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nmeipanda
 熊猫 

2012-04-20 Fri

长城是故乡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离开清水营,大家到达作为电影《画皮》外景之一的黑风寨,是中午十二点。黑风寨,边长不足百米,是我在宁夏见过的最小的古堡之一,本地人常常称作堡子。它远离村庄,没有人为开凿的痕迹,风蚀剥离的痕迹仿佛只是增添了它一份深刻的古旧,凸显一份魅力,一点没有岁月浸泡的颓废。堡子内毛乌素沙漠的沙子倚墙壁而卧,慵懒而柔软,也是那么充满诗意。小巧、精致、有点完美的黑风寨,像一个含羞的小家碧玉,默默而从容的招呼着我们这些来自他乡客人。拍电影时遗留的完好的楼阁、街铺,成了短暂休整的好地方,人们开始嬉戏,吃喝,留影。
  惬意、爽朗的笑声从一间间房屋里传出,狭小的街面上散放着几把木棒制作的椅子,成了争相欲座的对象,人们做着自己最为得意的造型,留影纪念。有人从房屋里找出了完好的盾牌和狼牙棒,在堡子东边模仿者电影里的镜头,演绎着自己的快乐。
  一个小时的休整时间很快到了,人们走了。黑风寨又一次用它沉寂已久的神秘,在点燃了人们的激情和想象之后,恪守着装在自己心里的那些远古的故事,象一个虔诚的信徒,在旷野里打坐。在阳光下,观云卷云舒;在暗夜里,静听风声。
  宁夏素有“长城博物馆”之称。而灵武的明长城奇特之处在于此处出现了绝无仅有、罕见的错位和重复。黄土夯筑的明长城——被研究者誉为明朝的建筑奇迹。像两条平行线,铁轨一般车载着历史沉重的负荷缓缓而行。我们走的是那条始起横城堡黄河岸边向西北绵延,经清水营古堡、红山堡、水洞沟等地穿越市境的长城,它犹如一条巨龙,饮水于黄河,穿沙海,跨丘陵、过草原,昂首东去绵延伏于辽阔的鄂尔多斯台地之上。不远处,是那条向东北经盐池至陕西周台子乡的长城,它们犹如两条大气磅礴、气势恢宏、首尾相接的巨龙,在这里相向而去,遥相呼应,在空旷寂寥的大漠,静静的品味着五百年历史辉煌和酸辛。凝重而壮观。我们使劲呼唤同伴的声音比大漠的静寂过滤了,显得那么的清脆,像寺庙里铜制佛乐器发出悦耳的禅音。大音希声,这旷野佛寺一般的禅意,徒步者得到了自然神秘的心灵剃度,倾听着自然玄奥启迪的佛音,在宗教般的世界里寻找着自己远方的梦。
  这时,走了五公里左右,长城东侧五百年前的烽火台静静的注视着远方,西侧的毛乌素沙漠默默的暴露在天空下。岁月蚕食了长城强健的肌肤,它疲惫、忧郁。黄沙掩盖了长城往日的气息,它沉默、凝重。风蚀的凸凸凹凹长城上,布满了不断前行的徒步者,人们穿着大红、赭红、草绿、米黄等各种各样的户外服,鲜艳的色彩,突然溶解了这冰一般静默、沉寂的世界。一幅幅远古的画面出现蜂涌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一串串驼队从历史的深处走来,清水河畔出现了屯兵垦田将士和移民的忙碌的身影,甚至驴马牛羊的叫声和长城的脚下激战的金戈铁马撞击的声音交相纷呈。突然,一队队疾驰的蒙古铁蹄扬起沙尘,点燃了战争的狼烟,穿越历史的迷雾袅袅升起,冷兵器时代短兵相接的肉搏残酷而激烈。血,染红了长城脚下的清水河,带着泪的咸涩缓缓而去。夜晚,一只北方孤独的狼在月夜的沙丘嚎叫……
  大地无言。大漠无声。古道碾过的车轮,成了长城恒久的见证。大漠里,在阳光下,在月光下,长城只有与影子相随,慰籍着自己的灵魂。
  这片土地是个神奇的世界。常言道:“南方的秀才北方的将,陕西的黄土埋皇上。”
  史学界有个说法:“中国的统一,总是北方统一南方。三国由晋统一,南北朝由隋统一,五代十国由宋统一,宋金对峙由元统一。”中国由分裂到统一,常常是由北方那些如裸露的山的汉子们来完成。中原统治者的心目中,总是感到来自北方的压力,长城作为军事防御的目的,秦、汉、隋、明四朝统治者都曾在灵州修筑过长城,并在这里驻军守卫,移民屯退。一直被认为是防止北方民族南下的军事屏障。便有了昔日“三十里一堡,六十里一城”的大漠奇迹。
  明太祖朱元璋破解了这些历史的箴言,首次南方统一北方。朱元璋为防止北元卷土重来,大规模修建长城50余次之多,峻垣深壕,筑垒建隘,历时200余年,役夫不计其数,使长城防御体系日趋完善,尽管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蒙古各部贵族与明王朝双方处于对立冲突之中,但其间更多的是蒙古游牧文化流入中原,中原物资输往塞外,从某种意义上讲,明长城既是一条蒙古民族与汉民族之间的分界线、隔离线,又是冲突融合以至友好往来的汇聚线。
  但是让朱元璋没有想到的是,明王朝所构筑的巨大工事最终也没有让蒙古部落就此停止铁骑的奔袭,明英宗正统十四年(1449)七月,“土木堡之变”使堂堂的大明皇帝明英宗朱祁镇成为蒙古部落瓦剌的俘虏,是一代伟人朱元璋九泉之下也不能化解的心结,也成了中原历史中最痛疼的心结。在长城省界碑125处,看着西边写着“宁夏/125/国务院/1995年”,东边写着“内蒙古(还有蒙古文)/125/国务院/1995年”的字样,我突然想起那种叫“蒙古喉音”的唱法,一个人在演唱时能同时发出两个高低不同的声音,从身体深处发出的人与上帝能对话的声音,风从长城的沟壑处穿过,那苍凉而深邃的声音,不正是来自天籁的震荡心灵的绝唱吗?
  继续前行,又走了十几公里,便到了水洞沟长城。灰白色的天空含蓄而恬静,米黄色的大漠在冷冷的初春也是那么的温柔。转身望去,逶迤绵延的长城,像一个个黄皮肤疲惫的汉子躺在大地上小憩,长城的垛口就像它们一颗颗头颅,在无尽的苍凉里反刍历史积存的时光,执着的为后人解说着零星的、渐渐失传的历史。如同它连绵不绝的躯体给我们带来了大量的连绵不绝的信息与符号。


lanmeipanda于 2012-04-20 13:34:04 发表在分类:长城星空
(38351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