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首页 :: 发新帖 :: 刷新 :: 小站首页 :: 登陆/注册

李亚忠:跋卢银柱《三关志校注》

[关闭] [回复] [编辑] [删除] [管理] [表状]


李亚忠:跋卢银柱《三关志校注》

明《三关志》校注竣工,承蒙不弃,卢先生聘余忝为特约编审,参校三载,于斯志斯事,颇多慨怀焉!
时光如流水,追溯五年前,有幸赴京,参加“首届中国长城论坛”会,时与偏关县政协文史委主任卢银柱先生结识,兹于对长城文化之钟情,暨史志等学术探讨,遂结为挚友。会后几载,卢先生亦时常以电话、短信等方式就长城与史志学术问题与余深层次地沟通交流,并经常致文及相互和诗勉励。
偏关,是卢先生生于斯、长于斯的地方,其桑梓之情,拳拳在心。他放弃功名利禄,将人生最宝贵的年华奉献于编史修志事业,为地方人文增光添彩。2010 年 7 月暨后,先生相继将其补录相关内容之第二稿民国四年版《偏关志》和明嘉靖版《三关志》两部增订校注稿寄余,并谦邀“雅正”。始知卢先生出身书香门第,实偏邑博学俊彦。溯其源又知自明万历晚期,即由其先祖、偏关乡进士、官至通州知州的先达名流卢承业先生撰修了《偏关志略》和《山西西路通志》。时至清初,在地方官员主持下,卢承业之孙、乡秀才卢一鳌与几位地方名士增撰,又于后来者续修完善,历三百余年,至民国四年才得以《偏关志》书名正式出版。当今,银柱先生多年来一直在虔承祖业,殚心竭虑于偏关县新志修撰和《偏关志》《三关志》旧志校注工作之中。他不仅整理这两部原旧志,而且还将多部文献、旧志及古碑有关此两志之内容也增补其中,达到“补史之缺、参史之错、详史之略、续史之无”之目的,形成两部精品佳作。
余览其稿,甚为惊异!文明古国,史书之邦,典籍浩瀚,人文荟萃。两部关志,堪称史志重典。顿为其所涉史学领域之深之广而钦讶震撼!特别是卢先生在《三关志》尾附有清《读史方舆纪要》山西部分,作为对该志的补充完善。先生亦对其字斟句酌的点校与注释,每节并加自己心得体会的评述,帮助读者认知理解恰到好处。余亦对其进行审改校正,其间对三晋这个中华文明的策源地,不禁肃然起敬。在神游山西的同时,又不远千里,亲临实地考察名山大川、长城雄关,践行古人“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之佳言。
山西,《左传》谓为“表里山河”,其东界太行,西阻吕梁,北亘五台、恒岳,南耸中条,中立太岳,故称“山西高原”;黄、汾、涑、沁、漳、桑干、滹沱等大河奔流川原峡谷;偏头、宁武、雁门、平型、娘子等关控扼险塞;战国、秦、汉、北魏、东魏、北齐、北周、隋、宋、明、清长城,遍布峰峦险隘、高岗冲要,其明长城规模更为宏大,雄伟壮观。余如古人类文化遗址、帝都古城、佛道圣地、石窟碑碣、雕塑壁画、古塔名楼、文物史迹等,更是从北到南珠串全晋,构成山西名胜遍布,丰富多彩之人文景观。且灿烂、丰富、厚重、独特之人文,历史悠久。
山西凭山控水,据高负险,地形完固,紫塞雄关,易守难攻,诚为古今战略要地。故“天下之形势,必有取于山西”。不得山西,何以得天下?从春秋战国起,这里就是兵家相争、鏊兵喋血之古战场。及至明季,北藩强梁,进犯掳掠频繁不时,杀戮惨剧记载典籍。晋北偏头、宁武、雁门三关时亦首当其冲,为抗击北虏进犯中原、屏护京师之主要战场防线。以至于明廷相继派出众多总兵、巡抚、总督等强将能臣,亲莅三关统兵戍守搏战!其文臣则多进士,武臣亦多儒将。故留下众多鸿博雅韵之疏奏、诗文、碑记、墨宝,既赅博深奥,又才思横溢!《三关志》多元戎总镇征戍防御之功,文大臣硕儒叙事咏叹之文。用典即多取自四书五经,行文则多诠述金戈铁马。经籍典故,滋蓄卷中;繁剧宏奥,跃然纸上。精深浩博,收一方轶事之端详;雅重超俗,诚他方地志所罕有。故实为方志中之经典,堪属史学中之瑰宝。
遂于见书时起,余诚惶诚恐,如履薄冰!作为特约编审,深知其“校书如扫尘,尘随帚去辄随有”之古训,唯恐学识才力不逮,导致“一字不立,全书不稳”。故在审校当中,不惜大费时力,查阅《二十五史》《四书五经》《诸子百家》及多种国史方志等相关典籍、资料,力求提高学识,拓宽视野,诠解精到。曾几何时, “三更灯火五更鸡”,为求一字之真,一人一地一事之实,呕心沥血,苦索冥思,宵衣旰食,手不释卷,旁征博引,批校不停。冀其能纠正原志之误,订正点校注释之讹,有所诠释准确完善。并于志义志史之疑,亦酌予考究澄清。时余亦于史志中考证国内古长城,此二志对于厘清中西部多代长城之脉络,亦属大有裨益焉!余两千里外之人,欲审知山西地名称谓、道里掌故、史志轶事,实非易事!故利用网络,历史文献,与卢先生相互磋商,遥相堪校。
《偏关志》先审校完付梓出版毕,《三关志》继之愈紧锣密鼓!余尽全力,力争不辱使命,不负请托,为帮助注者将史志著作尽快呈献读者,将艰深晦涩之文言古句、历史典故,化为富有趣味之文化故事衍续传承,惠及当代,利于千秋,唯有夙兴夜寐,废寝忘食而已!历三载余,终得完成两部关志之鸿篇巨著校注。其间艰辛繁巨,亦多不堪回首耳!
于此《三关志校注》即将付梓之际,银柱嘱余为之记。余诚喜此三关人文自然之重典,终得以日臻完善,接近一方全史百科之宏赡赅博。它必将对了解山西以致国家历史,鉴古知今,沾溉后学,均产生深远影响。而若读懂此《三关志》与《偏关志》增订校注本,则大半部华夏史即得囊括胸中矣,此岂徒妄之虚言哉?而偏邑卢氏族人自明代之承业、清初之一鳌,至如今之银柱,祖孙四百余年间接力修志,则更属世间所罕见!故家乘世代承续自常态,邑志祖礽纂传不多有,而卢氏为焉。遂使三关史志弘彰熠世,岂不可谓邑乘编研之壮举,薪火传承之佳话哉!而藉银柱之勤挚,余亦得附之骥尾,岂非亦不世之欣幸哉!故不计工拙,阐述其事,以酬读者。是为跋。

山海关 李亚忠

2013 年 9 月 22 日

(作者系中国长城学会会员、秦皇岛市山海关区政协特约文史研究员)

(此篇已由卢银柱先生发表于《长城时光》公益网站,并被转载到微信等处)



本帖由 山海关李亚忠2017-01-26 03:10:15发表


[关闭] [回复] [编辑] [删除] [管理] [表状]



[相关文章]
   李亚忠:跋卢银柱《三关志校注》 【山海关李亚忠】2017-01-26 03:10:15 [97] (5K)

www.thegreatwall.com.cn 提供支持    版本:greatwallv2.0.0
Time: 0.15049195289612 Sec.