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meipanda
 熊猫 

2012-05-15 Tue

行走在天堂的最顶端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我的魂魄,在这样一个淅淅沥沥的清晨,由檐外的滴答声呼唤回来,由模糊而渐次清晰。本生骨血中的信仰,感知到那个遥不可及的故里已近在咫尺,就象天线调对了方向,突然变得色彩斑斓而声音清朗。我知道,我的珠峰,我们的珠峰,全世界的珠峰,今天,我就要牵着他的手,回来了。
晨9时,从山东大厦出来,右转经上海中路、珠峰西路到几吉郎卡路,尼玛日山的东山坡上,扎什伦布寺的金顶正将密密雨丝漫射成佛光。扎什伦布,藏译为吉祥须弥寺。典型的格鲁派寺院,始建于明正统十二年(1447),四世班禅后成为后藏宗教和政治的中心、历代班禅驻锡之地。门票55元/人。藏传佛教的寺院均依山而筑,毗连错落,雄壮厚重。错钦大殿窿高厅广,想象中, 2000位红袍僧人匍匐在释迦牟尼佛祖的注视下,在久远的唐卡壁画和海碗酥油灯的掩映中,敛静向佛,齐诵真经,那种信仰是如何的宝相庄严。寺西侧有大弥勒殿,殿高30米,供奉着全世界最大的弥勒坐像,总高26.2米,共享黄金6700两,黄铜23万余斤,1400多颗钻石、珍珠、琥珀、珊瑚、松石在佛像两眉上辉耀。我的佛祖!这种无上智慧与财富的积累,要穷多少藏人毕生的积蓄来供奉,是怎样的一种顶礼,会让一个民族倾尽所有,只为能在你的脚下,五体投地的膜拜。我心中问的急迫,却只见酥油灯花的光影斑驳,佛祖的阐释静默悠长。

从摩肩接踵为佛祖添置酥油的信众中退出大殿,雨仍是不急不缓的落着,让小巷里的青石路更是油亮洁净。你牵紧我的手慢慢走过去,巷子尽头拐角处的白茅草正静静地开出一朵小花来。我从来不知道自己会记住些什么,我的记忆是那么任性,但这一条窄窄的巷子里牵着手的两个小小的蓝色背影,总是在每一个有雨声的夜里,反复不断地定格,而越加清晰绵长。因为那一天,在佛祖漫天飘洒的清泪里,濡湿的,不但是你的肩,更是我的眼,还有那抹也抹不去的,与你在一起。

十时三刻,离开扎什伦布寺,离开日喀则,回归318。珠峰,有一条从八千里外我的家门口直达你心脏的路,就是318。

正午十二时,318国道5000KM纪念碑处,我看到另一个自己,早已在不远处殷殷等待这一场盛大的回乡。那一刻我坚信,终有一天,你会从这条路的东海岸开始,一路回来。而这一次,方向盘会在你自己的手中,方向明确,信心坚定。答应我罢,再做你的副驾,不论那时我们已在天涯。

午后一时三刻,经定日界,到嘉措拉山垭口。5248米的纯净日光中,风马旗猎猎。这样的垭口,你怎么能够呼吸?不是因为氧气渐薄,如果你的眼内,同时出现了一字排开的八座8000米以上级的雪峰,除了听见内心的澎湃,还有什么能让你的身心转移?连雪山的名字,都美的让人无法呼吸。珠穆朗玛峰、干城章嘉峰、洛子峰、马卡鲁峰、卓奥友峰、马纳斯鲁峰、道拉吉利峰、更有海拔8012米,唯一完全在中国境内的8000米以上的希夏邦马峰。我能够背诵这些雪山的名字,因我是在回乡的路上,是生物信息的存储再现,这个就是――与生俱来。

巡洋舰在定日口岸略停,购珠峰门票。在鞋带似的盘山公路上行进了两个小时,180度的弯道无穷无尽,午后三时一刻,到达鲁鲁边防检查站,国境是设防的,而在这里,我的心,所有的防线一早已崩塌,让雪山撞个满怀罢!检查站前行不久,左转进入到珠峰的专用公路。102公里的细小鹅卵及沙石路面,越野车象在细密的搓板上起舞,车内所有的物件都欢欣跳跃起来,也包括我们的骨头。搓到后来,只觉身体已被地狱的酷刑折磨到分崩离析,似乎车尾的尘土里,随时会有散落的白骨,正属于自己。原来,这一段路正叫做“世界之颠”。

真的只有当身体在地狱的时候,眼睛才可以在天堂。亲爱的,你看,快看,那个全世界第一的雪峰,那个海拔8844.43的雪峰—珠穆朗玛,他正在那里!他有着金字塔般的身躯,晶莹剔透,雄壮伟岸,沐浴金光,昂首天外!这一刻的珠峰,在我的灵魂里,如青莲绽开。

晚六时半,在大本营的帐篷门口,我们斗拢了所有散落的骨架,只将不远处的珠峰交给清澈的眼和心。大本营无数的冲锋衣和单反镜头,只对着同一个方向膜拜,再也无法离开,直到那雪峰从淡金色渐渐变为深蓝,直到鹅卵石一样大的星星挂满天弦,直到冻到麻木的食指再也按不下快门。

天堂和地狱,真的只有一步之遥。帐篷里笼着羊粪燃烧的温暖,年轻的女主人被情郎握住手,在火塘边喁喁细语到大半夜,才依依去睡下。一灯如豆,熄灭后才知,离天这样近的一个夜,是无法安睡的。辗转又辗转,已是凌晨四点。原来小树也是一样,一样的脸青眼肿,一样的发丝飞散,一样的头疼欲裂,一样的无法安神。你是怎样听到我沉默背后的呼唤?你起身点亮照明灯,推门出去,稍倾,又带着满身星光的味道回来,手上还捧着一个西瓜!当你的十字军刀在西瓜上切出伤口,满室的馥郁甜蜜了每个人的梦。这样的时间,在离天堂最近的地方,所有的苦楚皆幻化为甜香。能在这一个瞬间遇到你,爱着你,和你在一起,我愿意花光此生所有运气,我坚信不疑。你只低着头继续分着瓜,一边微笑着,不说话,可是我们都会觉得,为了这一刻,我们已经等得太久了。


lanmeipanda于 2012-05-15 11:33:47 发表在分类:长城心情
(38339次点击) | 标签:  
分享 |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