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土人家
 大方鼎 

2006-10-31 Tue

护城河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大同护城河

这是一座古老的城市,古老的有一千六百年。早期拓拔鲜卑人在这片土地建立起他们的家园,结束了游牧生活,开始了农耕的文明时代。到明代,它是九边重镇的重要屏障,隔绝着青草深处的铁蹄。是战火毁坏了历史的遗迹,还是风沙遮掩了人们的记忆,只留下这黄土夯筑的城墙,成了历史的明证?城墙曾是这座古城的骄傲,有了城墙的保护,生活在这里的百姓,就能安居乐业,生生不息。围着城墙的四周有一条护城河,护城河是这座古城的又一道保险锁。在这条护城河里不知上演过多少一幕幕惊心动魄的战斗,曾几何时鲜血浸染护城河?
护城河到城墙根儿的距离有五十米左右,当时它的水深三米左右。试想,来犯的敌兵,不能骑马过河,要想攻城必须先泅渡河,还没等到他们爬上岸,就被守城的将士万箭射杀了。因此,护城河在我心中目,它就是一条英雄河。没有护城河的挺身御敌,就没有磐石坚固的古城墙,更没有一方百姓的平安。随着时代的变迁,曾经用来保护古城的古城墙和护城河,已失去了昔日的威风,也失去了人们对它的敬重。于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城墙、护城河成了人们眼中的一块肥肉。城西、城南的护城河率先被吃掉,填埋土石,修筑马路,人们甚至把自己的安乐窝也搭建在了它的身上,过起了祥和美满的日子。
古城的古老,不为当代人引以为荣。古城墙仿佛阻隔了城内城外的空气,他们不想被这四四方方的城墙锁住视线,希冀着推倒城墙建一座现代化的煤都之城。七十年代,一座现代化的文化广场将在西门外建立。美丽的蓝图似乎为这座古老的城市带来生机,大规模的愚公挖墙运动掀起了。一锹一锹的挖,一车一车的运,简陋的工具阻挡不了移山的精神。一座宏伟的展览馆拔地而起,和它对面的邮电大楼交相辉映,构成了这座古城仅有的休闲景点。有了这美好的景致和开端,人们的目光变得狡黠。“深挖洞,广积粮”“备战备荒为人民”在这些语录感召下,城里人要为自己建立无数所藏身之地——防空洞。其中,东城外的护城河成了最佳选址。
护城河被糟蹋得一塌糊涂, 古城墙的命运也好不到哪去。人口的暴增,居住空间的憋屈狭小,人们不得不自我建造小房,每家每户乐此不疲的事业,使得城砖首当遭难。北戏院正对着一堵北城墙,南北朝向有一豁口,上面有一座瞭望楼,砖墙砌得非常整齐,城砖错落有秩,整个墙体呈一定坡度向上延伸,宏伟壮观。由于年久失修,略显破败,可仍不失气派,顽皮的孩子们,还攀爬上去在那儿玩捉迷藏。就是这一段城墙,我亲眼见人们用凿子和斧子这样简单的工具,硬是撬起一块块大城砖,搬回家盖了小房。过了不久,这一段城墙面目全非,再过一阵子,瞭望楼坍圮。古城的古老被劫掠。
我是在这座古城的东城外长大,我的家就在护城河边上。从我家的楼上能看见一段完好的护城河。在我记忆里,护城河里种满了高如云天的大树,那是些杨柳。春天来了,柳絮飘飞,闭上眼睛,伸出小手,等着柳絮轻轻的飘落, 像一团毛毛虫,软软的,绵绵的。睁开双眼,吹一口气,它又飘起来,慢慢的,悠悠的,继续往下落,寻找着自己的归宿。一团一团,一缕一缕,散落在河边,散落在桥头。柳枝努出黄嫩的芽,柳条随着风摆动,显示出妩媚的姿态。可小伙伴们却不欣赏这一套,把目光都集中在了那些略发点儿青灰色的柳条上。撇一枝柳枝,自制一个小哨子,含在小嘴里,发出“咪——咪——咪”的奇妙之音,高高低低的声音回响在护城河边。天气向暖,河水潺潺,小蝌蚪自由自在地在水里漫游。大中午,一伙孩子提着铁皮桶,挽起裤脚,站在浅水里逮蛤蟆,抓蝌蚪,大呼小叫的,好热闹。也许是河里的蛤蟆和蝌蚪被惊着了,吓得它们直往河水深处里钻。
夏天的护城河可不是个好去处,蚊子特别多,也特别厉害,再调皮的孩子也怕蚊虫叮咬,一旦被蚊子叮一口,立刻红肿,起个大包,过后还要流黄水。不过,夏夜的护城河可是个音乐的殿堂。当夜幕降临,护城河上的合唱音乐会便上演了。突——突,哇——哇,呱——呱,此起彼伏,突然,所有的声音停下来,好像音乐会的间隙,略略停顿一会儿,接着再进行下一个节目。你仔细听,会发现有一个“咕——咕”的浓重的低音,由低沉渐渐升高,就像是在领唱,不一会儿,洪亮的大合唱响起来了,蛙鸣声声,连成一片,将这没有节奏的音符,没有章法的旋律,推向了高潮,响彻在寂静的夜空中。而我恰恰是听着这些大合唱,天天拥梦入睡。
蛙声渐渐淡去,那是被秋的风歌唤走了吧。一叶落知秋至,飘落水中的第一片黄叶,惊醒了蛤蟆的夏日梦。对季节的敏感,迫使他们纷纷爬上河沿儿,去寻找冬眠的栖息地。杨柳叶迅速地变黄了,也变轻了,轻的招架不住风的戏弄。一阵风过,便洋洋洒洒地下起了柳叶雨,密密匝匝挤满河面。一个个杨柳叶,真像一叶叶小舟,但是它们不能解缆畅游,只能等待破釜沉舟的那一刻。生命是大树给的,死时仍念念不忘回归树根,死的壮烈,死的其所,这是叶对根的真挚情谊!
冬日的护城河是孩子们的乐园。入冬的第一场雪,就引逗的孩子们有些迫不及待。清晨一睁眼,看到的是白雪覆盖下的护城河,纯洁,明静。树枝树干披着白雪,树梢还挂着冰凌。河面薄薄结了层冰,站在河边,一脚探下去,能听到一声清脆的迸裂响,冰还没有长结实。孩子们忙乎起来,搜集材料,制作冰车和溜冰鞋。我曾自己动手制作了一双溜冰鞋,两块薄木板,脚低下钉两根八号铅丝,脚面钉两根帆布带子,就全齐了。只可惜两块木板薄厚不均匀,一高一低重心不稳,时常摔跤。有时,向小伙伴借一辆溜冰车,兴头很高地玩上一中午,人跪在冰车上,凭借两根烧火铁棍,两手一使劲儿,呲溜一下子,像离弦的箭,划出老远,一点都不亚于雪橇。
护城河的季节是色彩与声音的混合,我在这美丽的音响世界里长大了。一群小鸟伸展着翅膀飞离了杨柳树上的一个巢窠。我呢,也要到大有作为的农村广阔天地,寻求生存的落脚点。而就在此时,我的家也由城外搬到了城内。每次回城行色匆匆,可我却忘不了到这个地方走走。接着上了大学,再回来时,这个地方全变样了,变得让我目瞪口呆,都来不及落泪伤心。从东往北,看不到一丝青青柳色,听不到一声蛙鸣鸟啾,满目都是新建的房舍。护城河从我的视线,不!从这座古老的城市彻底的消失了。
护城河毁了,城内的古建筑拆了,剩下的古城墙变成土堆了。没有了这些文物建筑的依托,这座古老的城市何以冠谓“古老”?如今,我们这座城市是既不现代又不古老,不伦不类,那护城河的影子也只有在自己的梦里游荡了。






大方鼎于 2006-10-31 18:18:57 发表在分类:
(51750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