察哈尔荒火
 旷野上野兔和宿鸟都被惊起,苍狼远远地蹲在一块孤石之上,闪着惊惶失措的绿幽幽的光。我在莽莽的草地上走着。你会来吗? 

2006-01-14 Sat

飞狐峪(诗歌旧作)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飞狐峪

那个雨季
是一场无法抵御的灾难
太阳被抛向空中被黑暗抢劫
天空压上睫毛
走出飞狐峪的视线被断裂
使我们相信死亡的起飞绝不是幻觉

阳光下所有巢居的人们
不可能想象雷雨撞击峡谷
会是怎样的赤裸与狰狞
甚至,只会在杜撰些许真实
在有漂亮女人的时候
抽象出一片燃烧的诗情

那个时候羊肠道上跌跌撞撞的醉汉
正在掀翻树阴底下的一束蘑菇
正在战斗的间隙小憩
多梦的峡谷已经升起一堆不熄的夜火
在冥顽之中,他穿过月亮的缝隙
在赞美与咒骂之间,光明地繁殖欲望
使充满恐怖的战争变得风流

血在峡谷缓缓蠕动
独守峡谷的士兵尽情地满洒
太阳在一边悄悄地流润
生命的渴求达到顶点
死亡之神会尾随而来

九曲回肠,注定峡谷无法回头
牛角响了军鼓响了消息树倒了
这时;他扯开狭细的眼睛
或弯弓射雕或挥戈舞刀或设下埋伏
将一簇仇恨射出边关
将一柄猎枪嵌进断壁
将一方雷石沉入谷底
使军人的名字和峡谷缀在一起
无论是谁都别想越过这峡谷

但是,就在胡茄缠绕峰峦的时候
就在军号精鹫八极的时候
凯旋的队伍已经走出峡谷
没有人理会草埂上还有一个伤兵
他只能爬行,不能站立
偶尔,有个副官之类的人回头
却假装根本没看见或不认识他
他没喊,他知道殊勋的位置上没他的份儿
士兵放大了的瞳孔留下一串履痕
他孤立于天边感到困惑

他没有毙命于刀剑!却落入狼群
而且大雷雨降临峡谷。不管怎么说
都有死亡迫近
命运注定他必须选择死亡么

山洪穿过箭眼,拴马桩也挡不住
烧起一柱香祈祷亦晚矣
那裂帛般的倾轧那山崩的颠狂
连最剽烈的牧汉也会惶恐颤栗
远处战马鞍在翻转乱滚
百鸟悲歌,万兽齐鸣
魔鬼峡谷,北方峡谷呵

或许,就在此时
有只火狐在潮头上向他跑来
那狐优美丽豁亮地喧染一种气氛
它攀上紫荆岭吞下五粒臣型松子
铿锵作响的空气开始燃烧
随即化作一只善解人意的狐仙
驮他飞出峡谷
在天穹完成青春的最后升华

现在看来,那个日子
充满忧伤也充满真诚的传奇是金色的
一条红河漫过蔚县大南山
漫过结满灵芝的驿道
漫过代王工城荒芜的边墙
漫过烟雨之中的蔚州
哦,飞孤峪是大漠里沉郁的狂草
飞狐峪是北方太峡谷不死的精灵

1988.9.11





察哈尔于 2006-01-14 08:45:11 发表在分类:铁马兵车
(49753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长城小站, Ver1.0 update at 2024-0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