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长城事
 任百姓评说 

2006-01-19 Thu

长城情结:中华民族的精神鸦片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作者: 山东冯磊 | 2006年01月19日17时47分

【内容提要】民族的虚荣,就是民族的鸦片

  近日,有媒体报道说,中国长城学会将联合国家测绘局地理信息中心对长城的长度进行准确的测定,同时,双方还准备联手将明长城原貌制作成三维立体图像,放在互联网上,供网民观看。中国长城学会有官员说,这项工作估计将耗资2亿元。(《北京娱乐信报》1月16日)
  长城究竟有多长,似乎实在有必要搞个精确数字。作为中华民族的骄傲,长城备受瞩目,似乎也是可以理解的。眼下,国家有关方面终于考虑到将长城的具体长度采用最精密的仪器(要通过航空遥感、国家地理信息系统、GPS全球定位系统,收集到长城的详细数据,最终得出长城的准确长度。)进行测量,并且考虑到广大网民的利益,将其放到互联网上,满足我们这些网虫子的好奇心。这真是一件好事。
  只不过,作为一个受过一定教育的人,我粗略算了一下,如果按照每个孩子每年300元学杂费的话,那么这项测量将要夺走700000个学生的读书机会。而作为一个老百姓,我清楚地记得2005年新闻媒体报道的那个主动到贵州教书的大学生所带给我们的震撼:孩子们衣衫褴褛,当地缺乏最起码的教学设施,压根没有人愿意到这样的地方去当老师……
  ——这实在令人吃惊:一方面,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需要资金、公共投入捉襟见肘,大批孩子提前辍学、前途渺茫;另外一个方面有人为了某个近乎荒诞的念头,一下子可以投入数亿元进行所谓“现代化工程”,而且眼睛似乎都不需要眨一下。
  写到这里,我想,作为一个普通网民,我宁愿不知道长城有多长,宁愿一辈子也见不到长城、甚至长城倒了跨了塌了都没有什么,只要那七十万个孩子有书读、有学上。我还想,作为一个普通网民,我决不希望有人为了满足我的所谓好奇心来测量一下什么长城的长度。还有,为什么老有要冒着我们网民的名义来测量长城呢?这实在匪夷所思。
  关于长城,最近几年似乎总有那么一部分人和一部分媒体在炒作。
  先是,航天员杨利伟飞天之后,不少媒体围绕杨利伟“太空中看不到长城”一句话大做文章,颇有《大话西游》里唐僧教育孙悟空的嗦哩罗嗦的劲头,似乎航天员在太空中看不到长城就是国耻一样。
  此后不久,就有所谓专家接受新闻媒体采访,辩解说太空中看不到长城原因可能有很多,而这些原因给航天员的观察带来了难度。不仅如此,该专家建议说,国家有关方面应该投入大笔资金,在长城的两侧安装上灯泡,再成千上万公里电灯泡一起照亮的前提下,到时候宇航员就可以用肉眼看到长城了!该专家甚至建议今后宇航员的培训工作应该增加识别课程,以利于航天员在太空中用肉眼观察地球(当然首先是观察长城)。
  现在,终于又有人搞出了更大的动静:要用最现代化的手段来测量长城了,而且动手就是两个亿!
  长城这座建筑,勾起过国人种种情结。《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里写道:让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作为一个古建筑,长城成了国家屹立、民族不倒的象征。这本来是一件好事。然而让人感觉遗憾的是,长城又似乎总和那么一些虚无缥缈的东西结合在一起,而这些所谓的民族情结又毫无疑问是当前社会进步的绊脚石。比如,民族的虚荣心。再比如,汉民族脆弱的自尊心。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屡屡无辜地成为某些人矫揉造作的爱国主义的道具。
  前者,主要表现为对长城毫无来由的顶礼膜拜。动不动长城就如何如何,世界第几大奇迹。凡是关于这个问题的质疑都被当成敌意,凡是否定长城的就是错误的。甚至有专家不厌其烦地探讨长城的重要性和历史地位。殊不知作为农耕时代的产物,长城这种军事上的防御工事就今天的军事观点来看毫无疑义,把少数民族排斥在河套以外本身已经阻碍了民族之间的交流,而这座墙本身更阻碍了中华民族的进步与发展。
  后者,则似乎不能排除某些所谓专家利用长城的幌子混饭吃的可能。这些专家吃饱了没有事情做,动不动就拿爱国主义和长城联系起来说事,完全不考虑类似于两亿元测定长城长度的荒诞和这件事情本身的消极意义。
  我们的老祖宗大约是很能干的,否则,我们的历史不会动不动就提及汉唐盛世、动不动就是秦皇汉武。然而老祖宗无论多么厉害,这种荣光也不能算到他们的孙子辈上。老Q当年说了:“想当年我们家里过得比你们好多了”。尽管那是现实,可是那时间已经过去了千百年,不值得时时挂在后人的嘴上夸耀。更不值得子孙们丢下手里的工作,跑到故纸堆里寻找昔日的辉煌和内心的甜蜜与骄傲。
  当今世界,全球一体化的步子似乎越来越快。五千年的历史固然是一种根基和资本,用不好了也极有可能成为我们民族进步的累赘。比如传统中国的等级意识、王道,甚至是儒教,今天不都有所谓高级知识分子跳出来求证了吗?不是已经有所谓大师在高呼“复兴儒教”了吗?!
  当今世界,民主和科学毫无疑问是世界发展的主流。鼓励科技创新和社会进步,是当前几乎所有国家都在进行的工作。科技和教育,毫无疑问是一个国家的立国之本;追求民主和科学,则是上个世纪五四运动以来无数中国知识分子和仁人志士的终极奋斗目标。只可惜的是,时至今日,仍然有人难以忘记王道的惬意、时刻回味着小国寡民时代的温馨。把眼前整个世界的进步和发展视为不见,一味要在传统的文化里面找出个富国强兵的经典来,甚至要不惜一切代价恢复儒教的国教地位,只是不知道这种人要把民主和共和置于何地?!难道传统的中国文化里面真的有对付巡航导弹、航天飞机的苦口良药?还是要做一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姿态以期共同参与分割当前“学术研究”这块蛋糕?!
  长城是说不尽的。长城背后中华民族的辛酸也是说不尽的,写这篇小文,当然希望可以借这种要为长城丈量身高的豪迈气概来终结因为传统文化的而所谓研究而导致的荒诞与虚无。
  一句话:长城情结是个务虚情结,不值得我们当一回事。更不值得花费大笔银子进行那种冷血的丈量和研究,如果有钱没有地方花的话,不妨回过头来看看那些没有书读的孩子.

===============================================
相关链接:

飞机遥感实测,GPS定位 2亿巨资测量长城准确长度 2006-1-15
福贵夜话-长城保护了中华文化 2006-01-03
冯磊:长城情结是个务虚情结 2004-09-10
长城成为中华民族象征的起源 1999年12月17日
===============================================

博客中国


转帖于 2006-01-19 17:47:16 发表在分类:文化
(50909次点击) | 编辑 | 删除 | 关闭匿名评论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