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Escape
Forgive us our trespasses, As we forgive those who have trespassed against us. 
 

2006-07-30 Sun

A Fish Called Wanda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A Fish Called Wanda

老涧

没错,一条叫做旺达的鱼,查尔斯·克莱顿(Charles Crichton)1988年的经典喜剧。它还有两个更“靓”的中文名:《笨贼一箩筐》和《靓女大贼神仙鱼》,或者叫做一种叫做旺达的鱼更贴切。想起这部电影,因为近期热影的国产故事片《疯狂的石头》,尽管“明眼人”看出来他“抄袭”了盖·瑞奇(Guy Ritchie)的《两杆大烟枪》(Lock, Stock and Two Smoking Barrels)和《偷拐抢骗》( Snatch),个人以为,仍不失为一部好看的电影,或者说,更“和国际接轨”的电影。石头里面的笨贼勾出了我重看一箩筐笨贼的念想,还好,他们都在。

电影讲了一伙窃贼和一位律师的故事,肯、乔治、奥托、旺达、还有律师阿奇,连接他们的鱼饵是一批价值200万英镑的钻石。伦敦,肯的家中,一个漂亮的大鱼缸,里面有各色漂亮的鱼,其中有一条鱼叫旺达。肯喜欢鱼,特别喜欢一条叫做旺达的金鱼。肯也喜欢旺达,可惜肯口吃,永远表达不出自己想要的意思。旺达带着被她称为哥哥的美国人奥托回到肯家中,一会乔治也来了,他们的目标正是那批价值200万英镑左右的钻石。一箩筐贼在养着一条叫做旺达的鱼的房间里很快达成一致意见,他们很快得手了。逃离现场时,乔治不小心撞坏了一块玻璃,路上险些压死一位老太太的宠物狗。

其实这些贼一点不笨,除了肯是乔治的忠实助手外,另外三个人都在想法独吞。先是乔治使用障眼法秘密将珠宝藏在机场某宾馆的保险箱,而奥托和旺达以为是在一个破旧的车库。奥托和旺达向警方举报乔治,乔治仓皇被捕,玻璃碎片和老太太对他碾压小狗的指控,使其保释遥遥无期。奥托和旺达在车库发现被乔治骗了,这才想起要去看守所探望乔治以求得知财物下落,于是另一位主角,律师阿奇正式登场(虽然开场有一点介绍),好戏开锣。

乔治是一老练成精的贼,计划、抢劫、逃跑、藏匿、应付指控、对肯的完全控制等等,充分证明其是《石头》中国际大盗式的人物。可惜他遇上的一伙“笨贼”,只求结果不求过程的笨贼,还有一个结巴的助手。所以乔治的结局是,大闹法庭,罪证坐实,为人做嫁衣。

旺达,这个和鱼同名的女人,周游于几个男人中间,就像鱼儿在水中一般,不同的是,她依靠的是美色。利用奥托对其美貌的迷恋使其参加劫案,只待得手即打算背后施冷箭独吞财物;利用美貌和故作天真接近乔治的律师阿奇,以期通过律师套出钻石的下落;同样她哈乔治之间的联系还是美色。因此,当她屡次接近阿奇时总有奥托在旁边捣乱,在法庭上阿奇喊出旺达的名字时,乔治会恼羞成怒,他们都“吃醋”……(下面为转述,鉴于人家说得更好,还是老实引用吧http://sufayereal.blogchina.com/2626993.html)但是旺达终究是个女人。女人的弱点就是男人。旺达听不得男人说外语——英语以外的外语。满口意大利语或者俄语的男人马上就能让她欲火焚身。如果恰好这个男人再有一点资产,那可以成为旺达的如意郎君了。当然,没有资产没关系,没有资产可以做情人,重要的是要能够满口外文……

奥托是一个蹩脚的哲学爱好者,喜欢尼采,好辩论,对金钱和女人有近乎相同的喜爱,思维敏捷却行为暴躁,最后倒在了自己每一个对手手下。

肯,忠心耿耿的肯。宁愿相信鱼不相信人,因为鱼不会背叛他。然而他总是走向自己的反面。相信旺达,结果保险箱钥匙被旺达偷走;喜欢小动物,却不得不用三次蹩脚的对宠物狗的谋杀,来达到除去指控乔治的老太太的目的,前两次,他在狗的葬礼之后黯然献上一束鲜花,第三次,他得到了想要的结果,宠物的主人伴随她的“孩子们”去了,这一次,绞尽脑汁遍体鳞伤的肯居然笑了;然而等待他的却是,奥托为逼他说出保险箱的位置,几乎吃掉了他所有的鱼……

阿奇,一个标准的英国绅士。刻板、傲慢、自以为是。然而却掩饰不了骨子里的疯狂,就像英国的足球流氓。过着中产阶级不咸不淡的生活,和爱人几乎没法沟通,唯一的乐趣来自于代理案件的胜诉。然而他却心甘情愿的接受受了旺达的“勾引”,真的一头扎进了旺达的世界,最后为了成为一个富有的人,他也成了“笨贼”中的一个……

本片是当代黑色喜剧影片的集大成之作。几乎处处都是笑料,比如旺达和奥托夸张但次次未遂的性爱,比如男人们炫耀的语言(诸如意大利语、法语、俄语),比如奥托蓄意破坏旺达每一次接近阿奇,比如肯绞尽脑汁设法“聪明地”除掉老太太的几条宠物狗最后总是灰头土脸,比如阿齐和奥托绅士式的决斗,还有机场未干的混凝土和奥托被凝结的脚以及肯轰轰开来的“复仇”碾压机。故事其实很简单,乔治等人偷了珠宝起窝里斗,旺达为了找到钻石,竭力勾引乔治的律师阿奇,阿奇堕入情网,并与妻子闹翻。乔治大闹法庭,旺达趁乱与阿齐逃跑,赶往肯处询问钻石藏匿处。奥托抢先一步逼肯说出钻石藏处,取走了钻石,并带走了旺达。阿奇气急败坏地赶到机场,与奥托展开搏斗,奥托差点葬身于前来报复的肯的车轮下,并且眼睁睁地看着阿奇和旺达一起乘飞机飞往里约热内卢。

有两个镜头值得记住,一是旺达从律师阿奇的办公室出来之后。镜头在同一时间两个空间的切换,形成了两个夜生活的对比。这边是两个强盗粗俗野性的狂欢夜;那边是律师夫妻乏味的分床睡。这边是迫不及待的撕扯身上的布片;那边是有条不紊的宽衣上床。这边的男人瞥见庸懒的女人而热血冲头;那边的男人看到睡衣下面的妻子就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这段引自http://sufayereal.blogchina.com/2626993.html)另一个是在阿奇朋友的别墅里,阿奇一边讲着各种外语,一边有条不紊的脱衣服,那边旺达在男人的外语声中早已欲火中烧,阿奇终于脱完衣物,优雅的扔掉袜子的一刹那,门打开了,一家大小目瞪口呆的站在门口看着一丝不挂的男人,原来这房子已经易主。新主人竟然是阿奇买的旧房的前主人!所谓绅士,原来如斯,大约这也是阿奇决定夺宝潜逃的原因吧?

片末,带着宝石和会外语的阿奇飞往里约,一向偷窥他们的奥托带着满身水泥浆在舷窗外最后一次看了他们一眼,一声惨叫后,字幕告诉我们,这两个人在南美生了17 个儿女,开了一家麻风病慈善医院;奥托居然成了南非司法部长;碾压奥托复仇过后不再口吃的肯成了海洋馆的解说员……

天啦,他们真的都上流社会了,都像奥托喜欢说的尼采名言:几乎所有的高等文明都建立在残酷的基础之上。


老涧于 2006-07-30 23:47:15 发表在分类:非南孰北
(48992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