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eat Escape
Forgive us our trespasses, As we forgive those who have trespassed against us. 
 

2006-06-25 Sun

路殇——写给万州白土车祸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路殇
  
  老涧
   就是这条路,我一次次回家的路。它出名了,因为一次不小心的车祸,一次疏忽,一次和二三十条人命生死攸关的错失。路的全名叫龙白公路,广义的讲是万白公路,是G318万州至龙驹然后分支出来到白土的县级公路。就是这么一条游走于渝鄂边界的土路,几十年来,总在上演这样的悲情故事。
   2006年6月23日,北半球最长的一天刚刚过去,中午时分从万州开出到白土、地宝的客运班车一路颠簸近四个小时后,到达白土,然后装上前几班次过白土但不去地宝的班车留在白土的乘客,开往它的目的地:地宝,开出半小时后,这辆车走到了它的终点,永远的终点,在一段绕着悬崖边行进快到尽头,即将拐弯向里过一条小河,然后拐上另一边的悬崖的地方,汽车没能转过那个接近九十度的大弯,它直直的冲了出去,外面,是高达200多米的陡崖,风化破碎的石头满山都是,除了沟底一座落差有200米左右的电站以外,别无人类活动的痕迹,然而它就那样下去了。那个地方叫断烟杆,原本连在一起的两边山崖,被一条小河劈开,像被劈开的烟杆。汽车冲出去的地方有一块悬空的石头,幼时曾为了证明自己胆识过人,在上面炫耀过,然而却被一阵风吓得腿跟发软,几乎不敢下来。后来父亲告诉我,他小的时候,武斗的人们也曾经把活生生的人从那里扔下去……沧桑看尽的石头,在太阳刚刚开始南归的时候,见证了另一起悲剧的发生,至少22名乘客在此丧生,而那辆通往天国的班车,也许将永远的在谷底,任何起重设备将其拉上来都是费力百倍的,或者只能将其拆卸人工搬上来。
   就是这段悬崖边的路,幼时曾无数次提心吊胆的经过,庆幸的是,因其险,过往司机都非常小心的经过此段路,最危险的一次也不过是某次因为318修路绕道至此的某长途客运车辆在会车时不小心将半只车轮陷在了悬崖边的路基上,他们幸运的闯过了这一关。这一段路是整个这条山区公路的写照。说说整个这条路吧,它是位于川东平行岭谷地区和武陵山区交接地带渝鄂交界处的万州白土镇唯一的一条连接外界的路,是一条仅有两米宽的土石路,是绕着大山里面流出来的沟沟渠渠九盘十八弯的延伸到了山谷外的国道边上的路。去过318 国道野三关到恩施段的朋友可能能够体会,但这个比那段有过之无不及。区区四五十公里路,车行时间基本上在三个小时以上。没有防撞墩,没有路标,更没有警示,一切都按照原生的秩序进行着,就这样过去了半个世纪。它并不是坚如磐石的,一次次山洪暴发的时候,总有那么一段要么路基塌方,要么山体塌方掩埋道路,要么一块坠落的山石横亘路中。然而它却演绎了那么多的故事,大山和外面沟通的悲欢离合。
   1996年8月29日,正值各中小学开学报名日,一辆由普子乡经白土开往万州的客运班车行经至龙白公路3km处一石灰窑边,车体陷入采石灰石砸下的大坑中,急速起步却不幸翻入外面的河道中,虽然不足五米,仍然有四条鲜活的生命永别了这个世界,其中包括一名儿童,还有后来被四川省、重庆市授予“优秀乡镇干部”称号,中央及省市电视台拍摄专题电视剧《永恒的生命》予以褒扬的普子乡党委书记谢茂林。谢茂林,下乡知青,后扎根白土,在山区奉献了自己的一生,逝世时年仅49岁。彼时正是大兴学习孔繁森活动之时,遂在本地有繁森茂林互为瑜亮之说。那是这条路的悲剧中唯一带来荣光的一次。后来同是公务员,竟有某派出所长无证驾驶车辆在该路段翻至沟里,这只能叫有瑕有瑜,瑕堪掩瑜。我记住了那一天,因为彼时我正往返于这条路上上学,那辆因繁森茂林闻名的客车里面还有我旧时同桌、我朋友的父亲,庆幸的是,他们一个只是皮外伤,一个奇迹般地没有任何擦伤。
   还是上学年代的事情,1997年春季某个周六的早晨,我的几位同学搭乘了一辆长安客货两用车从学校回家,行至龙白公路11km处时,在一陡坡加速过猛窜至河里,同车的几名同学除了一个是我表哥的男孩子以外,其他全部不同程度受伤,一位我初中时的女同学为此落下了终身疾患(不是残疾),一位平日和我一起来回的邻村姑娘为此失去了宝贵的高考复习时间,最终因此高考落榜,而我那位提前跳车的表哥,后来因祸得福,进入了热门的信息、软件行业,这也算这条路的福兮祸兮。出事那天,囊中羞涩的我,和几个穷哥们一起。步行翻越从一条长长的山谷爬上一座500多米的山然后再近乎垂直的下去200米,过河,爬山,翻过另一座山,行程近50华里,6个小时才赶回家。“幸运”的躲过一劫,那幸运,似乎只和钱包有关。
   还有很多的故事。某次一对年轻的教师夫妇,为了少走一段山路回家,搭乘了一辆运粮食的手扶拖拉机,车行至龙白公路21km一拐弯处,因刹车不及,连车带粮食冲进了沟里,继而车厢倾覆,两位年轻的灵魂工程师竟被活活压死。那个地方,是我上学每次必经的,每次经过哪里总是心惊肉跳,默默为逝者祈祷。事实上,那个长坡到底的拐弯处,发生过多次事故,甚至在我提心吊胆的那些日子里,还有一位年轻的司机冲了进去,幸运的是,他没事,除了车。
   听听这些地名,三道拐、九里弯、黄桶寨子、耍把沟、转包(包即大土堆)、九台坡、长槽,怪乎外来的司机基本上不敢进去。然而这个地方却是那么漂亮,沿线有王二包(国家级生物资源保护区)、潭獐峡(重庆市重点风景名胜区,其末端海螺口正是在本次出事车辆所在地地宝)、人头寨、七曜山、盐井溪(其实本意是盐吃不完)、上下池(渝鄂交界处,因原始森林和大片古银杏树闻名)、龙门垭等,本地的汉族土家族传统掺合的风俗习惯本身也是一景。邻近地区,一谷之隔的湖北利川大兴场的鱼木寨,近年在湖北省相关部门的大力推广下,作为土司寨闻名天下,甚至有申遗之议。幼时曾去过那几座巨大的坟墓和山寨,只是惊叹于卡门(关卡)的巧妙位置,和大墓的辉煌建制,我根本不知道那里面的土司竟然是我的先辈。出地宝,一桥之隔便是云阳县耀灵乡,出耀灵沿泥溪河行走五公里有一段约8km左右的沉积岩峡谷,当地名为火山,两山对峙,高耸入云,中有河流曲觞婉转,一条不足1.5 米的公路就在三角下见缝插针的匍匐前进,如果你看不惯蓄水后的三峡,那么这里绝对是好选择。旧时此地为本地至云安盐场的运盐通道,因利益故,是棒老二(土匪)出没的地方,曾经听爷爷胆战心惊的讲述过当年挑盐反抗棒老二的故事。火山中部即是以深潭、山獐闻名的潭獐峡的出口海螺口,一个深不见底的水潭上面有一块窄窄的石头连接两边,父亲曾经讲过,那是神仙放上去的,任何凡人“如临深渊”时都不可能放上那么大一块石头连接两边,即便路过都是心惊肉跳。火山入口处向东有一条窄窄的公路通往清水,该处有著名的龙缸(与小寨天坑类似的大漏斗)、龙洞(溶岩洞),再往东过土祥入奉节县兴隆镇,即是闻名天下的天坑地缝土夔门所在地。望南即是近年来著名的大水井民居。
   然而这些美丽是深藏的,难以企及的,就像我讲的这条路,这条希望的路,悲欢离合的路,幼时无数次用脚丈量或者翻越高山与其争短长的路,它就在那里,连接希望,也带来无尽的哀伤。


小老涧于 2006-06-25 13:08:29 发表在分类:非南孰北
(57566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