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云右玉(2000-2022)
 用这个名字纪念我们相识相知的晋北大地,纪念那片土地上难忘的日子,纪念左云右玉的2000年! 

2021-11-02 Tue

长城上的四天三夜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长城上的四天三夜



铁片儿 1999年11月24日23:20:34 发表于长城论坛


十一早上七点,按照跟不停约好的时间我们赶到了劳动大厦的会合地点,然后经过三次从空调大巴到农用车的倒车我们来到了河北的镇边城。虽然是叫城,其实只不过是个小村落,据说古代是一个军营,现在还保留着残破的城墙和城门。穿过小村,便向左一拐,向远处山上的长城走去,那里就是我们的起点。赶了快两个小时的山路,天黑之前,终于赶到城上。这里寒风阵阵,大家身上的热量很快就抵挡不住,纷纷换上厚衣服,尽管这样还要缩在城角下避风。这会儿只狠穿着单裤来的,加也没的加。天还有些亮度,赶紧往关外走找一处宿营的场地,然后便是安营扎寨,埋锅造饭,天黑后吃完热气腾腾的方便面赶紧钻进温暖的睡袋,天气实在是冷啊,山谷的风又大了不少,狂哮不止,刮的帐篷左右晃动,呼呼做响,心想:谁也别想睡好了,他老人家明天最好能休息休息。

经过一夜醒了又睡,睡了又醒,终于熬到了天明,伴着隔壁帐篷三位女士喋喋不休的话语,我把睡袋口紧了又紧,抵抗着睡袋里的寒冷。风还在不停的刮着,墨竹和火箭人已经出去风跑了,我把头伸出帐篷,一股寒风迎面吹来,赶紧又缩了回来,还是在睡袋里暖和暖和吧。断断续续的大家都起来了,我也只好钻出睡袋和帐篷,享受山谷间寒冷而新鲜的空气。今天的天气真好,大风把老天的底色都扒了出来,风还是四五级转五四级,没有停下来的迹象。收拾好行装,返回到城墙上,在这里继续前进的七位和下山的四位进行了短暂的告别仪式,转头爬上残破的城墙开始丈量长城过去和现在。

二日一天我们都在不断的向前走去,除了中间在楼子里对肚子进行了必要的补充耽搁了一些时间。这段长城还算完整,也不算太险,虽然风很大天气也不暖和,但大家走的还是很快乐,时不时开个玩笑,或把美丽的景色留在相机中,也算乐在其中。在空旷寂静的大山中,七个人不断把一个一个城楼留在身后,时不时的还要向远方的大山吼叫几声,向长城问候,向青山问候!最美丽的是在长城上看傍晚的火烧云,我们端着相机站在寒风里,用僵硬的手指按动快门,看着眼前的长城由黄色变为红色再渐渐暗淡下去。天已经黑了,大营盘村就在眼前,我们摸进村子,在老乡家借住。那天晚上老丛亲自下厨,做了一大锅的疙瘩汤,这锅疙瘩汤很快就进了我们几个人饥饿而寒冷的肚子,让铁锅见了底。不停走出屋子,手指西南方向,告诉我们那是猎户座,小村上的夜空真是美丽,满天星,亮晶晶,但愿明天是个好天。这晚也很冷,在睡袋里绻缩成一团,好在风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停了,能安静的睡一觉了。

三日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起来收拾好行装,和老乡留影,从老乡家满满的口袋里抓了大把的海棠,然后老乡便象送子弟兵上前线似的把我们送到村口,大家从他身边一一握手告别。残破的长城在向前延伸,我们的目标就是远方山上的老虎岭电视塔。这段长城比较平缓,爬起来难度不高,所以大家爬的也比较轻松一些,官厅水库始终在我们的北方,一边走还可以欣赏山水一色的美景。下午三点钟,我们赶到牛金山,离电视塔不远了,这才停下来进餐。但是随后发生了分歧,老丛主张赶时间,绕过老虎岭,其他人坚持继续沿长城上老虎岭,一度争执不下,最后没有办法,不能让老丛一个人走,我只好跟他一起绕行,其他人继续前进。随后我们便失去了联络,直到回到北京。我和老丛两人急急往前赶路,途中发现一处山泉,赶紧补水,省了我们下山补水的时间。补完水,我俩沿着山谷向南面山梁上的长城前进,小路把我们带到半山腰,路便没有了,我们便认准方向,一头扎进了灌木丛中。我们艰难的向山顶靠近,手和衣物不断被茂密的树枝撕扯着,手上增添着一道又一道的口子,天色渐渐暗下来,我们的体力越来越差了,爬一段就要休息一会儿,老丛在前面开道,大量的消耗体力,衣服已经湿透了。好在经过一个小迂回,我们爬上了城楼。这时天已经黑了,远处的延庆县城灯火通明。夜风很凉,我们在窄窄的城墙上找了一块比较平坦的地方,支好帐篷,赶紧钻了进去。我们整理了一下所有的食物,还有四块压缩饼干,一袋鱼片,一袋咸菜,十袋方便面,只能将就了,吃两块饼干,留两块明天早上吃,再干吃一袋方便面,喝一肚子凉水。我们把手机开着,等着他们跟我们联系,可是没见有动静。在这个漆黑的夜晚,在古老的长城上,只有我们两个人了,周围寂静无声,偶尔有山鸡啼叫两声,钻在薄薄的帐篷里还算有些安全感!由于城墙太窄,我俩躺在睡袋里都深不直腿,只好来回变换姿势,好让身体舒服一些,又是一个辗转反侧的夜晚。

四日的早上很安静,没有人打挠我们,我掀起帐篷门的一角向外望去,今天是个阴天。我们爬出帐篷,向周围望去,好好观察一下昨晚夜色下模糊的环境,发现这段长城非常险峻,不太好爬。然后我们又向电视塔方向望去,在视线中不断搜寻,就象鲁宾逊在大海中寻找帆船的心情,可是什么也没有发现,若大的山中只有我们俩个的声音,我向电视塔的方向狂喊几声,声音在山谷间回荡,然后又是寂静无声。没有办法,我们决定继续向前走,这时前面的城楼传来炮声,还隐隐约约看到三个人影,我们猜想是江山他们,因为昨天和村长联系时,知道江山和我们分手下山后,从大路赶过来在电视塔与我们会合,而且只有江山带着二踢脚。于是我们赶紧向上爬去追赶他们。八点多出发,十一点我们才追上他们。看看当时的情形,我有点佩服江山了,一个人带着两个小姑娘,爬过了最艰险的一段长城。他们也要弹尽粮绝了,水已经快没有了,更严重的是小季的脚受伤了,肯定是走不下去。江山还想往前爬,和我们商量让我俩送小季下山,老丛爽快的答应了,我想他已经不想爬了。我们把水和吃的都给了江山他们,便分手,他们继续向八达岭进军,而我们顺小路下山返回北京,搬师回朝。

这次我的徒步走长城就这样结束了,当时还有很的悬念,后面的大部队情况怎样,因为那段长城太险了,他们要爬也要花费一天的工夫。他们会不会爬到八达岭,还是中途也撤下来,由于他们始终没有跟我们联系上,也没法知道他们的情况,这些问题始终是我们讨论的话题。

六日,我终于和他们联系上了,他们早上回到的北京,也没有爬到目的地,五日中途下的城,他们在和我们分手后也发生了很多的故事,在聚会的时候一定可以讲的津津有味的。

这个有意义的十一,有很多的事情不能让我忘却,群山中蜿蜒雄伟的长城,每天负重步行十小时的辛苦,天黑将至在灌木丛中的奋力前行,还有饥寒交迫后爆涨的饭量。


左云于 2021-11-02 14:45:25 发表在分类:旧时光
(390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