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WALL : 九边图论·蓟州论

首页 :: 索引 :: 修订历史 :: 最新评论 :: 待建页面 :: 登陆/注册 你好,44.192.65.228
蓟州


  蓟,京师左辅也。我太祖既逐元君,乃即古会州之地,设大宁都司营州等卫,而封宁王与辽东宣府东西并列以为外边;又命魏国公徐达起古北口至山海关增修关隘以为内边;神谋逖哉远矣。太宗文皇帝靖难后兀良哈部落内附,乃改封宁王于江西,徙大宁都司于保定,散置营州等卫于顺天之境,而以大宁全地与之,授官置卫。令其每年朝贡二次,每次卫个百人,往来互市,永为藩篱,即朵颜泰宁福余三卫是也。辽东宣府自此隔涉,声援绝矣。正统以前,夷心畏服,地方宁懿。但令都指挥或都督于喜峰口、密云等处镇守验放别无多官。土木之变,颇闻三卫为也先向导。乃命都御史邹来学经略之。此后因而添设太监参将等官。而夷情亦变诈不同,然尚未敢显言为寇也。弘治中,守臣杨友张琼因烧荒掩杀无辜,边衅遂起。正德以来,部落既蕃朵颜独盛,阳顺阴逆、累肆侵噬。花当则协求添贡,把儿孙?入虏掠,动称结亲,迤北恐吓中国。参将陈乾魏祥俱以重兵,前后陷没他可知矣。故三卫夷情,难兴往日例论,祸机所伏不待知者而知。黄花镇拥护陵寝,京师后门。今本兵逃亾止余二百,河间等卫之戍空名无实,此其单弱极矣。议者谓更当增戍而关外闲田可募为兵。此亦一策也。古北口潮河川俱称要害。而潮河川残元避暑故道。尤为虏卫。作桥则浮沙滩立,为堑则涨水易淤。都御史洪钟虽曾设有关城势孤难守。今需塞川大建石墩数十。令其错综宛转不碍水路。庶几可以久乎。喜峰口三卫入贡之路抚赏诸费久累军丁近取诸马场子粒似矣。建昌营自裁革内臣之后。以其兵多于燕河营乃复添设游击甚为纰缪。夫游击之名谓居中乘便四面驰击也今偏在东隅其谓之何 矧东去燕河营参将止五十里。西去太平寨参将止六十里不为赘员且挚肘乎。愚曾谓蓟镇在今。当重其事权。总兵须与挂印同巡抚驻蓟。其游击驻三屯营若燕河马兰密云三参将则仍旧而以太平寨并入建昌为一参将。则庻乎体统。正而缓急有济矣。且设关于外所以防守。立营与内所以应还。今关营提调既分为二。则关独当其害。营但肆为观望而。假令营之提调即司所直之关。责有攸归其副将谁诿 又本镇额兵原少。隘口甚多。除分戍之外消耗之余。所在单弱言之寒心。是故存留京操之士。益募土著之兵。设险修关。严烽远谍。选将练兵。足食明法。曲突徙薪之计。不可一日不讲也。

  左辅要地即重兵分镇尚是可虞若外边零落而扼要处更单弱则京师不得高枕矣末?京操等十事言言石画当事者遵而行之可也

返回《九边图论》  上一页辽东论  下一页宣府论

 
当前页面没有留言. [显示留言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