火路墩七座,内曹家窳、百羊城林、响石沟俱极冲。边外黑青山一带酋首歹言恰恰相反等部落驻牧。嘉隆间每潜伏出没,兵临则退,兵撤复来,耕牧俱废,战守两难。故创建此堡,割两镇之要地,据三城之冲边。无事则列垒而居,各明斥堠,有急则闻警而应,共举烽烟。所谓设险之守,示有于不足云。


乃河堡图说
  本堡嘉靖四十五年土筑,万历元年始包以砖,周一里四分零,高三丈五尺。原设守备,万历三十一年议改操守,所管火路墩一十六座,见在官军三百四十一员名,马骡七十九匹头。本堡虽无边隘虏入极为要冲。嘉隆间虏大举入犯,掠至山西石州、崞县等处,本堡几陷。盖虏之入寇,老营之兵仅保西界,而以东诿之乃河,割地分守,两镇之利害关焉。故有警必彼此相援,无分藩篱,庶克有济耳。


应州城图说
  州治最古,秦汉来即有之。城设自洪武八年,犹土筑也,隆庆六年始议砖包。周六里一十八步,高四丈。原设如州、守备各一员,并安东中屯卫左、右二所。守备所领见在官军七百九十员名,马七十八匹,火路墩一十七座。本城地势平衍,虏马易驰,虽洪流萦北,雁山障南,不足恃也。嘉靖间,虏由平虏、井坪入掠朔、应。二十二年寡难援。州近腹里,南邻山西北楼口,虏即至此,必不敢久留,盖可掠不可久之地也。顾额赋太重,地多荒芜,闾阎萧索,逃亡渐众,尚当招抚填实以资保障云。


怀仁城图说
  本城设自洪武十六年,万历十年砖包,周四里一分,高三丈五尺。原设守备、知县各一员,安东中屯卫后所。守备所领见在官军三百七十八员名,马五十一匹,火路墩一十九座。本城当三云之中,黄花岭峙其前,三台岭拥其后,及后镇海 峪,足称胜区。地僻民贫,非虏所垂涎,且密迩镇城,大藉翰蔽。乃嘉靖二十三年,虏夹镇城西下,大掠而还。议者谓仍当精简练,厚蓄积,一则为自卫之计,一则备云中之援,不可以虏情少缓而忽之也。


山阴城图说
  本城古县治,永乐三年因之,土筑,隆庆六年始包以砖,周四里三分,高连女墙四丈。原设知县、守御千户所。先委操守,万历十四年议改守备,所领见在官军五百二十九员名,马五十四匹,管火路墩二十五座。本城八岭环拱,二河襟带,亦称形胜,但兵寡土碱,无险可恃,防守不易,耕植颇艰。嘉靖间虏由大石梁入冠,又由镇城西下,几为所陷。若从此直驰雁代,震惊太原,延蔓远矣。此亦三晋要区也,勿以近腹而忽绸缪之计焉。


马邑城图说
  本城土筑于洪武十六年,正统二年展筑之,隆庆六年始议砖包,周三里五分零四十步,高连女墙四丈。原设守备、知县各一员,有守御千户所。守备所领见在官军三百二十九员名,马二十九匹,火路墩一十四座。本城虽系腹里,亦系冲要。嘉靖十九年虏大举掠至本城及朔州等处,时武备内驰,痛遭屠戮,虽洪涛峙后,雁塞亘前,桑乾、灰河经带于左右,而土独硗薄,不能生聚,军无故籍,招集为难。兹欲军民乐附,士马饱腾,惟在守备、县今之得人焉。


西安堡图说
  本堡嘉靖四十年建,设土堡,周二里一百步,高三丈五尺,万历二年砖包女墙,二十八年砖墁堡顶,;;;;砌水道,近题请砖包。设操守一员、把总一员,所领凶在官军二百二十九员名,马一十四匹,止管火路墩三座。本堡虽不邻边,然隶云中之南、雁代之北,地方平漫,虏骑易驰。有警,烽火一举,羽书四至,盖传宣必经之地也。嘉靖二十三年,虏由上谷膳房堡入寇应、怀,本地被掠为甚,故缮城设官以备不虞,然当云中之孔道,地瘠兵寡,南北支吾不前,军多乌合,有朝隶尺籍而夕已逃避者。扶绥招集所当加意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当前页面没有留言. [显示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