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狄的豆腐坊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2010-06-21 Mon

五台山穿越日记:6月14日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6月14日,星期1
路上那位先前占我座的大妈很讨厌,毫不客气地坐在三人座最外边的一点空隙上,只要我稍一朝里面挪动,她就紧跟着往里挤进来,让我感觉她这种人得寸进尺,于是就定住身子,不再给她机会。倒是我前面站着的另一位站票的约30多岁戴眼镜的女乘客,让我颇感同情,人也比较有修养,于是在这老妪离开,或者我起身上厕所的时候,就请她到我座位上坐坐。
夜间路上无聊,就借对面乘客的《读者》来翻看,看完放回桌子上,并向对方致谢。中途起来,在重重人墙当中艰难穿行,上厕所小方便,见从来不坐乘客的列车员室也坐满了人。在灵丘长时间停车,天已放亮,其后路上逐渐大亮。
逾5:45五台山下车,晚点了一个半小时。估计本日来五台山的大队人马没有上千,也得几百,一下车,列车就空了一半。在站台上再与小站助学队匆匆见了一面,点八清点人数,我等不及了,先行出站。
出站上中巴,5:52发车,在车上看见点八率先出站,其他人随后。我坐的这辆车可能是最先发车的(但后来在途中可能被后面的车超过),不久又在加油站加油,之后买票。
6:38在鸿门岩下车。戴墨镜,穿厚袜、护踝,用杖,开喝1(1是指我这次穿越时喝的第1瓶水,以下类推,带来的秋裤直到回京也没有用上)。
6:44开爬东台,不久见已有人在陆续下山了。
本日天晴,蓝天白云,道路看得很清楚,一路大部分都是纵向直切上去。
7:24到达东台顶望海寺下观日处,40分钟没有休息。
上山途中先后遇到两名喇嘛下山,第一个先向我说阿弥陀佛,我回说你好,第二个向我双手合十,我也说你好并点头。在观日处回头上行到大殿前面,请一位登山的老哥帮我拍到此一游照,旁边的大姐说那老哥眼神不好,由她来帮我照。之后喝水,穿护膝。
近7:34开下,途中感觉心情不错,预感本日一天连穿似乎能够成功。
8:03回到鸿门岩。过公路到对面山坡前,见刚才下山的两名喇嘛正坐在路边休息,再对先遇到的那位说你好(另一位坐得远些,没有再打招呼),之后摘护膝,喝水。
8:05从山坡小路开爬北台,9:10到华严岭法云寺,9:24走上功德路,从这里起到牌坊前的之字型路前没必要再走山坡。
本日山上时有阵风,倒是颇凉爽,但时间长了后脑被吹得生疼,把帽檐转到后面,前额又被吹得疼。无奈只得停下来脱掉速干衣,穿上冲锋衣,戴上风帽,把OZARK帽檐再转到前面。这样后脑虽然不再会被吹疼,前额在帽檐下的部分还是略有点疼,而且身上又热了,出汗多,为了防风,也只好忍着了。
10:24到达“华北屋脊”坊,见有许多背包族在这里休息。到牌坊前听见一女子对男伴说登个北台吧,男的说不舒服,不坚持了。
逾11:02到达北台顶灵应寺广济龙王殿,用时2小时57分。
请人帮我在殿前留影,用手杖指着中台,表示那里是我的下一个目标。之后开始向中台进发,不久穿上护膝。途中喝完1,去澡浴池的路上稍歇,开喝2,发现已经喝完放在背包侧兜里的1的空瓶丢失了。
12:14到澡浴池,12:32从山脚下的草甸开始攀登中台,路上不时给其他爬中台的人指路。
13:05到达中台顶演教寺,33分钟没有休息。
到厨房所在的房内问正在洗衣服的僧人有无斋饭,回答说他们不管,叫我去问看殿师傅。出来也懒得去找看殿师傅,试图把相机摆在香炉上,以塔为背景自拍留念而未果(找不到合适的角度,香炉上也放不稳相机,在旁边砖堆里看见一通小石碑,上书“永华菩萨然身之塔”)。
之后在寺门前请另一位登山的小伙子帮我拍照,然后坐在墙外阴凉处休息吃喝,吃自己带来的面包和榨菜(后来榨菜吃完了,但直到活动结束回到北京,那干面包也没有吃完)。看殿的师傅过来,我问他有无斋饭,回答他也是自己做了点饭吃。不久在东台帮我拍照的大姐和另外三名同伴也上来了,其他人也陆续登顶(但此时到达中台的人已经明显见少,本日来五台山的大队人马都还在后边没有上来),他们也都认出了我,说这哥们儿是自个儿上来的。我和大姐打招呼,说我们碰见好几次了(实际上我不能肯定是否在北台看见过他们,但在去澡浴池的路上似乎是遇见过)。之后这四人先行离开中台,我走前喝完2,拿出3。
13:34开拔。路上再次与那四人相遇,其中一老哥问我今天打算走到哪儿,此时我对能否完成五台一日连穿又有些信心不足,不敢说大话,只说走到哪儿是哪儿,看时间,看体力。
之后在走到对着西台的下行坡道上穿上护膝,下到八功德水的路标前再摘掉。那四位走得飞快,下坡时几乎是一路小跑,我觉得这样太伤膝盖,还是匀速慢行,按自己的节奏走。
14:22在路标后的公路上右拐,走山坡小路开爬西台。
14:49到达西台顶法雷寺,22分钟没有休息。那四位早已先我而登上西台,并且打算今晚穿越到南台,不住宿连夜下山。此时我也坚定了去南台的决心,和他们相约,如果都能到南台,可以一块下去。我带的小手电光亮很有限,下南台要穿过一段松林,这点光亮根本不行,那四位都带了头灯,足够照明,我也想借助一下他们的灯具来照亮。我又说到南台能住则住,大姐说南台没有住宿,我说那就一块下去。对老哥说我先走啊,估计咱们还能碰上。走前再穿护膝。
14:55开下。那四位也随后下山,又是走得飞快,不久就把我落后一大截。大姐和另一位老哥被前面两位落下,下到公路后又因为拐弯的山坡挡住了视线,看不见前面的同伴,就一直小跑着追赶,也不听劝阻。
其后路上我喝完3,快到吉祥寺的时候那四位被我超过。
近15:52到吉祥寺。那四位休息打水,我想到狮子窝休息,就没有停步,继续前进,不久又为一名坐在路边休息的老哥指路。从这里开始,我前面就再也没有看见其他背包的人。
之后一路疯狂暴走,其间在路边僻静处小方便。路上回头,见有一名背包男子正在后面百来米处朝我走过来,没有看清是不是那四人中的一个。
16:45到狮子窝。见寺院还在修缮,门楼已经初具规模,殿房顶上也如中台那样金碧辉煌。
在寺院东墙外阴凉处坐下,休息吃喝,开喝4。
逾16:58开拔。之后路上为一名开着“京P”牌号的小车,要去西台的司机指路,不久又向迎面而来的三位农妇问去金阁寺的路,其中一人说去金阁寺这么走就远了,这里是后山,从旁边山上翻过去会近些,另一人叫她别再给我瞎指点,就这么走吧。我问还要多长时间,一人说还得两个小时,另一人说用不了,只要一个半小时。此时大约是17:20。
其后路上不时回头,但始终没有看见刚才那名快要追上我的男子和那四位出现,心里怀疑他们是不是抄了近道,已经登上南台了。在莲花寺遗址前右拐,抄近道走一段山坡小路,再回到公路上。途中早已将4喝完,开喝5。
18:15到金阁寺,距刚才向农妇问路过了55分钟,远比她们说的用时少。
寺院已关门,我坐在门前台阶上稍歇,想象着去年小熊和擦擦来五台山,在金阁寺门前露宿的情景。
18:20开拔。从寺前广场西门出去,再走甬道通过炉香阁,下行走上景区公路。
18:38过收费站,过牌坊后再穿护膝。前年那次成功的穿越后,我坐车原路下了南台,在这里等候常老板的车来接我的时候巧遇北壁夫妇。其时天已见黑,但北壁还是坚持继续登顶南台,否则就赶不上次日回北京的车了。
18:41从小路开始攀登南台。原来这也是条牛道,路上我听见身后有牛叫,回头见一头大花牛跟了上来,我挥手赶它下去,可它始终跟在我后面,直到我走上公路。
18:52小路到头,走上大路,左转,上行途中经过气象站,见有许多人在外面站着,似乎是在观测天气。
疲累已极,之后一路多次休息。路上喝完5,再把大瓶的水拿出来,灌进喝光的小瓶当中,就算是6。再拿出手电。这次是不敢再偷机取巧了,除非是从前就确知是可以穿越切上的丛林坡地,其他的路宁肯绕远,也要老老实实走公路,心中暗念,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了,千万不能出错,以致功败垂成。一些从山上下来的汽车从我身边经过,个别司机对我独自朝台表示赞许。天逐渐黑下来,上行途中又不时回头,但也始终没有看见那四位的身影。最后冲顶前离开公路,走山坡上的朝台古道。黑暗中道路不再清晰,只能看见大致的轮廓,我还要努力辨认着前方的牛群,避免和它们撞上(这些牛对人类的到来也十分警惕,有的扭身避开,有的就死死地盯着来人,个别的还低下头,把牛角尖冲着人,甚至用蹄子刨地,做出预备攻击的架势,我为了安全,尽可能离它们远些,实在不得已要从它们面前走过时,也是快速通过,避免发生冲突)。坡顶有一群牛一直在寺前不动,上去之后才发现,那其实是公路边的水泥护路墩。
近20:47到达南台顶普济寺,用时2小时6分,从开爬东台算起,到现在一共用时14小时3分,终于第二次成功完成了五台一日连穿,没有再犯走错路的错误。在西台时我估计今天到南台得晚上9点,一老哥说9点到不了,我说不会早于9点,现在居然赶在9点之前到了。
大约是从中台之后开始,山风吹来就不再让人感觉头疼了,气温也稍微上升了一点,天气预报中所说的阵雨则一滴都没下(本日之所以紧走,除了为赶在天黑之前登顶之外,也是想尽量赶在下雨之前多走些路)。
坐在山门前台阶上,借助手电微弱的光亮记下时间。之后站起身来准备敲门,却发现山门东边的门还开着,寺内僧侣还没有休息。于是入内,对僧人说我是爬山上来的,问能否在寺内住宿,我给香火钱,僧人叫我去客堂问。去客堂找到知客,问知可以住宿。登记时交出身份证,告诉知客我是爬山上来的,爬了一天累死了。
登记后随知客去寮舍,见里面僧俗混杂,有五个人在大炕上,或躺或坐,都还没睡(后来问知,他们都是在庙里干活的居士,出家人另有宿舍)。我不习惯和他们同睡大炕,选择在门口靠墙的单人床上睡,发觉被褥都是潮呼呼的。之后坐在床上,靠着墙吃榨菜,喝寮舍暖瓶里的热水(很好喝,不象当年在北台灌的热水那么难喝),又一连声地喊累死了。不久僧人又带了一名男性背包客进来,我一眼认出来时曾和他在中巴上同车,当时他坐在前排倒座,脸冲着我,我则坐在后排。之后僧人叫我们去吃饭,我问有面条吗,僧人听了很不高兴,说这里不是饭店,想吃就吃,不想吃就不吃,不能挑剔,我也只好不吭声了(实际刚才在登记时曾问过知客有没有面条,知客说可能有,可以给我热一下,我说别麻烦了,还是吃我自己的东西)。之后去饭堂,发现新来的背包男子还有两名女伴,一高一矮,我也认出她们在来时的中巴车上就坐在我前面,两人一路聊天。
饭堂里还真有面条,并且做得颇可口,看来我这顿骂也没白挨。但累极了反而吃不多,只吃了一碗面,再喝一碗汤。聊天中问知三人今天上了东台之后,就下行去了台怀镇,他们误听谣传,说是从鸿门岩上北台要收费,这才从东台直接进镇里,这样倒是避开了沿公路进山的昂贵门票,但也错过了其他几个台顶。之后他们从台怀镇经佛母洞上得南台,明天他们要走我今天走的路下去,我明天则要走他们今天走的路。那男子居然能把我的姓名住址一一说出来,令我很诧异,还以为他以前见过我,或者是他会相面,后来才反应过来他是在登记的时候看了我的身份证。男子说登记时知客一看他的身份证就问他和我是不是一块的,认不认识。
也许是我们说话声音太大了,厨房的僧人过来提醒我们吃饭时不要大声说话,明天早饭时也要注意。三人又拿出印有五台山地图的手绢商量次日的行程,我给他们以指点。
餐后出饭堂,我借男的头灯去厕所小方便(实际就是去厕所过道上这一小段路有点黑,厕所里有灯)。回来后见男睡大炕,又给居士们发烟。问知男的膝盖有毛病,下东台又伤着了,不想爬了,他在北京的住家离我家不远。不久僧人又来说住进了三男一女,我立刻反应过来是那四位哥哥姐姐。
22:33僧人带着三名男子进来,果然是他们,我说我还琢磨怎么能让他们知道我已经在庙里住下了。又问他们为什么要住,不下山了,回答说女的脚不行了,不能走,所以住下。估计本日来五台山的众多背包族当中,只有我们八个人到了南台,八个人当中也只有五个完成了一日连穿,那些在我上东台时已经开始下山的队伍都落在了后面。
之后男也换到靠门的另一张单人床上,那三位老哥睡大炕。我对男说我睡觉打呼噜,可能会影响到他,男说没事。庙里有发电机,自行发电,在庙外就听见机器的轰鸣声,进庙见机器在男厕对面的机房里,虽然轰鸣,但也不觉得有什么干扰,在22:00到22:30之间停止了发电,大家一起就寝。

15日就是一般休闲地玩玩了,没啥可说的,不上了。


老狄于 2010-06-21 22:07:17 发表在分类:照片加文字的豆腐
(49897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