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的梦想
 燃烧的梦想,流水的时光 

2010-02-09 Tue

春节泰国行

长城小站是由志愿者支持的公益性网站,无固定经济来源。2012年小站台历是由各方网友赞助图片、设计、印刷精心制作的纪念品,用于小站运营经费筹款。
欢迎您购买小站台历,支持长城小站与小站博客的发展。
5号晚上被吾睡在网上捉着审改小站纪念刊。凌晨3点开始收拾行李,把要带的东西列了个表在电子表格里,然后一样一样寻找确认。要去的地方和北京的夏天差不多的温度,所以给孩子翻箱倒柜地找衣服。找出一些裙子、背心、N分裤,再给自己找了个大背心大裤衩,然后…坐着就着了,Over。

被几遍铃声催醒,起来再找了些零七八碎的东西,把包磅了磅,没过标准,出发。出门时漫天的雪花劈头盖脸地飘了下来,预报不是小雪么?赶紧逃吧。往城里走,雪渐小。到东华门接上碗爷爷,向天津出发,到上了三环,雪几乎就没了。

一路顺风。范爷给不停详细地描绘了路书,最后一段爷爷直接出手导航,车顺利地进入爷爷家小区,安顿到一个安全所在。出门吃了饭,在一家老饭庄,有很多老式座钟,都是停着的。上菜的进度也是走走停停。除了门口直接指认热在锅里的一个东北烩菜,其他的迟迟不上。追问了几遍,还没电脑入单呢。菜味道还不错,就是慢。最后都吃饱了,主食卷子还没上。服务员大哥解释说正蒸着呢,再过几分钟就好,等不了这个“几分钟”了,退了赶紧往回走。

告别碗爷爷,打上车,赶往机场。司机是个大姐,我们说去滨海机场,她还和同事打了确认电话。本地人一般说就是去机场,不知道机场学名叫滨海机场。之前我的一个天津同事也是狐疑了半天,怀疑滨海机场是不是在塘沽,本地的机场大家没这么叫的呀,呵呵,然后专门给我指了去塘沽的路…还好我一直认为他富有曲艺精神,未予理睬。到机场很快,路上车不多,北京正堵呢,花了47大元。

然后出关、安检什么的,想起自己带了苹果、茶什么的,不知让不让上路,结果是茶倒掉了,还查出包里有一堆露露、果冻什么的。安检妹妹好心建议让去托运一下,随身不能携带,丢了可惜。我们嫌麻烦,干脆全消灭,三个人换了个水饱歪着肚子连同监督并看热闹的安检哥哥大家乐乐呵呵的告别出了安检。

天津的机场能上网,就是慢。慢到我还没打开邮箱的首页,已经登机了。登机前重新灌了热茶,满满一大瓶。事后证明这很重要。

飞机是个大空客。事先积贼,没有用亚航的预定座位功能。Checkin的时候乘务员当然还是很贴心地给安排在一起,还有一个靠窗的位置。理所当然地被大蔷占领了。飞机最后没上满,后面有老外独占三人座,躺着睡呼呼。 3点50的飞机,拖到5点半,终于能飞了。机长解释是北京空中走廊繁忙,机场让等待。天津机场和北京其实是一家集团管理的。

飞机起飞了,很快进入云中,又飞到云上。没有看到落日,但西边中间有一阵子天边出现一线红云,比较绮丽。

一大杯茶很重要, 作为廉价航班的特点,任何服务,都是收费的。一瓶小矿泉水的价格是4马币,差不多9.5元。 服务员除了空姐还有空哥。两个空姐很漂亮,会中文。空哥来回用马来语推销一些服务,比如看电影等等,隔壁座的三口之家就给孩子点了个动画。异国语言弄得不停很崩溃,我劝慰她我们还在地球,因此应该感到高兴,如果旁边是个长毛猩猩咕唧咕唧讲火星语咱们再崩溃也来得及。

订机票时也定了餐,三人120人民币。马来西亚鸡肉餐的味道甜甜的,象菠萝沽老肉,不停大蔷不习惯。我订的国际餐主食是土豆,味道尚可,所以被抢。食闭,再折腾了一会儿,背后伸过来一哥们脑袋,弱弱地问,大哥,他们收人民币么?回头看到一双饥饿的眼睛,赶紧提示找空姐。空姐来回了两趟,后座传来卡巴卡巴嚼饼干的声音,我才想起来菜谱也是没中文的,上面的图案也就可乐和饼干的图片看得懂…

蔷妈已经劳累不堪,睡着了。蔷还在折腾,看完星星在等看月亮。我怀疑再大一些她该等人叫她小甜甜了,于是耐心说服蔷同学,给她分析了明天临晨的形式,我们要如何地转场奔波,终于让她安定下来,在我的膝上睡着了。我也昏昏沉沉,飘着了。

午夜11点多,飞机开始下降。蔷醒了,耳朵疼,哇哇大哭大叫。教她屏气、咀嚼,最后人家打哈欠的时候一下子通了。

飞机越过吉隆坡,看到城市壮观的夜景,手忙脚乱找出相机,飞机已经转向了。顺利降落。出机场,要先办落地签。落地签要填张入境表,大概是把护照信息填一遍,申请没有去过非洲、是否是组团旅游的等,在一堆同胞的帮助下,终于填妥,顺便帮了几个同胞,然后交上护照、来程机票,下一站机票,等了十分钟左右, 中间与几个在巴厘晒脱皮的兄弟交流了如何成功防嗮的经验,然后拿到了签证。虽然是半夜了,吉隆坡的温度湿度还都很高,把衣服都脱的差不多了,在办签证旁的银行兑换处换了些马币。200进去,96出来。后来往外走,还有提款机,带银联标志的,也可以直接取马币。

出了关,大厅里有星巴克、麦当劳、老家咖啡什么的。嫌没空调,到麦当劳对面的一家MerryBrown餐馆里耗着。内容和麦当劳差不多,也是炸鸡块薯条百事可乐之类的。后来证明空调还是太足了,大小朋友又都穿上了外套。小朋友穿着我的外套,我叫它袋鼠套装。来回又折腾了几遍,什么上厕所啊,推车啊,参观啊,又终于说服她躺在两张椅子上,用一个袖子挡上眼睛,安定了一会儿,终于睡着了。

这就是本文的结果。我敲着电脑,孩子在对面的两张椅子上,脚放在行李车上,人裹在袋鼠套装里,着了。孩子妈脑袋枕在我腿上,在我身边,也着了。我半困不困地敲着字,盯着钟,盘算着即将到来的旅程。

火箭 2010年2月7日3点38分,于吉隆坡廉价机场MarryBrown餐厅。

图一:我们坐的是类似的亚航的空客
图二:在吉隆坡机场餐厅里等待转场





火箭人于 2010-02-09 00:21:41 发表在分类:随笔
(52279次点击) | 标签:  



 评论
 · 发表新帖
 留言总数0帖 页次:1/0 每页:20条 

Power by 小站博客, Ver0.7 update at 2006-03-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