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的梦想
 燃烧的梦想,流水的时光 

2012-11-05 Mon

他为长城守了一辈子——悼念董家口长城保护员孙振元先生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早起,收到过路客的短信:
过路客:火箭人 很久没有跟你联系了,真的是不好意思。今天,董家口孙振新(孙振元弟弟)来电给我,说孙振元在3个星期前因心脏病去世了,我心里很难过。不会写什么。只想通过网站告诉大家。缅怀一下吧!

很多到过董家口的朋友都见过这位在长城上巡视的保护员的身影,他真的是为长城守了一辈子。

感谢老孙,悼念老孙!

以下是小站家住长城边对老孙的一些报道:

守护长城的人


ywjiang 于2005-10-10 09:00:17发表于长城小站



孙振元 摄影:ywjiang


  秦皇岛像老孙(孙振元)这样长城守军的后裔有不少。

  老孙从上个世纪80年代就自发的开始巡护长城,完全是出于一种对长城的特殊情结,十几年来默默无闻的为保护长城奉献着那份执著。
 
  老孙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山村农民,54岁,祖上是明朝随戚继光将军从浙江迁来驻守长城的,所以,老孙总是认为自己的长相是很南方的。看看,老孙长的很南方吗?



  老孙也认为像他这样的守军后裔应该比当地的土著民有手艺,可是,手艺都失传了.老孙有的时候在长城上会想象自己祖上的手艺。

  认识老孙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那天,我们几个去拍一些野长城的片子,天下着小雨,我们躲在城楼子里避雨,听见有人走过来的声音,那就是老孙了,他看见我们都拿着相机,还挂着采访证,才放松了警惕似的和我们聊了起来。原来前几天有一帮关外的(辽宁那边)人想在这段长城上搞旅游开发,被老孙制止了。老孙很激动的说他们随便想整长城,门都没有。边说边拿出了他的执法证,是抚宁县文物局和中国长城学会发的。我们这才知道,原来老孙是长城学会的成员。老孙第一次见到我们,很严肃的向我们出示的就是这个证件

  面对这被人盲目开发的长城,老孙总是深恶痛绝。


  老孙身体很好,用他的话说,那都是每天的巡逻锻炼出来的,他几乎每天要步行2、30里山路,察看一段段野长城是否有新的破坏迹象,这样的巡逻老孙已经坚持了十几年,完全义务的,老孙总是固执的认为自己有责任和义务保护祖先曾驻守过的长城。


  守望长城,守望祖上传下来的这份遗产,是老孙这辈子心里最大的事情

  提起破坏长城的人,老孙总是咬牙切齿的骂。特别是那些关外的人来偷砖、翻蝎子、放羊,甚至打开发旅游的念头。用老孙的话说他们过去都是敌人,是蛮夷。我说现在都是中国人了,他才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翻蝎子的人破坏的城砖,老孙总是用这双手把它们归位

  几十里的山路是老孙每天必走的,解放胶鞋一年要走坏许多双

  跟我们混熟了,大家也渐渐的放得开了,我们才知道老孙的歌唱得好听,而且会得很全,民族的、美声的、流行的、京戏也能扯出几嗓子,站在高高的山上,面对着层层山峦,还有蜿蜒的长城,老孙总是那样自娱自乐,而我们,也随之陶醉。

  老孙的歌声飘荡在长城之上,有一种特别的滋味


  野长城上人迹很少,我们见到了松鼠还有不少野鸟,老孙说,那些都是他的朋友,很通人性的,见到他也不躲。野长城上也长着不少的药材,老孙学过医,自然是都认识,一路上给我们介绍了不少。

  老孙对长城了解,完全来自于他骨子里的信念,对一件事情的执著往往就会造就一些专家,老孙自己认为,他已经是长城的专家了,一路上给我们介绍长城的生态保护、长城的建筑特色、长城的文物等等等等,随口道来,滔滔不绝。我们随走随听,随着老孙的语言时而回到过去、时而又展望者未来.


  长城上野生的一些小树,老孙都如数家珍般的给我们介绍


  长城楼子里的碎瓦片,老孙说这是他祖先留下的

  说道长城的保护与开发,老孙有自己的看法,不管怎么说,没有合理的开发技术就不要开发,对那些想开发长城的人,老孙总是有一些抵触的。


  像这样在古老的长城乱些乱画乱刻,老孙是极为不齿,他认为,这是在践踏祖宗的遗物,是要遭天遣的。


  从长城上下来,老孙热情的把我们让到家里,山村人的纯朴就在一杯茶、一棵烟上,老孙也想致富,前一阵子村里搞旅游,很多人家发了财,老孙也弄了些桌椅板凳,卖个水、开个饭店什么的,可是,老孙天天要去巡长城,家里又缺乏劳动力,加上不会经营,摊子黄了。东西码在房子里,天天看着发愁。开饭店没开成,桌椅只好放在家里闲着,老伴偶尔也会在景区门口卖点山货、饮水什么的。


老孙家里很简陋,但是收拾得很整洁。儿子是老孙老两口子的希望,老孙想让儿子学医从医.


前面的小房子就是老孙的家

告辞老孙的时候,他还问我,照的这些照片是不是要发到报纸上,我说,不一定,但是,肯定会发在网络里。他一再嘱咐我,一定要把那些蛮子(长城关外辽宁那边)破坏长城的事情曝光,我只好骗他说肯定曝光。

车开出山村很久,长城越来越远,老孙送别的身影也越来越模糊。我基本也没有什么想法,就是想下次再去的时候给老孙带几双耐磨一点的鞋。



以下是新华社的一篇新闻:

“我要在长城上守一辈子”——董家口长城保护员的故事

  新华网秦皇岛4月29日电 在河北省抚宁县董家口长城上遇见当地农民孙振元的时候,他这一天已经是第三次上长城巡逻。55岁的孙振元30多年来一直主动担负着保护当地长城的工作。

2003年,他被抚宁县聘为义务长城保护员。

  抚宁县境内有明代长城140余公里,是长城沿线精华地段之一。记者随“2006中国长城新闻采访万里行”记者团在这里采访时了解到,这里的长城保存完好、鲜有破坏行为发生,与常年活跃在长城保护第一线的18位长城保护员是分不开的。

  孙振元是明代长城守城士兵的后代,对长城有着深厚的感情。做了长城保护员以后,他更是时时记挂着自己守护的10多里长城。“我每天4点上长城,10点巡完一遍。基本上是一天一近处、三天一远处,有时候一天得走好几趟。”孙振元说。

  过去这里破坏长城的行为主要是村民挖药材,在长城砖缝里翻蝎子,在长城上放羊,还有游人不文明的行为。孙振元说,自己的主要任务就是制止那些破坏长城的行为。“有时候看见小学生在长城上乱写,就要教育他们长城是我们中华文明的象征,要爱护长城。”为了制止村民在长城砖缝里翻蝎子,孙振元还专门去县里采购站说服站长不要再收购蝎子。

  “我这样做就是想为国家保护好我们老祖宗留下的宝贝,也能让子孙后代看到这些文化遗产。”由于对长城的热爱和保护长城的努力,1997年,孙振元成为中国长城学会第一批6名农民会员之一。他骄傲地从胸前的口袋里掏出会员证给记者看,“这是我最珍贵的东西。”

  “我要在长城上守一辈子,以后我走不动了,就让儿子接着干。”孙振元说,自己熟悉这里的长城,对上面的每一块砖都充满感情,这也影响了儿子,愿意接自己的班。

  抚宁县的18个长城保护段,每一段都有一位像孙振元这样的长城保护员,他们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但他们对保护长城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也带动了周围的村民一起来保护长城。

  在孙振元和同伴们的努力下,抚宁县破坏长城的行为已经很少发生。这里的董家口、板厂峪、界岭口等长城始终保持着原貌,极具历史研究价值。(新华社记者吴晶晶)

老孙一路走好!


本贴最后一次由火箭人修改于2012-11-05 09:44:33


火箭人于 2012-11-05 09:39:36 发表在分类:志愿者与NGO
(38818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