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WALL : 宣大山西三镇图说·卷1·宣府镇总图说

首页 :: 索引 :: 修订历史 :: 最新评论 :: 待建页面 :: 登陆/注册 你好,44.192.65.228
宣大山西三镇图说 -〉卷之一

宣府镇总图说


读者注意,本页中的内容尚未整理完毕。

  宣府本秦汉上谷郡,即唐宋山后州。国初与辽为唇齿,设开平卫。置凉亭等八驿,接连独石。后自大宁、兴和沦弃异域,开平孤悬,莫可犄角,乃移卫独石,而宣、辽声援遂绝。本镇形势,紫荆控其南、长城枕其北,居庸左峙,云中右屏,内拱陵京,外制胡虏,盖屹然西北一重镇焉。东自昌镇界火焰山起,西至大同镇平远堡界止,延袤一千三百余里,阖镇见在官军八万一千三百八十三员名,马骡驼三万三千二十五匹头只。国初惟遣将卒番守,永乐七年始设镇守总兵,正统三年始置巡抚都御史,天顺元年置户部督饷郎中,宣德元年始命监察御史巡按,历数朝,各兵备、副、参、游、守等官始备。
  总七路险隘,如西路之万全右卫、张家口、西阳河,北路之独石、青泉、马营,中路之葛峪、青边,东路之四海冶等处,悉极冲要害之地。惟独石乃全镇咽喉,擎拳累卵,孤危更甚。其余冲缓相半,然皆随在所当严加戒备者。倘西路之扃稍疏,则洪,蔚急,北路之键弗固,则延、永急,从金家庄以寇龙门,则沙城,麻峪急,从大白阳以寇赵川,则鸡鸣、新城急,由子口而薄四海冶,则南而黄花,西而永宁不得高枕卧也。款后虏尘不耸,宣镇始得息肩,先后柄事诸臣乘暇修守,绸缪悉备。乃今沿边高墉崇台,列雉联堡,设将分兵,星布云屯,北门之势视昔雄壮严密不啻倍之。
  顾抚久则骄,在虏之;;;;壑难厌,款欠则驰,在我之戒备易疏,未雨彻桑之计所当汲汲焉图之者。今边外青、永等部虽曰恭顺,枭性难驯,戎心易启,此门诞之寇,图之不可不预。属夷事,车二酋久居内地,潜通外夷,养虎遗患,病根难拔,此肘腋之害,防之不可不密。宣兵虽素号取战,今壮者老,老者故,新集行伍者恐一朝不能受甲,卒遇虏警,是驱市人而与之战也。闻之弘治中,宣镇积粟茭至六七年,少亦不下三四年,以今视昔,盈诎大相径庭。左支右吾,仅足周岁之用,而犹惧不赡,倘虏渝盟,奈之何,以枵腹而荷干弋耶?故为久远计者,勿恃款以偷安,常思患而儆省。阴折犬羊之骄气,时严华夷之防,精训练,俾士卒可战,广储蓄,务本折有余,庶有备无患,而京陵之北巩磐石矣,说者又谓开平之转运难继,则当徙三卫以易大宁,大宁之巢穴不除,则当通宣,辽以为绝塞。嗟乎,此两者诚美谭,顾世鲜良、平、卫、霍,恐亦终为筑舍道傍之议耳。

本镇钱粮岁额
主兵
  京运银一十七万九千五百四十六两,民运银七十八万四千五百九十五两,屯粮本色粮一十三万六千八百五十九石,折色银二万三千三百七十八两,河东运司年例盐价银二万八千七百七十八两,岁派盐一十四万五千一百一十三引,折银六万六百七十九两。

客兵
  京运银一十六万九千六百两,岁派盐七万引,外加运商芦盐共折银二万八千两.

兵马原额
  官军一十五万一千四百五十二员名,今实在八万一千三百八十三员名.马骡五万五千二百七十四匹头,今实在三万三千二十五匹头。
  以上在兵马虽销缩于原额,而必详查见在实数分析开造者,恐虚糜粮刍钱粮故也。至钱粮岁额虽有定数,收纳难于取盈,且各营堡月支互异,故不便于造报。大都迩来京运愆期,民运拖欠,每年主额通融,多立那借,仅足周岁之用,而犹时有不足之虞。倘卒然有警,征伐四出,额兵将何支应?乘此闲暇之时,当广为积贮之计,设法开垦,勒限催征,一切冗食费悉裁革而撙节之,务本折有余,庶乎缓急可济,盖今日绸缪之急务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当前页面没有留言. [显示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