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meipanda
 熊猫 

2012-05-14 Mon

记秦皇之行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山在我上大学后班里的一次郊游中深深领略到了她的雄伟,当时她给我的震撼力,让我留下了很多的感触与心情。今天,我从海边归来……

  这个季节,本是忙碌的季节,我却在一次辞职后,偷得一点时间去了海边,一夜的火车并没有让我太过疲倦,反而越是靠近海,心就会越亢奋,越激动。

  去的地方是秦皇岛,这座全中国唯一一个以古代帝王命名的城市,城市分为海港区,山海关区和北戴河区。秦皇岛的主区是海港区,而北戴河区和山海关区主要是以旅游闻名。公交车驶过这座城市的中心一座很精致的城市是给人们第一印象,尤其是一些细节的地方,比如两边的花被吊在空中,红红的开满的花盆小花给了城市一份别致,当然其中也被感染了一些世俗,要是真正为了百姓就完美了。要是我不说,我想你一定猜不到,我的第一眼海竟是在海洋学院住宿楼厕所对面的窗口里看到的,有点意外,有点不知道所错,但是仍旧故作着深沉,生怕自己的无礼惊扰了海的心情。

  中午,去了“秦皇求仙入海处”,据《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秦始皇于公元前215年东巡碣石—秦皇岛,并在此拜海,先后派卢生、侯公、韩终等两批方士携童男童女入海求仙,寻求长生不老药。明宪宗成化13年,立“秦皇求仙入海处”石碑一座,来纪念此圣境命名“秦皇求仙入海处”。此处给我的感觉略过狭窄,让人呼吸困难,像在一座山中间开凿了一条深沟,藏着那座秦皇石像,不过两侧高高的石山让秦皇的威严折杀不少。

  随后表弟带我去了东渔场。渔船,码头,石头,浪花还有阴沉的天空,组成了一幅美景,即使没有海的湛蓝也没有影响我的心情,我心情在海的浪花中一次次被扬起又跌落,远处的小船似乎没有移动,像是等待着灯塔的命令,是威武的士兵,是回家的孩子,也是漂泊着的风筝。天和海是灰色,灰色的不是我的心情,我的心情又在酝酿下一个期待,期待着天晴。光着脚丫不是个错误,错误的是我和表弟选错了下水的时间和地点,海水很凉,彻骨的凉,凉到心里,又是暖的,暖也在心里。无数的类似蜗牛的东西,附着在石头上,把一个个光着的脚刺痛,但是仍然不减人们捡拾的乐趣。紧挨着沙滩的是山,是密密麻麻的树,树下的椅子是一个个乘凉的老人,情侣和孩子,微笑的背后我不知道在谈论什么,总之,我想笑的心肯定是海一样宽广。

  下午,去了燕山大学,这个经常被误会的“燕大”,也着实让我吃惊不少。首先是绿化把整座校园藏在山里,佩服的是一种境界,校园的设计师能把校园和其中的山结合到这种地步。也让人称奇的是校园被中间的竟被一条火车道分为了东西两个校区,而最称奇的是燕大人自己设计的那座立交桥,表弟说:看遍全国,在一座大学里能建出这样的桥的还是寥寥无几。桥并不对称,几乎全部的手臂抓住了立柱的南边,像一个妈妈张开着自己的怀抱,我不知道作者是不是有这样的用意,总之,无论是有意还是无意,桥绝对是燕大的一个特色。至于校园的大,一件小事足以说明,我足足等了半个小时,同学才在校园里坐着公交赶过来。可遗憾的是,下起的雨把我们驱赶到外面,没有继续前行,我想这也许是燕大要保留一份神秘给我吧。

  走出校园,同学带着我和表弟,去了燕大附近的海。这里的海是有自己的性格的,有点浑浊,有点粗鲁,又像是掺杂了一些豪放,不及细细品味,三个人就来到饭店,在酒肉与杯酒中度过了那天的黄昏。

  来秦皇岛的第二天,我们去了北戴河,北戴河的旅游和疗养院在中国是相当有名的。北戴河受海洋气候的影响,夏无酷暑,冬无严寒,常年保持一级大气质量,没有污染,没有噪音,城市森林覆盖率54%,其次海滩沙质比较好,坡度也比较平缓,是一个优良的天然海水浴场。在清朝就被当做各国人士的避暑地。解放后这里成了人们争相居住疗养的地方,一时间大量的疗养院,休养所在此建成,相应的饭店,浴场也紧跟着建成,俨然成了中国比较大的避暑胜地之一,甚至是国家领导人的疗养院也修建在此。北戴河整体被建设成一个欧洲式的小镇,安静,整齐,一座座尖尖的房屋显示着这里的风格,也告诉人们这里最多的外国人是俄罗斯人。

  我们来的很不是时候,天阴的很沉像是不欢迎我们似的,这里的海比燕大的海多了一丝温暖,水也多了几分澄澈,八元的门票限制了我们,我们没有踏上那片被人开发过的海滩,不过没有关系,我们看的是海。沿着海边的公路向前走着,一位穿着深绿色军裤的老人吸引了我们,拄着的拐杖没有显出他的年老,无意间流露出一种威严和一种老百姓不曾有过的气质,我和表弟猜测着他的身份……

  一路沿着海向前走,双人车和一对对拍婚纱的新人们成了海边一道不可抹杀的风景。靠近海边我和其他游客一样,想把这风景照进我的相框,可是不管用哪个角度,都无法把这迷人的景色尽揽怀中,这拍拍那拍拍真应了表弟那句描写中国游客的话:上车就是睡觉,下车就是拍照(撒尿),最后看的是什么都不知道。我甚至有点嘲笑自己什么时候竟落入这种俗套中。听表弟说,这里的海要是晴天最是迷人,以至于这里夏天都是挤满了人的。我们没有过多的留恋,不是不想,只是天空的雨滴催促我们的步伐,离开了,才发现北戴河传说中的海并没有给我留下太深的印象,有的只是一瞥的温馨。我们进入了疗养院区,确实名副其实,中国国家各个部门的疗养院,休养所和培训中心都在这里有一片天地,而这片天地似乎象征着一个身份,不由自主的从那些修养在疗养院里的人们身上发出。几个海鲜的酒店,在我们的惊讶中走远。

  离开不是结束,只是下一开始。事物没有欢迎我们,我们却携着一份份好奇走近……

  我们又走进了秦皇岛市的一个奥林匹克的主题公园,公园里有两大特色,一是浮雕,从第一届到最近的2008北京奥运会,好玩的是中国的朋友萨马兰奇的鼻子被人们摸得发亮,不知道是中国的文化所致,还是中国人逐渐把对萨马兰奇的感恩转变到了对鼻子的喜欢?第二大特色,在这里竟能找到一些很著名的奥运冠军的手印,脚印。比如许海峰,邓亚萍,孔令辉,王励勤等等,虽然把自己的手掌放上去比较了半天,但是也没有思索成功的原因,因为很没有规律,有的男队员的手比我的还小。表弟和我走了那么长时间,脚都不听使唤了。急匆匆的就踏上了回去的汽车。

  在住的地,表弟很快的就睡着了,我却在一点点欣喜和遗憾中不能入眠,此时窗外的雨下的很大。快到黄昏,我一个人静静的走了出去,开始还在犹豫去燕大还是去海边,可是当我的脚不自主的向南走的时候,才发现我的意识里已经被海占据了。

  天有些放晴不过海仍旧是灰色的,几只小船在缆绳的束缚下,飘荡着,不会离开,也从没想过离开。浪花比以前的大了不少,放眼望去像是一个蒙古的汉子,用着轻柔的手摇晃着婴儿床,此时的船也听话,任由风浪的摇摆。海风静静的垂在脸上,把我一脸的烦扰吹散,本来一肚子的苦涩,在我最想对大海倾诉时,但最多的却是沉默。忽然间,搜罗自己的心时发现自己的心早已空空,心平静的像是一汪死水,与外面的壮阔,外面的浩瀚强烈反差又如出一辙。

  面对着大海,想起海子,海子的诗还有海子的房子,也就是那一刹那我似乎懂了,懂了海子为什么选择在大海边建造自己的房子,那是一份只有大海才懂的寂寞,那是一份只有大海才包容的性格,那是一份只有大海才能承受的狂放不羁,选择大海成了必然。然而现实不能让海子生活在大海,离了大海,死也就成了必然。

  漫步在海滩,沙顽皮的跑进鞋子,这是这次旅行带给我最多也是最真诚的礼物。它们没有屈服于渺小与平凡,在大海的千锤百炼后成了珍珠的心脏,成了沙雕的肌肉,成了一个个孩子的梦。捡起一个贝壳,当做了涂鸦的画笔,写上名字,写上理想,写上祝福,在那一波波的浪花中被吞没,被大海读懂。此时我是释然的,我坦诚于自己的渺小,在拭净自己的无知与肤浅后,开始重新认识自己,人生似乎多了一些无法言语的领悟。

  第三天,也是我在秦皇岛的最后一天,今天表弟带我去老龙头和山海关也最庆幸的是天突然放晴了,几朵白云不但没有增加阴沉,却多了几分韵味。

  老龙头坐落于山海关城南4公里的渤海之滨,这里是明长城的东部起点。老龙头地势高峻,有明代蓟镇总兵戚继光所建“入海石城”。入海石城犹如龙首探入大海、弄涛舞浪,因而名“老龙头”。

  老龙头由入海石城、靖卤台、南海口关和澄海楼组成。初入老龙头景区看到是龙武营,当年兵部尚书,内阁大学士孙承宗亲自督师,在此训练水军,由许多处看似杂乱五章却十分讲究的房屋组成,守备署,把总署等等,士兵的操练和生活尽在其中。在一个兵器陈列室里让我和表弟吃惊的是一把高丽大刀,大约两米,感慨怎样强壮的人才能有如此的力气才能挥刀自如,奋勇杀敌。

  将台前边是一个八卦阵,听表弟说,要是敌人把第一层城墙攻破后就必须进入这个八卦阵,即使再多的人也必须从中走过当然没有那么简单,因为在真的八卦阵里,墙是高三米的,而且暗藏机关。而我们只能在这一米高的阵里追寻着当年敌军进入时的恐慌,可是已找不到那种感觉。

  走近老龙头,最高的是澄海楼,为明代所建。没有登上楼就已感觉无比的敬畏,楼上有明朝大学士孙承宗所书“雄襟万里”和清乾隆皇帝所书“澄海楼”匾额更是添了不少威严自澄海楼南下3层城台有一独耸的石碑,上面只有四个赫然大字:“天开海岳”,字体浑厚古朴,遒劲苍郁。这四个字将老龙头一带海阔天高,山岩耸峙的气势描绘得淋漓尽致。传说这是唐代名将薛仁贵当年东征高丽时所立。澄海楼两侧的墙壁上还镶着多块石碑,上面镌刻着几位帝王和众多文人学士登楼时所吟诵的诗词。老龙头不仅是伸入大海,建造十分机巧的军事设施,而且又是万至长城中唯一兼有关、山、海、色等诸多景观的绝佳之处。对于名闻古今的“海亭风静”胜景,“沧海明珠”奇观却未有幸一睹其中的风采。

  此时的大海,更是一份柔情与绚丽,像一个要出嫁的新娘,花枝招展,湛蓝的天空和海相融,远处四列货轮排着长长的队伍等待着进港,安静又喧噪,安静是远处,是心,而喧噪是浪花和石头,是不时掠过的燕子。而我在天与海之间寻找着一个共同点,在老龙头和海之间寻找着一个平衡点,我不奢求长逝于此,只求一刹那的感悟。放眼着无边无际的湛蓝,迎面来的是汹涌浩瀚,是波涛汹涌。此时,我想天下还有什么事在大海面前不觉得小呢?来时,那些深深的疑惑,已经释然了。吸一口吹来的海风,把自己融进大海,静静的感觉着自己已经是大海的一部分,一粒沙,一滴水,我想穷尽我的笔墨把这感触描绘出来,可是越写到深处,越是感觉辞藻的匮乏,只好搁笔略过这段。

  回首老龙头感觉最震撼的是一种气势,一种帝王的气势,连大海都不畏惧的气势,在不经意间让我深深的折服与陶醉。


lanmeipanda于 2012-05-14 11:08:18 发表在分类:长城心情
(38387次点击) | 标签:  
分享 |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