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土人家
 大方鼎 

2007-10-10 Wed

不能停留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走出林子,眼前是一条新修的柏油公路,队员们早在公路边上等候着我。热情的英子又为小田鼠挑泡,胡哥拿出纱布包扎,现在想起来,很后悔没把当时那感人的一幕拍下来。
跨过公路,沿着长城向上爬,这里的长城与别处构建不同,它是把拓好的土坯一块一块垒起来,即使风化,也是一块块方坯地脱落。往前走,松林延伸到长城顶上,封住道路。松枝扫着脸颊,松针刺破手指,顾不得那么多,紧紧跟上大家的脚步,不能停留!沙棘长成大树,从沟底伸向长城顶,稍有一步不慎,麻烦可就大了。翻过这道山梁,又到了一片缓坡,这时已是下午4点多,向在地里劳作的老乡打听去北场的路程,老乡回答,“沿着边墙走,天黑也到不了!”当下,头头决定沿着山间路直奔大庄窝村。
不到5点半,大家进了大庄窝。今天徒步的强度很大,同伴们的水都快喝光了。见到一口井,急忙提水灌瓶。这个村庄不大,这几日外出打工的年轻人陆续返乡收割,他们毕竟见过世面,和我们很快熟起来。有个头脑灵活的年轻人帮我们找了一辆农用三轮车,把我们13个人,13件行囊堆在车上,摇摇晃晃上了盘山道。虽说村村通了公路,可这公路也太窄了,一辆摩托想超车,根本过不去。一会爬坡,一会下坡,坡度都在四五十度,车往坡上冲,全车人往后仰,往坡下冲,人们往前拥,前俯后合的惯性动作,想起来就后怕。北场村离长城较远,头头让车夫拉到南场村,谈好价钱,继续上路。去南场村不通公路,一路颠簸,搞得好几个人头晕眼花的。提心吊胆好不容易熬到南场村。
南场村隶属偏关县。村口有一所闲置的小学校,房门开着,另一队朋友准备在那里扎营,我们大同这几位直接进了村子。层层叠叠的窑房紧凑地建在一起,看屋顶的“大锅”,就知道有电视的人家还不少,说明他们的生活还过得去。太阳慢慢落山,收工的村民陆陆续续回来了。我们向每个人问询住处,没有一个人表示出热情,甚至还躲着我们走。有个人指指坡下穿迷彩服的人说,“你问他个吧,他是支书。”我们转身问村支书,支书让我们到小学校去,我们解释学校还有另一拨人,他就不理睬我们了。乡亲们的警惕,村支书的冷漠,让我们的处境陷入尴尬。事情也凑巧,正当我们没着没落地站在村口,就见一位漂亮的姑娘,手里捧着一个海碗大的山药蛋给过往的老乡们看。我们主动和她攀谈起来,终于说动了这位善良的姑娘,她把我们让进院子里,我们和她讲好在她家的场面扎帐篷。我们动手支帐时,姑娘再次出现在我们面前,说她已和父母商量好,让我们几个女的住她家,男的住帐篷,并主动给我们熬稀粥。原来他的父亲就是那位村支书。吃饭时,我们才了解到村民冷淡我们的原因。不久前,村里来了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声称给村民看病,结果卖假药,村民好多人上当受骗。刘支书说,现在好人被坏人害了,很难分清。要不是闺女再三做工作,他才不让我们进院呢。支书的闺女叫俊平,在一旁笑着说,看你们辛苦地背个大包,只问住处,不做别的,不像坏人。外面露水很大,地又潮湿,容易生病,于是就央求父母,终得到父母的点头。刘支书很有政策水平,验了我们的身份证、工作证,还查问我们此行的目的,以便向乡里汇报。他表示这样做,是为乡民们的安全负责。
早上天还没亮,鸡就叫了。刘支书一家人便起了床,俊平为我们点火烧开水。佛语说:“善有善报”我相信,俊平这孩子的善心终会得到上天的眷顾的。告别了这一家人,我们又上路了。
从南场村上长城,全是缓坡,没什么难度。倒是天公不作美,阴沉沉个脸,只翻过两座山梁,便下起雨来。大家纷纷把雨衣拿出来披上,有多带雨具的人,让给没带的。山路湿滑,裤腿全被雨水浇透,鞋里灌满水,稍稍停歇,浑身哆嗦。在此刻,伙伴间每个帮助,每句关心,都让人心里充满暖意。看看雨没有歇息的意思,头儿决定徒步到神池县的南寨村。沿着乡间小路,大家排成一队,迈着大步,伴着雄壮的有力的歌声,冒雨前进。尽管道路泥泞,脚底板又粘又滑,然而对大家来说,这点困难算不了啥。童真写在每个人的脸上,雨中行进,苦中作乐。


大方鼎于 2007-10-10 12:50:02 发表在分类:
(49314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