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Escape
Forgive us our trespasses, As we forgive those who have trespassed against us. 
 

2006-07-12 Wed

离别的几个瞬间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离别的几个瞬间
老涧
大家都有几分醉了,有人说再来几瓶吧,原本有些沉闷的气氛开始活跃起来。几个来回,谁也没见少喝,再次停下来,醉眼惺忪之中,感伤似乎一下子涌上来,比酒劲更快。看面前,开始有一点灯火酒绿的迷蒙。拉开话匣子吧,快乐过不快过不知道快与不快的一切都开始跑出来,慢慢的弥漫在满屋子的袅袅青烟之中。

某个夏天的周末,一个人坐了一辆破旧的中巴车,沿长江边走了近两个小时不到30公里的土石公路来到一个小镇。那个地方叫做白水,来源很简单,一条小河穿过江边的一块冲积平地,在入江的地方沿着一大块石板冲下来,看起来白花花的一片,因此故名之。地方不大,倒也是江边小有名气的码头之一,过往船只、纤夫、力夫多在此歇脚过夜,小镇因此繁荣起来。码头上有一段长长的石梯,石梯两边有高低不一样式类似的川东民居,尽管有些破败,还是活脱脱一幅近代川东码头的模样,几十年没有来得及改变的。走完台阶到了那块山间平地,沿旁边山根走大约一公里到达市镇所在地,五尺来宽的街上,基本上无法通行汽车,只能供人力车和行人通过,两边一例是古老的木板房和差不多和房子一样古老的店铺,可惜那个时候不懂得欣赏。匆忙走过市镇,镇口有一颗大树,树下是一座小桥,小桥的那边是一座农场。从桥头过去不远有一学堂,我正是冲那里去的。朋友在校门等我,门卫似乎不放行进去,不知怎么后来还是进去了。里面是一派整洁和肃静的样子,没忍乱跑乱叫,匆忙聚齐朋友,赶往朋友在外面租住的一处民居。那地方恰在农场后面的山腰上,看着小镇和一大片农场,疲劳竟然悉上来。醒来已经在饭局中,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是几瓶酒上来了,或许天生的,向来没有喝过酒的我,竟然和他们有说有笑的甘之如饴。当然结果很惨,吐了个天昏地暗过后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次日在农场痛快地玩了一上午,顺便在桔园里“拿”了些刚刚要成熟的无核桔,一路欢声的回到住所。没及好好叙旧就得告别了,回去走的是水路,顺风顺水的一会即回去了,小小的船舱中行色匆匆,竟然忘了好好看看来时颠簸的山路两旁的风景。那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去白水,两年后古老的港口被淼淼江水永远的淹没在了水底,我去过的那所学堂和小镇一起也很快将被漫上来,听说这里将成为高峡平湖的一个大湖。很多年前,白莲教起义的人们曾经从这里登陆,后来转战几个省,声势盛极一时,可惜在这里没有听见谁讲过徐天德、王三槐、冷天禄们的故事;再后来,神兵似乎也在此地喊出过刀枪不入的口号;英军舰在川江耀武扬威的时候,不知道这里又是何光景?一切都已经过去,包括我的朋友们,很多年以后,依稀只有酒桌上的豪言尚存记忆,那些人,那些地方再也不可考了。

还是夏天,白天的酷热搞得每个人昏昏欲睡,好在还有夜晚。满是工地的小城其实没有什么地方可去,宽阔的马路两边空荡荡的新房里面零零星星的射出一点灯光,我们就这样走在空荡荡的大街上,名曰乘凉。江边,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到了江边。那地方有一个平台,美其名曰观景台,其实是某领导在本地一座长江大桥建成以后在此看过大江大桥,遂有此台诞生。也好,江边难得找到这么一块平地。做点什么吧,于是有人跑去买了些小吃,有人拿出电筒乱晃,天上还有月亮,月光晚宴吧?寒寒碜碜的,但那是自己的呀。唱歌吧,男孩子起哄,那就唱吧,除了一把破喉咙,在夜色下嚎叫开来,除了爱动的女孩子的伴舞,什么“节目”的意思都没有……那天很奇怪,不知道是谁说出来的,几乎全部的男孩女孩都出来了。不久大家都各奔东西,当晚高歌一曲翩翩起舞的人们,你们现在哪里呢?

夏天是个奇怪的季节,印象中总觉得长亭外古道边、长亭送晚、驿路断桥都是发生在一些萧索的季节,可是我们却总是在这个充满活力的季节分奔,连劳燕分飞也是。很多年以后喜欢上一个女孩,Fall in love at first sight的那种,彼此交往一段时间后开始感觉平淡,却不知道究竟是什么阻碍了相互之间沟通的渠道,白开水一样的,最后只想挣脱。女孩说,咱们出去走走吧?他们就这样出去了,有点不尴不尬的。从哪里开始说起呢,似乎都没有了由头。男孩提议讲点自己的故事,于是女孩开始说:有那么一个阳光的男孩,至少曾经是那样的。整天笑咪咪的,好像和谁都能合得来,和谁的矛盾都可以化解,或者那是自我感觉。男孩其实很自我中心的,他营造的一切不过都是围绕他自己的假象,某种害怕寂寞的假象,他甚至不能忍受两个人在一起的那种平淡,他只愿意和很多人一起“快快乐乐”的“幸福”生活。他害怕面面相觑……女孩哭了,男孩强忍没哭。寂静,此刻剩下的正是——面面相觑!很久以前,楼道里面有一个女孩路过,男孩说。

既然绕不过夏天,那就继续吧。那年夏天大旱,连学校唯一的游泳馆也因此干脆不放水进去。整日里被烘烤到即使不动嗓子也冒烟的人们晚上干脆选择了来此聚会,拉上几张乒乓球桌,加上几张泳池边活动的椅子就凑成了一张大桌子。有人扛回了几件啤酒,几包小食,于是男男女女或站或坐的挤拢了这张桌子。先是集体喝酒聊天,慢慢的就变成了一个个的满桌通杀,等到喝得天昏地暗的时候,就着一套破旧的音响设备就在舞“池”中舞将起来,那时候每个人都是轻灵的,是长袖善舞的(当然男孩子的短袖并不是“断袖”^_^),热量释放过后,有那么一点疲劳,正是聊天谈心的好时机,畅谈吧,没有得到原谅的过错,没有来得及表白的爱意,没有珍惜的岁月……每个人泪流满面,每两个聊天的人都想深情相拥,每一群人都在相互真心祝福对方的时候,是仲夏夜的梦么?也许是,第二天依旧是普通的日子,只是这种普通伴随着离别的脚步。

人的内心有时候不会越来越坚硬,相反,相同的事情经历多了,变得更加敏感而脆弱。有个朋友说过,成长是一次孤独的旅行,那么,离别带来的就是这孤独吧?我害怕孤独,却逃不脱,最后只能坐下来和它好好谈,希冀彼此和平相处。有那么一次,我逃脱了,赶在别人知道之前离开,我一个人躲在异乡的电脑面前哭了,无声的啜泣。曾经和那座城市里的一些志同道合的人们一起做了一些我们觉得有意义的事情,初来乍到的我,其实只是跟随这些前辈们一起学习了很多东西,唯一的“成就”是,记录了这些我们曾经做过的事情。还没有进一步在一起做些事情的时候,离开的时候到来了。事先没有通知他们,一个人悄悄收拾好行囊,交待还没有离开的室友帮做一些事情后就离开了那座城市。在异乡的网吧里面发了一个告别的帖子,等我再次打开电脑的时候,发生了前述的事情。我看到的第一句问候正是那篇《成长是一次孤独的旅程》的文章,还有许多朋友的问候,长者的责备,以及好几个神交久矣的朋友的问候和礼物(当然是虚拟的)。其实在这个世界,孤独只是一种关乎内心的感受而已,因为那一刻它是关闭的,或者是冷漠自私的。还剩下些什么的问题,也许永远不如我留下些什么。

或许昆德拉是正确的,为了告别的聚会,生命不能承受之轻,不朽。我似乎只喜欢字面上的意思……


小老涧于 2006-07-12 23:00:35 发表在分类:琪林琐记
(48808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